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瀚宇深邃的目光扫过着超豪华如昔的婚房,眼里的光晦暗莫名的感觉。他与木清竹结婚了五年,仅有一年时间,她是呆在阮氏公馆里的,有五年,她逃去了美国。过去的一年里,她就呆在这间房里他与木清竹结婚四年,只有一年时间,她是呆在阮氏公馆里的,有三年,她逃去了美国。。...

阮瀚宇深沉的目光扫视着豪华如昔的婚房,眼里的光晦暗莫名。

他与木清竹结婚四年,只有一年时间,她是呆在阮氏公馆里的,有三年,她逃去了美国。

这一年里,她就呆在这间房里,而他除了结婚那晚,从来都没有踏进过这间房。

脑海里回想着结婚那晚,他喝醉了,醉熏熏地走了进来,带着报复与恨意毫无节制的索取她,那晚留给他的记忆早在不知不觉中嵌进了脑海深处。

那晚的美好,在潜意识里早已生根发芽了,要不然,三年后,当木清竹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竟会鬼使神差地提出让木清竹陪他一夜的要求来。

内心里的渴望似被人用手撩拨般难耐,气血逆流,他跌坐在从意大利进口的软床上,用手扶额,满腹心思。

再抬头时,诺大的穿衣镜照着他的俊容有些潮红,内心烦燥,他松开了T恤扣,猛然睁大了眼睛,靠着脖劲的胸前一片血红,粘乎乎的,他用手沾了下,那是血液。

他慌忙脱下了衣服,穿衣镜前,他白哲健硕的身上,一道道血红,触目惊心,眼前浮过一张苍白虚弱的小脸,滴着血的芊芊玉指,心里似被利爪抓过般疼痛,几个小时前,在车里,她在他身下挣扎着留在他身上的血液。

她手掌心里的血液,本来他是要带她去医院包扎的,却鬼使神差的被内心里突然涌起的怒火与欲望占据了!

他猛地站起来朝外面冲去。

彪悍的悍马发出压抑的低吼,重重辗过阮瀚宇的心里。

他发动车子朝着外面跑去,连续走了好几个医院都没有找到木清竹的身影。

彪悍的加装版悍马游荡在大街上,格外醒目。

该死的女人,手伤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回家了?

他心思沉沉,漫无目的地开着车子穿过大街小巷,期望着看到那个娇弱的身影,脸上却是苦笑,他不明白自己在干啥。

一条幽深,宁静的河涌横贯A城,黑暗幽深的角落里,杨柳低垂,微风徐徐,带着稍许凉意。

木清竹黯然神伤的抱着双膝坐着,眼里的光如死灰般暗沉。

堆积的啤洒瓶正静静地卧在脚旁。

只有在这安静的角落里她才能卸下强装的伪装,露出真实的自己,添渎着伤口。

几个小时前,她独自来到医院,清冼,上药,打吊瓶,好一阵忙活。

伤口里到处都是玻璃碎片,还有被阮瀚宇揉捏着她手时破碎的,片片钻进肉里,锥心蚀骨。

医生清理了整整三个小时,她紧咬牙关,连哼都没哼一声。

挂完吊瓶后,望着自己缠绕纱布的手,却不敢回家,害怕妈妈担忧。

妈妈远比她想象中坚强,知道爸爸的惨况后,没有哭泣,没有悲天悯人,只是抱着爸爸的骨灰盒整整睡了七天七夜,从此后丢开一切,只字不提爸爸的事。

她特意买了一打啤酒,提到了这条河涌边。

夜深人静,除了几对情侣,已经没有了什么人影。

保持着一个姿势不知坐了多久,全身发麻。

以前还在A城时,心中苦闷时也会来到这条熟悉的河涌边,静静地坐着。

拧开了一瓶啤酒,她仰头就喝。

滴酒不沾的她今天要喝酒!

心中酸痛,苦闷,无法排解!掌心中更是火烧般灼痛,她要借酒烧愁,麻木自己的神经,这样才能感觉没有那么的痛苦。

一瓶啤酒很快就进到了肚中,尽管酒精度数不高,可从不沾酒的木清竹双颊开始泛红,头也晕乎乎的,有种轻飘飘的感觉。

她笑了起来,抡起手臂,朝着河涌用力甩掉了手中的啤酒罐。

神经放松,心底也舒畅了不少!

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

“嗤”的一声,她又用力拧开了一瓶啤酒,啤酒罐中白色的汽泡冒出来,心中压抑也随之释放,她仰头猛灌。

今年25岁的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女孩了,自从嫁到阮家起,再也没有感受过任何欢乐,少女时代美好的生活如镜中花,水中月,一去不复返。

除了阮瀚宇对她的冷漠,还有阮家带给她的无尽的屈辱,辛酸。

她甩甩头,用手抹了把脸,脸上全是泪水。

三年前,才嫁进阮家没多久,就被婆婆扇了一巴掌,那时的阮瀚宇就站在旁边,看笑话般冷冷地望着她。

她不哭也不闹,像个逆来顺受的童养媳。

阮家的工人保姆因为婆婆的刁难,阮瀚宇的冷落,都不把她放在眼里。

乔安柔,那个时候就可以大摇大摆地登堂入室,扬眉吐气了,她的婆婆,阮母见到她时总是笑咪咪的,合不拢嘴。

那时的乔安柔虽然还没有走到阮瀚宇的身边!但她已经俘掳了婆婆的心。

不管她做什么,婆婆都是横眉冷对,横竖左右都不对,从没有给过她一个好脸色。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也不故道怎样去讨婆婆的欢心。

因为爱着阮瀚宇,她满心欢喜地嫁了进来,可是豪门森森,一切都不是她所想的那样。

阮瀚宇把她看成个贪钱的女人,婆婆更是把她当成了仇人,公公虽然没有说什么,也是不冷不热的。

三年前发生的那件事,导致公公气晕倒地,住进了医院直到现在都还躺在病床上。

可她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无法解释!

那个家再也容不下她了。

爸爸不容许她离婚,阮家奶奶更是不容许,面对阮瀚宇啒啒逼人的目光,她唯有逃避去了美国。

那个冰冷彻骨的家,离开,并没有多么难过与不舍。

只有奶奶,那个年事已高,慈眉善目的阮氏奶奶,眼里的光虽然浑浊,却闪着睿智与洞悉一切的精光。

她喜欢木清竹。

当初就是她的一道“圣旨”,阮瀚宇无奈之下,不得已娶了她!

嫁进豪门的木清竹从奶奶那里得到了温暖,奶奶对她的宠爱,使得婆婆更加看她不顺眼。

她的丈夫,几乎彻夜不归,看她的眼神永远冷若冰霜。

冷冰冰的日日夜夜,唯有那些汽车模型陪着她。

煎熬的心如在练狱里浮沉,想到奶奶,她的心里流过一丝暖意,脸色也渐渐缓和了些。

三年不见了,不知她老人家身子可好?

啤酒一瓶瓶喝下,她头胀得难受,胃里更是难受得想吐。

心扬小区门口,阮瀚宇的悍马车停了下来。

可他却不敢下来,更不敢登门造访。

这么多年来,做为木家的女婿,他从没有登门拜访过,更没有尽到做丈夫的责任。

他心虚,不敢贸然上门,怕看到木锦慈责怪的眼光,吴秀萍不满的脸。

他真的没有脸去见他们。

沉默了会儿,终究把车开走了!

书评(288)

我要评论
  • 一定是&脸上堆

    一定是幻觉,只一秒,面前女人的脸上堆满了媚笑,让他反感之极!

  • 就领教&过了,

    她的美好,早在那个夜晚他就领教过了,只是,越是美丽的女人,越善于伪装,他十分讨厌!

  • “这可&下头吻

    “这可是你自己愿意的。”阮瀚宇嘴角噙着冷冷的笑,猛地俯下头吻上去!

  • 这一切&刚刚开

    终于结束了吗?木清竹感到一阵轻松,心,却沉重得透不过气来!前面的路将会很艰巨,这一切才只是刚刚开始,她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 &唇贴着

    她的红唇贴着他冰冷的唇,带着淡淡的清香,阮瀚宇有片刻失神。

  • 头微偏&霸气。

    “陪我一夜,我就同意。”他一条长臂搭在沙发背上,头微偏,眼神冰冷,厚薄适中,弧线优美的红唇漾起轻蔑嘲讽的笑,浑身散发出与生俱来的王者霸气。

  • 的意识&裂般的

    当迷糊的意识渐渐苏醒时,已是凌晨了,木清竹浑身撕裂般的疼痛!

  • 啃骨头&,想起

    这是结婚以来她第一次主动吻他,可这哪里是吻?分明就是在啃骨头,想起她在装清纯,他只觉一股无名的怒火袭上心来。猛地将头一偏,木清竹的吻落空了,脚下一滑,整个人跌入他的怀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