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明白许知善正家里种田的时候,原谊还呆呆地的问着为什么神农的徒弟也不是许知善,许知善望着没说话的的大佬们,默默的的回答道:所以我是药学的,并且我挺不喜欢医药这方面的东西的,种田实际上是所以想赚钱,虽然又也没别的本事,田地嘛,包罗万象。说着的许知善感觉说完的许知善感觉自己应该没有得罪任何一位大佬,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当知道许知善正在家里种田的时候,原谊还愣愣的问道为什么神农的徒弟不是许知善,许知善看着没说话的大佬们,默默的回答道:因为我是药学的,而且我挺喜欢医药这方面的东西的,种地其实是因为想挣钱,但是又没有别的本事,田地嘛,包罗万象。

说完的许知善感觉自己应该没有得罪任何一位大佬,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因为黄芪到了能收获的季节了,再加上许知善和许爷爷把田地照顾得很好,黄芪丰收。邵华亲自来和许知善签了合同,交付定金,等许知善把黄芪送到邵华指定的地点之后,邵华把最后一部分钱也交给了许知善。

许知善看着自己银行到账的钱,笑的合不拢嘴,净利润1.8万,接近两万,五个月的时间,靠着两亩田地,收获了两万块多(非净利润),许知善都快笑的打滚了。

收到钱,许知善从网上买了一堆种子,都是近些年培养出来的千奇百怪的种子,本来还想给华佗买手术刀之类的东西,结果看了看价格,许知善默默地收藏,然后放在收藏夹里落灰。

等她有钱了,一定不会忘记这件事的。

既然买不了手术刀,许知善想了想就买了一些外科手术的书籍,打算送给华佗。要知道当年华佗想给曹操开颅,结果曹操觉得这人想害他,弄死了华佗的,她师父肯定很喜欢外科手术。还给群里的其他几位大佬,也买了些东西,都是小玩意儿,不值钱,确实许知善的一点心意。

不仅是群里的大佬们,还有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

都买了些小礼物,但是也花了许知善不少钱,账号里只剩下一万左右,一万块钱在乡下能用很长时间了,只要许知善不买点别的什么东西。

把礼物给爷爷奶奶,奶奶一边责备许知善乱花钱,一片又开心的不得了,许知善抿嘴一笑,回楼上去了。一样一样的发了过去。

群里的大佬们纷纷收下了,大家都很满意许知善为他们精心挑选的礼物,尤其是华佗和神农。

许知善对华佗说,等她有钱了就给师父买一整套的外科手术用的器材,华佗那两天在群里堪称春风得意,结果太嚣张就引起了个别大佬的不满,蚩尤和鲁班是明着挤兑华佗,那范蠡和卫玠就是暗地里挤兑了,许知善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但是吧,一边是师父,另外一边是很多大佬,许知善也不敢说话。

许知善最近金针使得不错,打算去考个证,但是光看华佗给的东西,考证还是不够用的,他还得自学系统的知识。一边学习,一边完成师父发布的任务,一边照看田地,日子过得倒也充实。

这天,居正初在群里说他要到宁市,问许知善和邵华要不要见个面,许知善其实对居正初这个小孩挺好奇的,虽然他刚进群的时候说的话好像都不是人话,但是在群里呆久了大家也发现了这小子除了对自己的容貌过于自恋之外,也没有别的缺点了,甚至还有点呆萌呆萌的,有时候许知善都忍不住心软,只是一个16岁的小男孩罢了。

许知善问了问他什么时候,还问他能不能有空,毕竟明星真的超级忙的。

居正初说了个时间,非常肯定的说道,自己一定能到。

许知善好奇的问为什么,居正初特别傲娇的说。

因为他红,他想休息半天就能休息半天,不然罢工!

许知善都要笑抽了,不过也同意了,邵华那边还没回应,她工作忙,前段时间她的公司又增值了,忙的起飞。

许知善约好之后,将手上做好的药材香囊塞进红包里,发了出去。一共就做了九个,留了两个,发了七个,谁抢到就是谁的。

这一次,居正初运气不好,没抢到,小孩在群里说自己拿东西换,没人鸟他。

这小孩突然@利阳秋。

居正初:你一个军校生拿个香囊简直不像话,跟我换呗,我拿我的签名照跟你换,行不,秋哥。@利阳秋

利阳秋:不换,不粉你。

如果是以前,居正初估计一个你没眼光就甩出来了,不过现在有求于人,就只能低声下气了。

居正初:那秋哥你有啥喜欢的明星吗,宅男女神蔺曼卉?斩男玉女广依玉?我都可以给你整过来的!

利阳秋:不要,我不追星,不换,你找别人。

居正初:......哭.jpg

许知善心软,答应居正初下次多弄点香囊,一定让他抢到,这小孩才消停。

与此同时,一位男性青年在众目睽睽之下手中突然出现一个香囊,青年将香囊递交给一旁守着的人,道:“这不是老祖给的,这是B自己做的香囊,应该没什么特殊之处。”

身旁的几个人激动的神情淡了些,点了点头,用带着手套的双手接过香囊,小心翼翼的放进了一个玻璃盒子,转身正欲离开,青年叫住了他,神色淡淡,看不出情绪的说道:“要是没查出什么特殊之处,记得还给我。”

愣了愣,那人点头离开。

青年离开。

绕了好几个房间,坐电梯回到地面上,青年往外走,绕过了几栋楼,正欲会自己的房间,突然被一道熟悉的声音叫住。

“秋哥!”

利阳秋回头,是隔壁营的兄弟。

挑了挑眉,利阳秋眼神示意叫他干嘛,来人嘿嘿笑着,道:“又从技术部那边回来了?最近去的勤,咋的,想让你转过去啊?”

利阳秋微微眯了眯眼,外头光线强,照着不舒服。不过这个举动在来人的眼中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不等利阳秋回答,来人就夸张的往后退了一步,笑着道:“这儿又没有女人,你发什么骚呢?”

利阳秋踹了他一脚,被来人躲了过去,却也没有再补一脚,只是笑骂道:“滚。”

来人笑嘻嘻的,只是眼中带着一点担忧,利阳秋不管他,继续往前走,模棱两可的回答道:“没什么事,任务而已。”

任务两个字一出,来人就不能再问了,看利阳秋的表现,应该也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嘴上没说什么,心里还是放送了不少。

利阳秋是3营营长,是他的对手,又是他的朋友,他不希望他出什么事,但是如果他做了什么对不起这身军装的事情,他也不会留情和手软,这是他的职责!

第五章禁言

2022-01-15

第八章任务

2022-01-15

书评(298)

我要评论
  • 獬豸的&好像真

    许知善思维还没有跟上,手指已经下意识的点了獬豸的头像,别的那些好歹都是有历史记载的人,这个好像真不是人,许知善没有记错的话,獬豸好像是龙的孩子?

  • 半天,&都会激

    许知善脑海里一片空白,甚至不知道要看看两人从华佗这里得到什么的了,一直盯着姜神农的名字看了半天,才慢慢的回过神。没办法不激动,所有炎黄子孙都会激动,那可是两位老祖宗啊。

  • 检检查&?这药

    揣兜里,随身携带?那肯定不行啊,现在走哪里都得安检,你以为安检检查的是什么?不就是违禁品吗?这药品里要真有违禁品,许知善都不能全须全尾的走出车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