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跟随我?并且,你好像能推断我的行踪?或是说,你能看见我?虽然这个理由我不不愿意我相信,虽然事实确实如此。”  “你并也不是秋韵莲。如果,你又是谁?你和我猜想的也不是同一个人,为什么你又会会出现在这里。我相信我,虽然我还难以估算你的能力,虽然,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林昊的行事风格。。...

  在李毅俯冲向林昊的时候,林昊似乎早有预料一般,微侧后仰下身、旋转,一记干脆利落的后鞭,躲过李毅拳风的同时转体鞭在李毅的下颚。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林昊的行事风格。

  看似繁琐,动作却是在瞬间一气呵成!以至于其他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李毅就已经躺在地上,思考人生。

  “你不是我的对手,不用白费力气了。”林昊放下左腿,伸手推了推眼睛,看也没看躺在地上的李毅一眼,平淡的继续说道,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跟着我?而且,你似乎能够断定我的行踪?或者说,你能看到我?虽然这个理由我不愿意相信,不过事实确实如此。”

  “你并不是红韵莲。那么,你又是谁?你和我猜测的不是同一个人,为什么你又会出现在这里。相信我,虽然我还无法预估你的能力,但是,你……对我构不成威胁。”

  林昊淡漠的注视着眼前的甜美女子,脸上面无表情,让人无法猜透他的内心想法,不过从他的所作所为上来看,他并不是在开玩笑。

  “喂~林昊,你很厉害!”李毅躺在地上仍然没有起来,似乎对自己突然被林昊这么轻易就放倒,有些接受不了,只是现实让他有些哭笑不得。李毅苦笑着继续说道:“虽然我无法理解现在发生的一切,可是我知道这里很危险,是世界末日了也罢,不是世界末日也好,我现在只想离开这里,外面还有很重要的人等着我回去!”

  “我不了解你,可是我还是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你,我和你一样吧,我们都是一样的吧,都一心想着离开这里,外面重要的人还在等着我们。这个鬼地方真是让我受够了。”

  “被困在这个诡异的地方,肯定会让人有些改变,可是你不觉得,如果在这前提是你要不择手段的利用身边的人,未免连最起码的良知都没了吗?”

  “我们都是高三九班的同班同学啊!你怎么能够对我们下的了手!先不管我是不是你对手,请你也相信我,我不会让你伤害身边的任何人,红老师她没有任何问题,是你想太多了!”

  最后几句话,李毅直接就咆哮了出来,也不管会不会吸引下面的那些触觉生物,就是情不自禁的咆哮了出来,似乎已经憋了很久的怒火,终于吼了出来。

  果然还是有聪明人的,‘磁场论’一说并不能忽悠所有人,这个李毅显然还是有些脑子的,在林昊最后跑掉,反应过来的人都应该知道了话里有鬼。不过,事实也切实让他们冷静下来了不少,九班大多数人还在等政-府的救援不是么?

  虽然一开始李毅等人都认为林昊是为了安抚大家的情绪,可是他为什么不站在过道上拯救四个班级,至少九楼可以不引起暴动吧?细想之下,林昊也许也需要他们,但人数并不需要那么多,所以,为了在不浪费时间的前提下,林昊也是身为九班的人,有这样的基础想必也不需要浪费多少口舌,简单的‘磁场论’在加上政-府会派人救援一说,便足以安定大多数人的情绪。

  可是,距离整所学校被困到现在已经差不多有12个小时,全校人员失踪!还是市里的重点高中!加上外面黑雾这么大的动静!难道这还引不起政-府的注意么?但是所谓的政-府派来的救兵呢?所以现在只有一个很不愿意相信却不得不相信的解释,这里似乎被隔绝了,与外界隔绝了……

  “呜……吼”

  野兽悲鸣的怒吼再次震荡,枯萎的枝叶四处纷飞,黑雾再次被震荡出一道道涟漪,惨叫声、哭喊声顿时响成一片……

  整所学校的幸存者们全都捂住了耳朵,显然这音波的频率足以震痛耳膜。

  综合楼天台上的众人都有些猝不及防地紧捂着双耳,面色有些苍白,包括林昊,虽然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可是脸色同样是略显苍白,显然也不太好受。

  音波平息过后,林昊又伸手推了推眼镜,这是一副特制的眼镜,比寻常玻璃耐震,厕所的钢化玻璃都无法承受的音波震荡,林昊鼻梁上的眼镜却依旧完好无损,始终没摘下来,哪怕音波第一次攻击,都没摘过……

  与其说是对这一副眼镜有信心,还不如理解为,这是一份于他而言的贵重之物吧?

  “此地不宜久留,我该走了,希望你们别再跟来,虽然我明白你说的意思,但是很抱歉,我不是救世主,祝你们好运。”林昊淡淡的说道,脸上面无表情,随后又看向那位教师说道:“你,跟我走。”

  “混蛋!”一直没吱声的柳月灵,脸色苍白的紧咬着牙关,恨恨地瞪着林昊,听了他说的话,心里闷着一口气,却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班主任说他厉害又怎么样?自己凭什么挽留他?”

  闻言,林昊看了柳月灵一眼,那张冷艳无暇的脸上同样略显苍白,一双晶莹澄澈的明眸,此时却是眼神冰冷地瞪着林昊,在朦胧的黑暗中似乎还有些水雾蒙上了她的双眸,只见她轻启红唇,再次开口说道,

  “我恨你!”

  其他人都有些心寒,看着林昊,心里有种不是滋味。

  林昊挥了挥手,刚想开口。

  “呜……”

  显然,在众人闲聊的这段时间里,周围的触角生物似乎嗅到了这栋综合楼里那些血肉的气息,野兽喘息的声音也开始在楼梯口处徘徊……

  “祝你们好运。”林昊留下最后一句,拉着一旁的红韵莲便直接走向楼梯口,他似乎压根不担心楼下的那些触觉生物?

  红韵莲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想要挣脱开林昊的手,却发现那只修长干净的手指却如同铁钳一般死死地捏住自己,几次想要甩开都没能成功的她顿时涨红了脸,情急之下刚想要去咬林昊的时候,他那双冰冷的眼眸却恰时的扫了过来。

  就在两人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红韵莲急声说道,

  “林昊!带上他们,我可以告诉你,这些生物的弱点!”

  “你是我的老师,保护你就行了。”

  “你你你!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师!快放开我!”

  “不要和我谈条件。”林昊突然拉过红韵莲,看她踉跄了一下,撞在自己怀里,凑近她的脸颊,继续说道,

  “现在我们是互利的关系,我需要你的信息,你需要我的头脑,明白?”

  红韵莲盯着近在咫尺的林昊,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年龄比她还要小几岁的少年却已然有着男人的气息,感受着脸颊上传来的暖暖的呼吸,这个该死的少年可是这个身体的主人的学生啊!

  “你们赶紧跟过来啊!不要理他!你们是跟着我不是跟着他!你们怎么那么傻啊!”看林昊似乎还在嗅着自己的体香,红韵莲突然大惊失色地大叫出声。

  其他人似乎也才反应过来,看来都是‘聪明人’,知道什么时候该顾及脸面,什么时候该死皮赖脸!

  于是,众人蹬蹬蹬的追上了红韵莲班主任的步伐……

  林昊看着跟过来的一男二女,瞟了一眼身边的红韵莲,平淡的说道:“你会害了他们……”

  “呜……”

  “啊!”

  在林昊话音刚落,楼下的拐角处突然再次响起了野兽的喘息声,并且这一次还有……人类的惨嚎。

  “不好!我们九班!”李毅突然反应过来,怒喝了一声,就要往下跑。

  与此同时,红韵莲刚想开口阻拦,林昊适时地捂住了她的嘴,看着李毅冲下了楼梯……

  自从林昊那一番冷漠的话,陈玲感到有些心凉,所以一直都不曾开口说话,眼里闪过一缕不易察觉的银色水花,黑暗里朦胧可见的侧脸是一张惊人的面容,矛盾的集合使她看起来有着别致独特的美丽,虽然此时有些略显狼狈,却依然难掩那一分美丽的容颜。

  “李毅!”陈玲及时的惊呼出声,美女的声音总能不由自主的让人去在意,哪怕是此时的处境,李毅也在即将拐角的地方绕了回来,

  “怎么了?”

  “不要过去!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你,可是我知道你会死!去了真的会死!不要在做无谓的牺牲了!好不好!我怕!我害怕!”

  这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发自肺腑的声音,虽然她此时的想法会让人觉得与善良有些出入,可是明知道眼前的人去了会死!还眼睁睁的看着他去送死,哪又算什么?

  既然九班的同学不管怎么样都是死,那这个罪人就让我来当好了!请你不要在做无谓的牺牲了好吗?——陈玲

  李毅紧咬着牙关,捏紧了拳头,眼睛睁得大大的,拐角处传来的凄厉的惨叫声,让他的胸口很闷,真的很闷,

  “还记得当时我刚来九班说的一句在你们眼里十分幼稚的话吗?呵呵,我是九班的,我会保护大家!对不起……”

  啊……

  • 黑雾世界

    作者:Gzll

    类别:科幻 | 连载中

    编辑:海浪无声 | 在读:27616 人

书评(429)

我要评论
  • 看着镜&里小便

      一名中分少年,看着镜子里的倒影,边刷牙,边含糊不清的问身后一名在厕所里小便的戴眼镜的少年。

  •   林&发少女

      林昊站起身来,“恋恋不舍”的又看了两眼死老鼠的尸体后,才丢下手里的塑料袋,似有所感的望向远处的三名女同学,刚好和那名回过头来的短发少女对视了一眼,不过也没再过多停留,便径直往校门口的方向走去。

  • &手推了

      对此,林昊似乎并没有在意周围同学们的排斥,只是习惯性的伸手推了推眼镜,继续查看着周围的一切,脸上面无表情。

  • 法医,&、重组

      虽然林昊并不是法医,也不是医生,更不是侦探,不过他却是罕见的逻辑思维,拆解、重组的天才。逻辑思维每个人都有?

  • 回到了&互宣泄

      片刻之后,同学们还是回到了教室,然后几人一堆的围在一起相互宣泄着心中的不满。

  • 展、瞳&却在排

      这死老鼠的死亡症状太过诡异。全身僵直、四肢伸展、瞳孔扩散,虽说是正常的死亡症状,却在排除死亡起因时,让林昊感觉很不正常!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