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知善对于自己的东西但是北边的拿去检查并这件事完全不知道,她正田里仔细观察她的牡丹花呢,但是还也没长出花苞来,但是了很是繁茂了,看上来欣欣向荣,许知善十分不满意。周围没什么人,都九月临了,这个时间段除了和许知善像,不时来遛达看一看,也也没什么别周围没什么人,都十月末了,这个时间段除了和许知善一样,时不时来溜达看看,也没有什么别的伙计。之前许爷爷知道许知善想考个什么证,就对许知善说,让她自己专心学习,田里有他,不用担心,这也是许知善这个月第一次来田里看。虽然爷爷没养过牡丹,但是养的很好,比许知善自己整得还好,果然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许知善对于自己的东西但是北边的拿去检查这件事完全不知,她正在田里观察她的牡丹花呢,虽然还没有长出花苞来,但是已经很是茂盛了,看上去欣欣向荣,许知善非常满意。

周围没什么人,都十月末了,这个时间段除了和许知善一样,时不时来溜达看看,也没有什么别的伙计。之前许爷爷知道许知善想考个什么证,就对许知善说,让她自己专心学习,田里有他,不用担心,这也是许知善这个月第一次来田里看。虽然爷爷没养过牡丹,但是养的很好,比许知善自己整得还好,果然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等邵华在群里说自己没空去面基的时候,许知善都有点犹豫了,她倒不是担心居正初把自己卖了,她是担心自己私底下和居正初见面会给居正初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现在的狗仔啊,私生饭啊,厉害的很,明星去哪里都找得着。但是,都已经答应居正初了,许知善也不好反悔,只是跟居正初又说了一下。

居正初自己倒是不怎么在意,甚至在群里问许知善最近有没有看娱乐新闻,许知善当然没有,她也不追星,微博前些日子被居正初逼着关注了他,不只是他,群里但凡有微博的都被逼着关注居正初了。

居正初带着点洋洋得意的说着让群里一群人沉默的话。

居正初:今天我又上热搜了。

卫玠:什么热搜,夸你的吗?

居正初:不是,是我的绯闻,说拍到我和谁谁谁在角落里亲的死去活来,活来死去。

卫玠:你很高兴?

居正初:当然啊,看乐子能不高兴吗?这已经是这个月我第五次被拍到和哪个女的出去干点不好的事情的了,对象都换了三个了。

居正初:也不知道那些炒作的人怎么想的,我未成年诶,猥亵未成年犯法的好不好。

神他妈猥亵未成年。

卫玠:......

鲁班:现在的人都这么闲的吗?

许知善:不是,只有有些人很闲,我们都挺忙的。

居正初:所以,不用担心啦,就算被拍到,别人也不会信的啦。@许知善

许知善抽了抽嘴角,有点无语到了,不是针对居正初,而是针对狗仔,这也太那什么了吧,假到就算发生真的了,人根本也不会信的程度了?还有居正初也太淡定,太习以为常了吧?

果然,明星不是你想当就能当的,最起码你得有颗大心脏,或者像居正初一样,最起码他二啊!

时间慢慢过去,很快到了许知善和居正初面基的时间,许知善提前一天回到家里,毕竟居正初做什么活动肯定在市里,不会在乡下,回市里住着比较方便。

回家的时候,许妈妈的态度明显没有当初强硬了,可能是许知善乖,更有可能是许知善拿出了一点证明自己的成绩,让许妈妈放心了不少。

许妈妈回家的时候,手里拎着一堆菜,许知善开门,从妈妈手中接过菜,帮着妈妈打下手。

许妈妈无意间看着许知善粗糙了不少的手,抿了抿嘴,心疼,但是也忍着没说,路是她自己选的,不管如何苦难,都只能忍着。再说孩子还没有叫苦连天,她这个做妈妈的怎么能拖孩子的后退,简直不像话!

给许知善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餐桌上,许妈妈状似无意的问道:“你明天去见什么朋友啊?”

许知善想了想,道:“一个网友。”

许爸爸皱了皱眉,问道:“什么网友,男的女的?”

“男的。”

许爸、许妈对视一眼,许妈试探着问道:“你谈恋爱了?”

许知善差点一口饭喷了出来,没呛死,给许爸,许妈吓得。

许知善一边咳嗽,一边摆手,等能说话里连忙道:“不是不是,就是一个帮过我的朋友,他工作要来这里,约我出去见一面,华姐姐也认识的,不是男朋友,你们放心吧。”

许妈妈还是了解自己的女儿的,明白女儿没有说谎,没好气的回道:“放心,放什么心,这么大了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还好意思让我放心。你说你在这里工作,别的不说,最起码能遇见点男的,你在乡下能遇见什么异性啊,最多看见一头公牛!”

“噗.....”这下换许爸爸差点噎住了。

父女俩对视一眼,不敢说话,默默吃饭。

等吃完,许爸爸还是有些不放心,虽然邵华也认识,但是许爸爸还是让许知善明天到了地点之后给他发个定位,许知善乖乖的点头,爸爸也是担心,发个定位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第二天早上睡了一个懒觉,快到中午,许知善才洗漱出门。早上许妈妈来催了许知善一次,许知善懒在床上不想动,敷衍着对许妈妈撒娇道:“下午见面,起这么早干什么嘛。”

许妈妈无语之余,倒是更加相信自家姑娘没有谈恋爱了,这要是谈恋爱,都不带她喊的,得一大早就起床!

简单的涂了个口红,许知善坐地铁去了居正初说好的那家商城。刚一进去,许知善吓了一跳。

嚯!人山人海!

这商场这么火的吗?她一个本地人怎么一点都不清楚呢?

商场里绝大多数都是女孩子,上到28岁,下到8岁不等,年轻有活力,美貌又青春。

找到导图,看见那家饭店在四楼,许知善默默的往四楼挤。路过几个小姑娘,许知善这才明白这些小姑娘都是冲着居正初所在的那个男团来的,刚才一个小姑娘还大喊着她儿子真的越来越帅了,哦,这个18岁左右的小姑娘的儿子就是居正初。

许知善在心里感叹,群里的居正初其实挺正常人的,一个傲娇自恋的臭屁撒娇小男孩,结果也是直到现在许知善才有了一个清晰明了的对于他的人气的认识,不愧是微博三千万粉丝的--小男孩,就是厉害。

居正初他所在的男团表演在一楼,所以一楼人是最多的,越往上人越少,他们之前越好的饭店里面倒是人不多。

但是现在下午两点,也不是饭点啊,许知善就这样坐进去什么也不点也不合适,点了就吃也不合适,想了想,订了一个四点的包厢,许知善找了一家奶茶店,点了一杯奶茶,在哪里等居正初。

第五章禁言

2022-01-15

第八章任务

2022-01-15

书评(416)

我要评论
  • ,我有&家能不

    看着手中的烫手山芋,许知善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幽幽的想着,我有一份文物想要上交给国家,就是国家能不能不问我从哪儿来的?

  • 下,选&,如果

    一气之下,选择了是,如果真的是病毒的话,只怕是和否都是一样的结果。

  • &低头看

    低头看着手中的麻沸散,也不再只是看文物的眼神,还是看一个比较棘手的东西。

  • 一瞬间&出奇奇

    随着这个念头响起的一瞬间,红包终于转动了,但是并不是进入查看手气的页面,而是弹出奇奇怪怪的一句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