回家,群里八卦的鲁班大师了在问这一次两人的面基情况了。鲁班:怎么样,怎么样?@许知善@居正初许知善:看见人了,还买一送三。把情况大体的跟群里的人说了说,也提问了卫玠的关于自己的徒弟看上来有也没自己的两分风范的问题。严禁不说,卫玠这个师父当鲁班:怎么样,怎么样?@许知善@居正初。...

回到家,群里八卦的鲁班大师已经在问这次两人的面基情况了。

鲁班:怎么样,怎么样?@许知善@居正初

许知善:见到人了,还买一送三。

把情况大致的跟群里的人说了说,也回答了卫玠的关于自己的徒弟看上去有没有自己的两分风范的问题。

不得不说,卫玠这个师父当得挺好,居正初在台上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许知善没见着,但是在吃饭以及走路的时候,已经有两分说不上来的风骨了,这些变化不明显但是也是一点痕迹没有,小粉丝们对于这份变化就很敏感,虽然说不上来,但是越来越多的小粉丝发现他们家哥哥/老公/儿子越来越好看了,

这边的网友面基情况完美落幕,那边跟着自家经纪人回酒店,被唠叨了一路的四人也痛不欲生的看似受教,实则策划着下一次出逃计划的被经纪人目送回到了酒店房间。

以四人现在的地位,当然是各自一单间,他们又没有和别人一起睡的习惯。

水流冲刷掉一身疲惫,居正初闭目凝神,脑海里走马观花,今天、以前发生的事情在脑瓜里放电影一样的播映着,明明精神和肉体都极其疲惫,偏偏酝酿不出丁点睡意。

这也是老毛病了,以前就是硬挺,挺到睡着为止。

可今天挺着挺着,突然想起来许知善把香囊给他的时候说的话。

“听说你们当明星的压力都大,晚上睡不好,这香囊里面放了安眠的中草药,晚上睡不着就把香囊放在床头试试。”

许姐姐可是华佗的传人,她的香囊应该有用吧,这样想着,居正初翻身起床,从外套里掏出香囊,放在了床头。

香囊的味道很淡,放在床头,没有风的情况下隐隐约约的钻进鼻中,不难闻,但是也不好闻,中草药的味道,再香也带着点难以忽视的药味。

有什么呢?

听说许姐姐在种牡丹,里面会不会有牡丹的香味,牡丹有香味吗?

许姐姐种地挺不容易的,明天要不去许姐姐那里买一株牡丹?一株够吗?会不会太刻意了,算了算了,明天再说吧。

说什么,困了。

......

一夜无梦。

第二天要赶飞机,经纪人把门拍的啪啪作响,里面的人纹丝不动,经纪人见惯不惯,掏出房卡就打算去叫醒里面昨天晚上没睡的人。

结果走近一看,就看见了摆在床头的香囊。

他皱了皱眉,叫醒居正初,罕见的,起床气极其严重的居正初居然睡眼朦胧,安静如鸡,没有半点暴躁,害的经纪人都愣了两秒。

愣完之后,冷酷无情的催促居正初起床,还把窗帘拉开,让清晨的阳光尽情的倾泻在居正初的身上。

居正初坐在床上待了一会儿,起身懒洋洋的洗漱去了。

经纪人打了个电话,居正初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房间里多了一个助理,助理在帮居正初收拾东西,收拾到床上,看见香囊,对这个陌生的出现在这里的东西,助理犹豫了一下,问居正初。

“这个放哪里?”

居正初看了一眼,道:“放我贴身穿的衣服的箱子里,千万别弄丢了,很重要的。”

经纪人这下抬头,看着香囊,再看看居正初。

“谁送的?”

居正初耸了耸肩,“什么送的,买的,助眠用的,中草药香囊。”

经纪人冲助理摆了摆手,助理把香囊拿了过去,经纪人问了问,确实是中草药的味道,这才还给助理。

“有用?昨晚几点睡的?”

居正初得意的回道:“很有用,本来睡不着,把它拿出来,没十分钟就睡过去了!”

经纪人挑了挑眉,“在哪里买的?多少钱?再买几个,那几个小子晚上也睡不好。”

居正初没想到经纪人要这么问,想到这事许知善送他的,再想想许知善似乎挺缺钱的,眼珠子一转,道:“两千五一个,买几个?”

经纪人吓了一跳,“就那玩意儿两千五一个?你怕不是被骗了!”

居正初不高兴了,“我昨晚睡得很好,今天也不困,就是它的功劳,两千五一个怎么了,哪里贵了?”

经纪人担忧的自言自语:“这玩意儿真这么神?不会对身体有害吧?”

“安!全!无!害!”质疑许姐姐可以,质疑他不行!

等经纪人出门,居正初在四人群里通了通话,让四个人帮着说他这个香囊是买的,给许姐姐挣点外快。

宿飞宇心直口快。

宿飞宇:许姐姐很缺钱吗?

居正初:超缺,许姐姐现在据说在种地。

宿飞宇:啊,真可怜,你咋不把价格说高点?这样许姐姐还能再挣点。

居正初不理这个呆逼。

空子平:真的很有效吗?

居正初:真的,睡得超香。

空子平:可以,买。

通气完毕。

等上车之后,四人在经纪人面前提起居正初睡的香这件事,宿飞宇闹着要买,经纪人本来觉得是骗人的,看着四个小孩这倔样,也只能买了,左右一万块,正是骗子也认了,别对身体有害就行。

居正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许知善。

许知善:!!!真的?!你们经纪人同意了?

他居然没有骂这四个败家玩意儿?

居正初:同意了,许姐姐你就把香囊发到这个地址就行了,钱一定要收,反正又不是我的钱,公司公费,资本家的钱,不用客气。

本来许知善真不想收钱,但是居正初都这么说了,许知善也就收下了,只不过一万块肯定不可能只发四个安眠的香囊,等居正初的经纪人帮着去外面,收到一个大包裹,打开发现全是各种功效的香囊的时候,更觉得居正初被骗了,不过这是后话了。

做香囊,只是上次完成华佗的功课的时候剩下点材料,就做着玩,结果做多了,就发到群里,只是个玩意儿,许知善也没觉得这东西能挣到什么钱,没想到四个香囊,居然就值一万块钱!她辛辛苦苦种了快半年的地也才两万多一点而已啊!

这钱,也太好赚了吧!

第五章禁言

2022-01-15

第八章任务

2022-01-15

书评(198)

我要评论
  • 个失业&反应,

    作为一个失业三个月的大龄待业女青年,许知善的脑子还没有反应,手已经自动自发的点了那个红包了。

  • 散,也&东西。

    低头看着手中的麻沸散,也不再只是看文物的眼神,还是看一个比较棘手的东西。

  • ,红包&。

    随着这个念头响起的一瞬间,红包终于转动了,但是并不是进入查看手气的页面,而是弹出奇奇怪怪的一句话。

  • 红包,&但是目

    华佗发了几个红包,但是目前只有四个人点了红包,第一个点进去的就是许知善,第二个是姜神农,看着这个名字,许知善后知后觉的心脏猛地一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