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清竹捧着流血的手心,蹲在床前痛哭着,她用力按着掌心,让彻骨的痛一阵阵袭过心头。一直坚持,也许用不了多久,一切都要真正的解脱了!她要一直坚持下去!轻轻地的敲门声响了。木清竹咬紧坚持,或许用不了多久,一切都会解脱了!。...

木清竹捧着流血的手心,蹲在床前哭泣着,她用力按着掌心,让彻骨的痛一阵阵袭过心头。

坚持,或许用不了多久,一切都会解脱了!

她要坚持下来!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木清竹咬紧牙关,吞没了眼泪。

“Alice小姐,阮总说您手伤复发了,让我送来了止血药膏和纱布。”柳特助走了进来,瞧着木清竹手中的一片红色,脸上闪过丝惊讶,又看着她衣衫不整的模样,似乎明白了什么。

可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拿起她的手细心的瞧着,就要给她解开纱布上药。

“不用了,我没事的,血已经止住了。”木清竹淡淡开口,拿过她手中的止血药膏“叭”的一声丢进了垃圾袋。

“这个……”柳特助尴尬一笑,脸有难色,只得汕汕地说道,“既然没事,那就好,我先走了。”

木清竹点点头,柳特助摇头叹息一声,退了下去。

她拿过纱布又在手上缠了一层,直到手心被一层厚厚的白纱布包围着,看不到一点血色,这才躺在**上睡过去。

下午三点。

88层会议中心。

宽大的液晶屏正在播放着阮氏集团高层设计师经过几昼夜赶制出来的汽车模型图。

阮氏的新闻发布会举办在即,阮瀚宇相当重视,这几日阮氏集团所有的高管下到全体职员全都行动起来。

为了这场晚会,阮瀚宇几乎耗尽了心血,凡事亲力亲为。

只有旗下的产业走向全球,才能赢来更大的生存空间,这可是阮氏集团转型的关健时机。

为了在全球抢占先机,独占鳌头,他特意设计了这些国内首屈一指的新款的豪车,想借着公益事业的契机邀请了全球所有的巨富商贾,如果能得到他们的青睐,签约成功,将会成为海外事业的一个最有力的突破口。

更重要的是,这样一来,景顺集团想要压制他,那是没戏了!

只要这样下去,阮氏集团将会稳占全球市场,景顺集团在豪车发展方面将会略逊一畴。

三点整,身着笔挺西装的阮瀚宇准时走了进来。

阮氏的高管全都站了起来,屏息凝声。

开会时的阮瀚宇向来很准点,他从不认为领导就要晚到几分钟,他觉得那都是人作出来的。

因此,他向来准点,也不允许他手下的职员误点。

当木清竹睡醒匆忙赶来时,会议已经要开始了!

阮瀚宇淡淡望了眼有丝难堪地站在门边的木清竹,她双眼红肿,手上缠着白色的纱布,左手上拿着笔记本。

“进来坐下吧。”他淡然开口,指了指身边空着的位置。

木清竹悄然走进来,心中却错愕了下。

她没有想到她的座位就在阮瀚宇的身边。

乔安柔正坐在她的对面。

她打扮得明艳妖媚,杏眸里是满满的自信,得意。

她凤眸望着木清竹,眼角眉梢微眨,优势尽显,凛然开口:

“Alica小姐,会议是在3点整开,我想这个时间柳特助已经跟你讲得很明白了,请你以后遵守公司制度。”

她满脸正气,话语一点也不留情,木清竹安静地坐着,并不看她一眼。

“哼”!阮瀚宇轻哼一声,明眸扫了乔安柔一眼,乔安柔顿时脸色一暗,看到了他眼中的不悦,便不再出声。

“开始吧。”他清了下嗓音,目光敝到了木清竹手上的伤,这个女人明明坐在他身旁,却把头偏向了一边,徒留半个背影给他。

他嘴角微微翘了下。

她是故意的吧!想来中午的事,她还怀恨在心。

“阮总,所有的设备都已经准备齐全了,包括晚会所需要的东西,请阮总过目。”身着职业装的柳特助,精明干练地请示道,作为阮瀚宇身边的特助,行事雷厉风行,精明豁达,她典雅的妆容,优美的气质,把阮氏集团的职业风范完美的诠释了出来。

“好。”阮瀚宇点点头。接过了柳特助递过来的清单略微看了下,递给一旁的乔安柔。

乔安柔芊芊玉指接过来,秀眉高耸,轻描淡写的笑笑,干脆地说道:“阮总,放心,这个会场布置包在我身上,保管符合国内外上流社会的风格,让你满意。”

阮瀚宇点点头,这点他很放心,作为市付市长的千金,从小在各种潮流场合耳濡目染,对时尚与潮流有着独特的品鉴力,要完成这样一个会场的设置,并不是太难。

“关于这次新闻发布会,主要是以豪车为主,必须要能冲击全球市场,在今年,我们阮氏集团的主打项目一定要冲出亚洲,占领全球市场,迎来新的契机。”阮瀚宇好看白哲的手指敲着桌面,语句清晰,带着不一样的霸气与决心。

木清竹实在弄不明白阮瀚宇的意思,按理来说,像她这种没有签正式合约的职员,就算是高管也是不能参加这类关系到公司商业机密的会议的。

可是阮瀚宇却通知了她来。

而且还把她安排在了他的旁边。

实在弄不懂他的意图,可她心中坦荡,却也无所谓。

“阮总,这是我们阮氏设计师最近赶出来的一批设计图,请阮总过目下。”设计部杨凯起身走过来,双手递过来一迭设计纸图,恭身在侧,边详细解答着阮瀚宇不时提出来的疑问。

阮瀚宇剑眉微敛,边问边思索着,脸上瞧不出任何情绪。

很久后,他把头转向了一直坐在一旁默不吭气的木清竹。

“Alice小姐,你瞧瞧这些设计图如何?”他墨瞳幽暗,眼神深远,带着探究与问询。

木清竹一直淡淡坐着,她看到阮瀚宇对着乔安柔时眼里全是赞许欣赏的光,而转头问她时,眼里的光却不明也不白,甚至还带着怀疑。

他这是明显的对自己不信任!

木清竹心中冷笑。

此时她才明白了阮瀚宇叫她来的真正含义,他不相信她。

原本这里就是她的家,这个公司本来就应该有她的一份责任,但现在,她与这里已经豪无干系了,甚至觉得坐在这里都是很荒唐的。

她动了动嘴角,伸出左手接过来,略微翻了下,连想都没想,一把撕个粉碎,丢进身边的垃圾桶。

“木清竹,你这是什么意思?”乔安柔粉脸含怒,立即喝斥道:“你这是什么态度,分明就是不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你可知道,这是我们公司几个元老级别的设计师分工合作,共同探讨,经过几昼夜才设计出来的,你却把它随意丢进了垃圾桶,谁给你的这个胆?”

木清竹用嘴轻吹了下手里的纸屑,美目眨了眨,居然朝着乔安柔满脸正义的脸俏皮的,可爱的一笑。

把她的怒意直接无视。

所有人的眼光都望向了她,有不解,不满,甚至愤怒。

阮瀚宇也正用如铁的目光望着她,剑眉划成一道好看的黑峰,他表情平静,眼里的光圈分射着,令人捉摸不透。

“Alice小姐,您能给个解释吗?”一个元老级别的中年设计师站了起来,声音很是不满。

在阮氏,人人都敬重他,这些设计正是他带头研发的,花上了好几个晚上,绞尽了脑汁,可木清竹却在阮瀚宇面前一把撕烂了,甚至连看都没有细看,这明显是在拆他台,打他脸的嘛。

而且在阮瀚宇面前这样做,真的让他们下不来台。

女人有才也行,高傲点也行,但这样直裸裸的,不近人情的举动还是很不好的!

全场响起窃窃私语声。

在阮瀚宇主持的会议中,这还是第一个敢如此放肆的人!

他们都望向了阮瀚宇。

阮瀚宇的表情却很平静,并没有往常的那种对员工近乎苛克的严厉,公司里谁都知道了他们曾经的关系,个个心里都在揣测着,这阮总究竟在演的哪出戏?

乔安柔也坐在身侧,这曾经的元配与即将转正的小三,共处一个会议室,这样真的好么!

气氛怪异。

阮瀚宇冷哼一声,威严的目光扫视了全场一眼。

瞬间全场寂然。

男设计师也坐了下来。

木清竹用手抚了抚下巴,微微摇了摇头,对上阮瀚宇质疑询问的眼光。

对面的乔安柔犹如女主人般正大义凛然地盯着她。

木清竹浅然一笑,淡然开口:“阮总,如果我没听错,刚才你强调的是要走向全球的汽车模型,是么?”

阮瀚宇坐直了身子,仿佛坐得并不舒服般,他修长的腿跷了起来,骨节分明的大手扶上软垫背上,身子朝她稍侧过来,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这些设计在城或许算是上层,在国内也尚可,但若要被全球的人接受那就难了,既然不符合要求,当然就是弃纸,就该毁了。”她口气淡定,简明扼要。

在美国三年,她早已知道诸如此类国产车都不够大气,国产车更多的是花里胡哨,看似非常精美,实则是个累契,或者是画蛇添足,既不实用,也远远满足不了欧洲民众的胃口,特别是美国民众的需要。

刚走进来时,她早已看到了屏幕上面显示的设计模型,当即就否定了!

一个思维成型的人是很难改变其固有观念的,特别是中年人。

只有彻底毁掉,才能重新开始,只要存在着,就会不由自主的左右着人的思维。

国产车永远也逃不出这个局限性!

因此她略微扫描一眼,就一目了然了!

“好大口气。”乔安柔心中升腾起一股怒火,轻蔑一笑,不屑地问道:“既然这样,那就请lice小姐拿出你的设计图来,让我们这些职员长长见识。”

“没有。”木清竹对着她咄咄逼人的眼神,双肩一耸,简短的答道。

“没有?”乔安柔讥笑出声,心里全是不屑,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这么说,你以前设计的那款只是瞎蒙,又或者说你根本没有那个本事喽。”

“都有可能。”木清竹豪不否认,反而非常真诚,那款车她本是为阮瀚宇设计的,彼时非此时,此时她的心情如此糟糕,她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设计出更好的模型来,因此她没有任何掩饰,非常爽快地答道,明眸坦荡,面色镇定。

但她的欣赏力却绝不是假的,她目前只能尽到这个责任。

“请我,是你们的意思,而并不是我非来不可。”她紧接着淡然出口。

果然是个冒牌货,乔安柔脸上笑得光辉一片,用黑亮的美目悄悄打量着阮瀚宇。

这下你该知道这个女人的底细了吧,她根本没那个本事,不要被她的外表迷惑了,那根本就是她瞎猫捉老鼠,瞎碰上了而已,乔安柔心中窃喜。

阮瀚宇此时的脸讳谟如深,谁也看不懂他的表情。

“别忘了,你的职责。”他偏过头去,眼神紧紧盯着木清竹的面孔,冷哼。

“当然,我时刻牢记在心,可阮总也别忘了你的承诺,对你来说不过举手之劳的事,二三天了也没有弄到手,而对我来说,灵感这样的事,也不是说有就有的,毕竟美好的灵感来缘于生活,是生活的沉淀,决不是急功近利的浮躁。”木清竹秀眉一扬,无害地一笑,不卑不亢地答道。

阮瀚宇冰凉紧缩的心脏突然像被流进来一幽温泉,感到一阵舒服。

他即刻避开了她的笑脸,转过头去。

该死的女人,在这种场合竟还笑得如此**,难道他已不可救药了,只要看到她的一举一动,都能浮想联翩。

太不可思议了!

书评(293)

我要评论
  • 家破人&亡,甚

    就像现在,她家破人亡,甚至与她曾经深爱过的男人逢场作戏,她也是笑得从容自若。

  • 开始抽&前的他

    什么时候他也开始抽烟了?木清竹暗暗心惊,以前的他从不抽烟,身上永远是那种淡雅清香的薄荷味,让她沉醉!

  • 心跳得&她否定

    心跳得厉害,这一刻,她很想转身就跑,可这个念头只在脑海里闪了下就被她否定了!

  • 她嘴角&淡淡一

    她嘴角动了动,眸色暗沉,淡淡一笑,干脆利落的说道:“我同意离婚。”

  • 润的肌&肤,凹

    洁白莹润的肌肤,凹凸有致的曲线,呈现在他面前,带着致命的诱惑!

  • 阮瀚宇&笑,朝

    很好!阮瀚宇额角的青筋跳了下,冷冷一笑,朝她勾了勾手指。

  • &这个冷

    还在很小的时候,她就爱着这个冷漠俊美的男人了,多少年了,爱他似乎已成为了生命里的一部份,就算他冷若冰霜,弃她如敝帚,她也从没有想过要离婚,为了逃避,她独自去了美国。

  • 当迷糊&渐渐苏

    当迷糊的意识渐渐苏醒时,已是凌晨了,木清竹浑身撕裂般的疼痛!

  • !曾经&恋着他

    干涩的痛很快就穿透了木清竹的身体,她的心很痛很痛!曾经,她迷恋着他。可他对她,只有冷漠和粗暴。

  • &在意料

    阮瀚宇嘴角的寒意幽深,俊美的脸上满是鄙视与厌恶,不就是为了钱吗,早在意料中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