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木清竹神情有点儿恍惚间地去阮氏集团去上班。她特地提早穿起了阮氏集团的工作西裙,发髻高挽,细高跟鞋也换了双浅色的,她明白阮潮宇不喜欢她穿着浅色的细高跟鞋,那样会把她的美她特意提前穿上了阮氏集团的工作西裙,发髻高挽,高跟鞋也换了双浅色的,她知道阮潮宇喜欢她穿着浅色的高跟鞋,那样会把她的美腿显得非常修长,很有女人味。。...

清晨,木清竹神情有点恍惚地去阮氏集团上班。

她特意提前穿上了阮氏集团的工作西裙,发髻高挽,高跟鞋也换了双浅色的,她知道阮潮宇喜欢她穿着浅色的高跟鞋,那样会把她的美腿显得非常修长,很有女人味。

她整个人清爽秀丽,很吸引人眼球。

办公室里的门虚掩着,木清竹有点奇怪,明明记得昨天下班时,她把门关好了的。

她推开门。

抬起头。

惊得张大了眼睛。

一个打扮得极精致华贵的女人,年约四十多岁,保养得极好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皱纹,身着浅兰色套装裙,风韵蛮然,她正坐在沙发上,拿着一张报纸看着。

举止雅娴,动作优美。

“妈……阿姨……”木清竹惊叫出声来,好半响都合不拢嘴,阮瀚宇的妈妈竟然一大早就来到了公司,而且还坐在她的办公室里。

看来这是专门为她而来的了。

木清竹很快醒悟过来,这该要有多重要的事啊,非得一大早就赶过来了,心中冷笑,寒意森森。

她就是这么坐着,木清竹都能感到她浑身都透着对她的嫌恶。

这个曾经的婆婆对自己的不满与厌恶从来都是摆在脸上的,即使连遮掩下都觉得没必要。

从来,她都是巴不得彻头彻尾的伤害她,似乎她受的伤害越深,她就会越高兴。

木清竹的心苦涩难受,当然现在她与阮瀚宇已经离婚了,她也无须再看她的脸色了!

“阿姨,这么早就来到我的办公室,想必是有要事吧?”出于礼貌,木清竹放下手中的包后,倒了杯开水递过去,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季旋并不接她的水杯,合起报纸,用她那凌厉的眼神打量着木清竹,指了指对面的沙发,示意木清竹坐下来。

木清竹心中坦荡,也就从容坐了下来。

“你们已经离婚了。”她像是故意提醒般一字一句说道,语调极冷,听得木清竹全身发寒,脸上挤出一点笑容,答道:“我知道。”

“嗯,你知道那就好。”季旋淡淡说道,忽然语调严厉起来,“既然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来阮氏上班?如果我没记错,阮氏集团里并没有什么人对你特别好,你这样做是什么目的?”

哼!她倒有自知之明!

木清竹脸上强装的笑意褪去,神色渐渐变了,再出口说话时脸上已经挂着冷冷的笑了,话已至此,她也无须再装了。

“阿姨,我想你应该去问你的儿子,是他请我来的。”木清竹冷冷回答道。

“别拿阮瀚宇来压我,他能受得了你的诱惑,我可不会,我脑子可清醒呢?”提到阮瀚宇,季旋的脸不再有半点温情,寒霜笼罩。

“告诉你,阮氏集团是我与阮瀚宇爸爸的毕生心血,我是不会容许任何人来破坏的,你若想玩什么花样,那还要问我会不会同意。”季旋的脸紧绷,话语生硬。

木清竹感到窒息,空气里冰冷有如寒风呼啸而过吹起的霜花,一沾上就冷得发颤,她深呼口气,望着季旋。

“阿姨,你这样说是心虚吗?阮瀚宇给我钱,我为了钱给公司做事,这无可厚非的,可你却偏要把人往不好的地方去想,难道你认为人人都像你的心胸那么狭窄吗?”木清竹毫不留情地反驳道。

她看到季旋精雕细刻的五官皱起的每一分细纹里面,都蕴藏着她的怒焰,她面色潮红,眼睛瞪得老大,厉声喝道:“木清竹,不要以为你会点什么汽车设计,我们阮氏就会求着你,告诉你,我们阮氏有的是钱财,像你这样的践女人送给我们的钱财都不会稀罕,阮瀚宇会请你,那不过是看你是个贪钱的肤浅女人,给点钱就能打发走的,但我就不一样,你若想玩什么花样,我随时都会收拾你,让你卷铺盖走人。”

“是么。”木清竹怒极不由大笑出声,“看来阿姨还是像原来那样自以为是,以为全天下的人都要仰着你的鼻息生活。”

一声“践女人”已经把木清竹最后的底线给彻底毁了,望着她气得泛红的脸,忽然呵呵一笑,“老女人,你凭什么骂我‘践’,你以为你有多高贵吗?你以为你有多聪明吗?奶奶还不是一样的看你不顺眼,在奶奶眼里,你同样是一个践女人,奶奶从来就没有跟你好好说过话,你凭什么骂我践。”

木清竹想她肯定是倒了大霉,一大早就遭到了晦气,看来真如唐宛宛说的那样,她真的不该走进阮氏集团工作的,她这是自找污辱。

“你……”季旋乍听到木清竹竟然戳中她的心事,把她的痛处给揪出来,当即气得浑身乱颤。

这一生,她最忌讳的就是阮瀚宇的奶奶,她的婆婆,她们婆媳不和,众所周知,当年还上了娱乐头条。

当年因为婆婆,她曾经被阮沐天打过一巴掌,那是唯一一次他们夫妻吵架,为此她的心中对婆婆可没有半分好感,旧的伤疤被木清竹揭露了出来,往事浮上心头,当即气得脸色发青。

木清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任她欺负的女人了,她安静地坐着,目光清冷如水。

季旋平时养尊处优惯了,从来都是听着好话的,今天被木清竹一气,竟觉得天旋地转。

“妈,你怎么了?”门口一道火红的身影闪了进来,乔安柔急急赶来,见到季旋气色不好,忙蹲在她身边关切地问道。

“安柔。”季旋看到安柔,紧绷的脸立即柔和下来,像看到了救命稻草般,指着木清竹气呼呼地说道,“安柔,你来了就好,这个践女人竟然敢污辱我。”

“妈,您千金贵体,大人有大量,何必去跟一些粗俗不堪的人计较呢,别气坏了身子,身体要紧,以后我还想着要多孝顺您呢。”乔安柔忙用手抚着季旋的背,柔声开解道,脸上笑容满面,体贴温宛。

季旋立即眉开眼笑,“安柔,还是你懂事,体贴,看到你啊,我心里就舒畅多了,对了,瀚宇来了没有?今天我正要同他商量下你们的婚事呢。”

“真的吗?”乔安柔脸上流光溢彩,惊喜异常,双眼亮光闪闪。

“当然啦,我们瀚宇能娶到你这样一位贤淑温柔,善解人意的妻子,那是他的福气啊!”季旋慈爱的拉着乔安柔的手,拍着她的肩膀,笑呵呵地说道,眼角的光望到漠然坐着的木清竹,脸上又是一暗。

木清竹实在坐不下去了,站了起来,准备出去。

“等下,木清竹。”乔安柔正在极力讨好着季旋,见到木清竹要走,猛然站起来大声说道:“木清竹,你竟敢冒犯总裁的妈妈,胆子可不小,你不过是个公司的职员,竟然如此无礼,这还了得,我现在以付总的身份正式命令你:给我妈妈道歉。”

乔安柔严厉地喝道,目光咄咄逼人。

道歉?木清竹只觉得好笑之极,她什么都没有做,刚回到办公室就被季旋羞辱,竟还要叫她道歉,真当她是好欺负的么?

“我凭什么要道歉,现在这是我的办公室,你们一个个跑来兴风作浪,竟还要叫我道歉,是不是太可笑了。”木清竹回过身来,满脸嘲笑。

“放肆,木清竹,你太无礼了,不要以为有瀚宇在背后撑腰,你就可以在公司为所欲为,肆无忌惮,甚至连瀚宇的妈妈都不放在眼里了。”乔安柔眼里闪着厉光,故意把瀚宇妈妈的身份重点强调出来,听得季旋又是一阵恼火。

“乔安柔,你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告诉你,我没做错什么,也是绝对不会道歉的。”木清竹站着不动,大声说道。

她很想看看,她能把她怎么样?

“好极,你竟敢连公司付总的话都不听。”乔安柔连连冷笑,拿起了手机,“保卫吗?我是乔总,来人,把这里有个不识时务的员工给赶出去。”

说完阴阴一笑,幸灾乐祸地瞧了木清竹一眼,又走到季旋面前,满脸媚笑:“妈,别生气了,等下替您收拾了这个不知好歹的践女人。”

季旋听得很是解气,脸上是满意的笑容。

不一会儿,走上来二个保安。

“乔总,请问您有什么吩咐?”保安恭声问道。

“你们把这个女人给赶出去,她不仅不听从分配,还竟敢辱骂阮总的妈妈,太不像话了。”乔安柔气势汹汹地吩咐着。

“是。”二个保安答应一声,待看到面前站立着的是木清竹时,一时愣住了,这个可是公司花高价钱请来的新设计师,还是刚成立的设计部经理,他们可不敢赶走,万一阮总怪罪下来怎么办?

“还愣着干什么,快啊!”乔安柔厉声喝道,“你们怕什么,阮总的妈妈在这里,难道阮总还会不听他妈妈的话吗?”

二个保安一听阮总的妈妈也来了,这下可不好唐塞了,只得朝着木清竹走来,公事公办的说道:“这位小姐,那就请你出去吧,免得到时动手不雅。”

木清竹瞧着得意的乔安柔与冷漠地望着自己的季旋,忽然很想笑。

这个地方,她很想呆吗?

可她却不能走,至少暂时还不能。

“你们凭什么要赶我走?叫阮瀚宇过来,如果他说我可以走了,那我马上就走。”木清竹站着没动,冷冷说道。

“快,赶走她。”乔安柔几乎在吼叫了,这时走廊里围了好多职员,都在不明真相地看着这幕戏。

二个保安只得走上来就欲拖走木清竹。

“住手,怎么回事?”闻讯赶来的阮瀚宇沉声喝道,男人的声音透着愠怒。

“瀚宇,你来了就好,妈妈今天让你看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她竟敢骂我是践女人,妈妈活到这个年龄了,还从没有被人如此羞辱过,你可要好好替妈妈作主。”季旋见到儿子过来,气不打一处来,走上前来指着木清竹诉说着。

“宇,真是这样的,这个女人竟然连妈妈都敢辱骂,好在我及时赶来了,否则还指不定要出什么事。”乔安柔立刻跑上来,沾着阮瀚宇娇滴滴告状道。

木清竹冷冷地瞧着他们。

阮瀚宇从不会相信她的,她连解释的必要都没有。

如果阮瀚宇趁此机会赶她走,她就会以他曾经答应了她的要求为借口索要那二台帕尼卡豪车。

那二台车虽然名贵却没有多大的价值了,只要他阮瀚宇愿意,给她是举手之劳的事!

她已经做好走的准备了,这个地方她其实是一刻也不愿多留的。

“妈,这里是办公室,您曾经也是公司的领导,您过来应该和我说一声,您这样在公司职员的办公室里大吵大闹,传出去可不好听!”阮瀚宇用手扶开乔安柔,走到季旋的面前,满脸无奈地说道。

“瀚宇,你这是怪妈妈了吗?”季旋听着儿子的话,满心不悦,脸带寒霜,把手中的报纸朝着阮瀚宇手中狠狠一塞,恨铁不成刚地说道,“你看看,那上面都是什么?我若不是看到了些什么不好的传闻,担心你和公司,也不至于这么着急忙火地赶过来。”

季旋喘着息,满脸愤怒,怒目瞪着木清竹。

阮瀚宇狐疑的打开报纸,顿时脸色铁青。

娱乐版的头条版面上。

赫然是景成瑞搂着木清竹的亲昵照片。

英俊萧洒的景成瑞,含情脉脉地低头望着身边的女人,大手护在她的肩上,生怕她会被人挤到受伤般。

女人娇弱的身子几乎被他的手臂圈进怀中,脸上带着幸福甜美的笑容。

他们的背后是婉约咖啡屋。

阮瀚宇双眼冒火,额上青筋暴起,狠狠地把报纸摔到了木清竹的面前,厉目如电。

木清竹低头一瞧,竟然惊呆了!

她与景成瑞的照片那么抢眼,脸一下就红了,这才知道她刚进门时,季旋拿着报纸在看着什么了。

木清竹这才想起,昨晚景成瑞跟着她走出咖啡屋时,当时咖啡屋里人山人海,景成瑞担心木清竹被人撞到,便特意用他那高大的身体护住了她,当时木清竹只觉得白光一闪,也没有多想,现在想来也就是那时被人偷拍了。

娱记头版上面的大红标题赫然写着“全球最大富商景成瑞与阮瀚宇的前妻木清竹神态亲昵地搂抱着,姿势暖昧。”

木清竹忽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全身的力气早已尽数用在前面的博弈中了,此时再看到这样的绯闻,素来低调的她闭上了眼睛。

书评(375)

我要评论
  • ,对她&不是结

    结婚这么多年,他喜怒无常,对她冷若冰霜,他们之间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如果不是结婚那晚他喝醉了……

  • 肤,凹&着致命

    洁白莹润的肌肤,凹凸有致的曲线,呈现在他面前,带着致命的诱惑!

  • 在那个&厌!

    她的美好,早在那个夜晚他就领教过了,只是,越是美丽的女人,越善于伪装,他十分讨厌!

  • 想过要&为了逃

    还在很小的时候,她就爱着这个冷漠俊美的男人了,多少年了,爱他似乎已成为了生命里的一部份,就算他冷若冰霜,弃她如敝帚,她也从没有想过要离婚,为了逃避,她独自去了美国。

  • 以走了&地朝着

    “我可以走了吧!”木清竹神情冷冽,一字一句地朝着阮瀚宇说道。

  • 到了这&个地步

    这个女人离开他三年了,这三年里她到底跟了多少男人,到底有多饥 渴?今日竟然穿成这样来勾 引他,为了钱,真的厚颜无耻到了这个地步么?

  • 阮瀚宇&她。

    阮瀚宇一怔,对她的回答很感意外,冰冷黝黑的俊眸微微眯起,抬眼打量着她。

  • ?木清&很多…

    终于结束了吗?木清竹感到一阵轻松,心,却沉重得透不过气来!前面的路将会很艰巨,这一切才只是刚刚开始,她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 &上满是

    阮瀚宇嘴角的寒意幽深,俊美的脸上满是鄙视与厌恶,不就是为了钱吗,早在意料中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