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点了牛排,这家西餐厅是附近最准点的,你还需些什么?”景成瑞挑选出了一个清幽靠落地实施玻璃窗的角落坐下去。西餐厅高调清新淡雅,英文歌曲如小桥流水般飘散在空气里。落地实施玻西餐厅高调淡雅,英文歌曲如小桥流水般飘荡在空气里。。...

“我点了牛排,这家西餐厅是附近最正点的,你还需要些什么?”景成瑞挑选了一个幽静靠落地玻璃窗的角落坐下来。

西餐厅高调淡雅,英文歌曲如小桥流水般飘荡在空气里。

落地玻璃墙绿叶环绕,明亮通透,艳阳光辉很是耀眼,精致的纱质蕾丝薄帘分开二边,从桌子靠窗,可以俯瞰鳞次栉比大都市,人生众相,城市众相。

木清竹心中感叹,眼睛有丝湿润!

面前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带给她的温暖,那是从心里能感受到的,芸芸众生中,能有这么一个男人呵护她,她真的是幸运的。

“在想什么呢?”景成瑞凝视着她,面上挂着笑,这几年他经常跟木清竹一起吃饭,虽她表面上从来都是淡淡的微笑,但他知道她不是一般肤浅的女人,心中藏着事,只是不跟他说。

有次,他问他,你为什么会设计出这么令男人心动的汽车?他真的很好奇,一个女人怎么能有这种巧妙的思维呢,他黑瞳如漆,直望到了她的心里。

她没有瞒他,说出了心里话:她是为心爱的男人设计的。

当时的他心中很失落,但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他认识她在后。

后来追随她的身影来到A城,这几天才知道了她的惨况,她过得很苦,但从不在他面前流露难过,

包括现在,也是这样!

如果她能大声,趾高气昂的说说话,或许能舒坦一点,但她绝不会这样.

牛排上来了。

木清竹握着叉子,看着景成瑞望着她探究的眼神,叹了一声,浅笑着问道:“瑞哥,你会在A城呆多久?。”

景成瑞握着刀叉熟练的割着牛排,优雅绅士,慢慢割下一小块,放进口中品尝着,点头微笑,露出了赞赏的笑容。

“不错,这家牛排像那么回事,七成熟,鲜嫩可口。”他放下刀叉,倒进法国红酒,举杯,杯中腥红色的液体微微倾斜,激起人的食欲,“来,我们喝一杯。”

似空灵般“当”的一响,伴着瓮瓮的清脆回音,木清竹唇角向上勾起,“瑞哥,这一杯我敬你,感谢你对我的照顾,我先饮了这一杯,后面便不能喝多了,下午还要上班。”

“好,”景成瑞很爽快,仰头一口气喝下。

木清竹也一口气喝下去。

“小竹子,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会来到阮氏集团工作吗?”几杯红酒落肚,景成瑞的眼圈有点红,他注视着木清竹认真问道。

“我……”木清竹心中难受,却不知如何开口,很久后,吃下一块牛排,亦是认真地说道:“景总,我确实是有点事才回到阮氏集团的,与商业无关,请相信我,我在阮氏集团上班不会很久的,虽然我身在阮氏,但我懂得商业规则,知道怎样做人,公私会分得很清楚的。”

她语气很轻,却很诚恳,晶亮的眸子望着他,眼神清澈,带着点哀伤,那哀伤仿佛会随时流出来般。

景成瑞心中一紧,忙着点头,“我相信你,在决定回美国前,我暂时不会离开A城,正好也要在A城考察下,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我放心不下你。”说到这儿,从怀中取出一张金卡来,推送到木清竹桌前:

“小竹子,这是你的奖金,你设计的豪车已经红遍全球了,按公司规定这是你应得的报酬。”景成瑞面色郑重。

木清竹有点发呆,望着面前的金卡,那里有一千万,根据公司的协议,她能得到这么多钱!

可惜这钱有点迟了,为了给母亲治病,她不顾阮瀚宇鄙夷的眼光,卖身给了他,并且也答应了他的离婚请求。

一切都来得迟了!

可这就是命运!

她的手指轻抚着金卡,微微发抖。

心中异常难受,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一抬头却敝见阮瀚宇挽着乔安柔的手正从门外走来。

他俊颜如画,神彩飞扬,乔安柔性感妩媚,温柔可人,好一对金童玉女。

一瞬间,木清竹神志有些恍惚,慌忙低下了头,用手叉着牛排,却乱了章法。

“阮总。”服务生见到阮瀚宇进来,慌忙弯腰行礼,很快经理也跟着过来了,满脸笑容,点头哈腰。

“给我们随便上点东西,要快,下午还要有个会议。”阮瀚宇简短地吩咐道。

“好的,阮总,稍等。”经理赶紧点头,又略微给他汇报了些餐厅情况。

至此,木清竹才知道这家名叫“红茵河”的西餐厅原来是阮氏集团名下的,她真的应该想到在A城,无论哪行热门行业都离不开阮氏集团的影子,阮氏集团已经是无处不在了。

她站了起来想要离开。

景成瑞握住了她受伤的手,笑着朝她摇摇头。

阮瀚宇和乔安柔刚巧在她对面坐了下来,真是太巧了,但木清竹却相信,他并不是故意的,因为乔安柔一直挽着她,站在右边,拦住了他的视线。

他们刚落坐,阮瀚宇的眼睛一下就瞅到了正低头吃着牛排的木清竹,她的头很低,似乎在故意躲着他。

阮瀚宇身子一僵,眸色暗沉,锐利的双眼朝着他们望来。

木清竹立即感到如盲刺在背,似坐针毡,浑身难受。

“宇,我要杯芦荟汁,美容解毒,你要吗?”乔安柔顺着阮瀚宇的眼睛瞧了眼木清竹与景成瑞,脸上闪过丝不易察觉的阴笑,她嗲声嗲气地问着,身子却靠紧了他。

“来一瓶上好的红酒。”阮瀚宇答非所问,眼里的光一圈圈收紧。

服务生以最快的速度上好了红酒和牛排。

阮瀚宇挥挥手,服务生退了下去。

他熟练的拧开瓶盖,倒下了一杯猩红的液体。

站了起来。

“景总,全球知名的财团人物能驾临敝小店,真是令敝店蓬毕生辉啊。”阮瀚宇握紧了红酒杯,风度翩翩的走来。

景成瑞淡淡一笑,站了起来,很绅士地说道:“阮总,过奖了,不敢当,请坐。”

“来,这一杯,我敬你,先干为敬。”阮瀚宇自信却又不显张扬的一飞俊眉,仰头一口气饮下,大方地在木清竹身侧的坐位上坐了下来。

书评(353)

我要评论
  • 脚底窜&火星子

    寒意从脚底窜起,冷彻全身,心中隐藏的那点期望如同跳跃的火星子一点点熄灭,纯白的雪纺裙衬得她娇美的脸毫无血色,曾经的坚持也一点点被吞噬!

  • 美的脸&在意料

    阮瀚宇嘴角的寒意幽深,俊美的脸上满是鄙视与厌恶,不就是为了钱吗,早在意料中了!

  • 念头只&里闪了

    心跳得厉害,这一刻,她很想转身就跑,可这个念头只在脑海里闪了下就被她否定了!

  • 祸中去&妈妈还

    可就在前几天,她接到了医院的电话,爸爸在车祸中去世了,妈妈还躺在医院里。

  • ,她迷&漠和粗

    干涩的痛很快就穿透了木清竹的身体,她的心很痛很痛!曾经,她迷恋着他。可他对她,只有冷漠和粗暴。

  • &俊眸微

    阮瀚宇一怔,对她的回答很感意外,冰冷黝黑的俊眸微微眯起,抬眼打量着她。

  • 来,恍&如针尖

    心底的痛渐渐蔓延开来,恍如针尖扎在心房上,密密匝匝的围着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