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有点儿儿像机械通常,但是有点儿慢,倒也连贯流畅。  的话说他砍下的时候,是如此的缓慢地,那就好了。我在心中如是的期望。  但事实也没那么美好的。快如闪电,基本上在一一眨眼之间,英灵就了作完了砍的动作,半空中留下的几道很明亮的圆弧。标注了他劈砍的轨迹。“你说什么呢,兄弟。总之先把这个臭僵尸打了再说。”大黑不知道缘由,对于我那没头脑的道歉,自然不可能了解。。...

  “对不起,大黑哥。”我心生愧疚,道歉道

  “你说什么呢,兄弟。总之先把这个臭僵尸打了再说。”大黑不知道缘由,对于我那没头脑的道歉,自然不可能了解。

  见到怪物出现了,他立刻提起锤子冲了上去。

  “呔,你个老瘦干,吃俺一锤。”

  哐当,这是铁锤砸中铁板的声音。是英灵用剑架住了锤子,不是,并不是,英灵并没有动用手中的宝剑,而是伸出一只胳膊,挡下了大黑的这一击。

  与此同时,另一只持剑的手臂,缓缓升高,有点儿像机械一般,虽然有点慢,倒也连贯。

  如果说他砍下的时候,也是如此的缓慢,那就好了。我在心中如是的期望。

  但事实没有那么美好。快如闪电,几乎在一眨眼之间,英灵就已经作完了砍的动作,半空中留下一道明亮的圆弧。标示了他劈砍的轨迹。

  大黑的铠甲被划破,鲜血流淌,一道长长的伤口出现在他腰腹。血条明显的下降了五分之一。

  这时的我,也反应过来,绕到了英灵的后方,手中长剑突刺,只听的叮的一声。明明穿过铠甲的缝隙,刺中了英灵将军的身子。但却有如击打在铁板之上,丝毫没有入肉的手感。

  内甲?

  我心生疑虑。

  大黑爆出一声大吼,他的铠甲竟然被人突破了,这可是他用巨石矿卫身上采集的精铁打造的。光是这身铠甲,就差不多把提炼的精铁给用光了。竟然,就这么轻易的被人突破了,这可比他自己受到的伤害,还要让人愤怒。

  铁锤在空中抡了个圆,随后重重砸在了英灵将军的胸口上。那将军,立刻如同炮弹一般被轰飞了出去,结结实实的轰击在背后的墙壁上。

  这一下总该让你吃一壶了吧。

  我心里这么想着,并乘机帮大黑进行了治疗。铠甲上是整齐的切口,这让我意识到了,英灵的攻击比想象中还要犀利。我身上的这副轻甲,是决计不可能抵挡得住的。

  “扰我休眠者,杀!无!赦!”

  阴暗的角落里,传出英灵将军机械般的话语。一步一步的,将军迈着稳健的步伐,重回战场到的中心。这本是在预料之中的。

  然而,仅仅观察了一眼他的状态,我的心,刷刷刷,直往下沉了下去。

  英灵将军的血条,在承受了大黑的暴怒一击之后,竟然丝毫未动。准确的说是动了一丝,正如字面所说,是一丝,不到百分之一的伤害。就在不一会儿后,那一丝伤害,还回复了回去。我的脸色在这一刻不用说有多难看了。

  “都说僵尸是铜皮铁骨,这他妈还是真的啦。够硬,那些个道士,拿个桃木剑,就能打到绝对是假的。你说是吧,兄弟。”我不知道,大黑的这些话,是不是为了缓解现场的气氛,调整我的思绪。

  但听了他的话后哦,我如梦方醒。铜皮铁骨,这就是我要面对的挑战吗。

  拥有超强的攻击,过硬的防御,断绝了逃跑的后路,唯一给人的希望便是那缓慢的抬手前缀。

  将军的手缓缓抬高,那是劈砍前奏。脚下的速度,比预计的还要快速,仅仅两步,便到达了我的近前,手中的剑以我看不清的速度劈砍下来。

  噹,虽然看不清,但凭借着手臂的姿势,判断落下的轨迹,我还是能够做到的。提前架起的铁剑,挡住了将军的攻击。快速的攻击转化为了强劲的力道,我的人不受控制的,向后滑退。

  大黑乘此时机,从侧面发起了攻击。锤子袭向英灵的后膝,英灵不稳,侧翻在地,却在最后的时候,用手撑住了。

  就此时机,我挥剑向前,划过将军的脖颈,叮当声中,唯余下一道白痕。

  出乎预料的,将军的剑竟然在此时一个回砍,反砍上了我的腰腹。并没有先前那种缓慢的抬起前奏。

  不顾砍伤时的伤痛,我的思绪却被这突然的一幕,给抓住了。

  怎么回事?阴谋吗?

  不,AI虽然会高一些,但应该还没高到搞阴谋诡计的程度,那么就是设定了。

  什么设定,我推测了一下。

  大概是这样的设定,移动是缓慢的,但攻击却是快速的,只要判定为攻击,那么就可以快速完成。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得更加小心应战了。

  回春术,我现在有些庆幸,这个技能的不合理性。伤口在最快的时间内恢复,这节省了时间,让我可以第一时间再度投入战场。

  话虽如此,但我的攻击对英灵将军的伤害实在是太有限了。往往两下才能打掉一丝血,但这丝血,却在他的变态恢复力下,很快的回复了。就从结果上来说,我对他照成的伤害为零。

  好在我们是两个人,两人先后攻击,虽然照成的伤害微小,但叠加下来,还是能赶上将军的恢复力,给予他少量的伤害。

  与我们的吃力的攻击输出相反,将军对我们的攻击,却是效果拔群,一剑砍下来,基本无视了护甲的防护效果,一旦击中,必然入肉。及时有恢复技能,但受伤时的伤痛却没法全部消除。

  “到底什么情况,他的剑为什么那么的锋利?大黑,你觉得是什么原因?是那把剑的关系吗?”这样的情况实在太过诡异,直接劈裂铠甲,这得这么样的攻击啊。

  “我不清楚,那把剑应该是一个因素,但一定不是全部。这是一阶的怪物,再怎么说他的装备也只能一阶,别忘了,我这身铠甲可是我进阶到一阶锻造师后,打造的,及时材料有些不足,但也是能算的上一届的装备了。同阶的装备,竟然一下就被切开了,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秘诀。很可能和那剑的发光有关系。”

  “发光吗?”

  确实,每一次将军的攻击,都会在空中留下一道明亮的圆弧。原以为只是特效罢了,但现在一想,也许真有什么蹊跷,这样的光芒,唯一能让我联想到的便是剑技。

  百千华的十字斩,发动时,其剑尖便会发光。烈火的烈炎斩更是夸张,整个斧头都包裹了一层火焰。此外还有突刺,半个剑身发光。横扫,施展的武器,其用以攻击的那边会发光。

  技能的不同发光的方式不同。

  但是,这些个技能都会有间隔,基本不会轮番施法。但是将军的却是不同,非但没有什么起手式,也没有什么停顿间隔,完全就是信手拈来的普通攻击。

  但确确实实的,每次的攻击都附带着萌萌的亮光。这种情况,要么就是没有意义的特效,要么就是依附于普通攻击的,附加类技能了。

  而显然,根据几轮的战况,是属于后者了。

  依附类技能,并能大幅度的增加攻击力,无需发动间隔。

  这是我所能总结出的唯一答案。

  “该死,硬就算了,打了半天还能回血,真是火大。这样没打完,都得累死了先。啊,气死我了,超重击!”

  大黑的锤子,猛然发光,一个大一号的虚影,出现在锤子外围。由上而下重重的轰击在将军身上。地面破裂,将军的身子被砸低了一截。同时将军的血条也第一出现了大幅的滑动。虽说是大幅,但也才二十分之一。结合现在为止的所有攻击,英灵将军的HP才掉落了三分之一。

  而事实上,从我们开始攻击,到现在已经度过了半个多小时。半个小时的高强度战斗,不论是我还是,大黑此时都是气喘呼呼。体力的流逝,让我们的动作失去了一开始的灵活。没能躲避英灵攻击的次数,渐渐增加。

  而与此相反的是,英灵的动作,反倒是变得灵活了起来。像是长久未动的机械,在进行运转后,越发的流畅起来。

  种种的迹象表明,双方的实力对比,正在倒转,从一开始我们占据大上风,到现在双方的实力基本持平。

  这一点,从我们近2钟内都没能再打落,英灵将军的一丝血皮,最能体现了。而当我们的输出比不上他的恢复速度的时候,基本等同宣告我们的失败与死亡。

  “兄弟,撤吧,看来我们是打不过了。”

  “撤?但是入口……”

  “兄弟,别犯傻,那东西砸了呗。”大黑调皮的对我挤眉弄眼,指了指自己手中的锤子,毫不在意的说道。

  “哈哈,大哥果然是大哥。看来我秀逗了,大哥我这里挡住,砸门就靠您了。”

  似乎看见了希望,我立刻来了精神,如同打了兴奋剂一般。

  经过半个小时的战斗,英灵将军那几乎不可捕捉的快剑,我也已经慢慢的时候,瞅准时机挥剑格挡,并不是难事。只不过这样会让我这把新剑的寿命大大缩短。

  轰,剧烈的撞击声从身后传来,我知道,那是大黑在砸门了。这需要时间,而在这短时间内,我必须独自的挡下眼前这个家伙。

  噹,再一次荡开英灵将军的剑,我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脸上。枯黄泛白的干瘪面部,深陷的眼眶中是漆黑的空洞。

  虽然难缠,是不是的会蹦出几句固定台词。但总的来说,英灵将军的表现,并没有预料中的那么高智商。

  仅仅只是我多心了吗。就在我这个想法涌出的时候。

  眼前英灵将军空洞的双眼,突然亮了起来。

  身后大黑几乎在同一时间,使用了技能超重击,轰击石门。

  不好!我的心头,泛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书评(123)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