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获一级煅造师的称号,并拥用开铁匠铺的权利。  “就我们两个真的没问题吗?”漆黑的矿洞中,不时的传闻铁稿敲打矿石的声响,摇弋的火把,把人影照的左右晃动。  “没问题,没问题,我本来还想再找个完全恢复的。但那就兄弟你有的话,那就没问题了。而例如大黑,他的基础力量属性,一开始便是A评价。因此直接被城中的铁匠选中,成为了一名铁匠学徒。其后在打铁的过程中,力量再一次的得到了锻炼,最终,那个极不平衡的,近乎崩坏般的属性就出现了。。...

  一般来说,在这个游戏的初始,玩家的基础数值都在D-C之间,但也会出现一些偏差值较大的情况。

  例如大黑,他的基础力量属性,一开始便是A评价。因此直接被城中的铁匠选中,成为了一名铁匠学徒。其后在打铁的过程中,力量再一次的得到了锻炼,最终,那个极不平衡的,近乎崩坏般的属性就出现了。

  而这次的任务,便是大黑的出师任务。抵达矿洞的深处,击败守护的怪物,取得矿洞中的精铁矿,段造一件装备。

  任务完成后可获得一级锻造师的称号,并拥有开铁匠铺的权利。

  “就我们两个真的没问题吗?”漆黑的矿洞中,时不时的传出铁稿敲击矿石的声响,摇曳的火把,把人影照的左右摇晃。

  “没问题,没问题,我原本还想再找个恢复的。但既然兄弟你有的话,那就没问题了。而且这个地方,也不适合太多人。”

  “哦,听你意思你已经来过了,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兄弟,你到了以后自然就知道了。前面就是了,前面再拐个弯。到了。”大黑突然驻足,停顿下来。我的视线沿着侧边,划过他那高壮的身子,落向远处。

  借着火把传递出的微弱光芒,我看清了。眼前一个不大的矿坑,直径还不到十米,顶端距离地面也只有5米左右。一个圆滚滚的,差不多有两米高的的巨型岩石无比碍眼的占据了矿坑的中央。让本就狭小的矿洞越发的狭窄。这样的环境确实不适合多人作战。

  “虽然我想我的猜测没错,但还是让我确认一下,该不会你要打的那个怪物,该不会就是中间的那块大岩石吧。”

  “不亏是梁兄,一发中的啊。”

  “回去了。”我毫不犹豫的转身走人。

  “唉,梁兄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架不住大黑那强大的力量,我最终还没能逃脱。

  “你看啊,中间哪一个圆滚滚的大石头,周围又是个圆滚滚的密室,我就不相信了,它会没有滚动着技能,到时要怎么办,躲,这地方有地方躲吗?”

  “梁兄果真料事如神。还没开始打就知道了对方的技能,实在是太厉害了。其实我自己先前来过一次,才一下去,那个石头就立刻滚起来了,我只能逃走了。”

  “回去了。”

  “等等等等,梁兄,梁兄。并不是没有办法,其实我早有对策。你看!”

  “这是。”只见大黑从包裹中,拿出一个纯铁制造三角踏板。三十度的倾斜角,制造了一个50公分高的空隙。

  “你看兄弟,只要你躲在这后面,到时候那个大石头就只能从你头顶飞过去了。”

  “敢情你找我事看上了我的身高啊。”

  “怎么会呢,兄弟,哈哈哈哈。”

  看来没错了,大黑的反驳的速度,间接的证明了这点。不过现在,我并不打算追究这点。还是快点完成这个任务吧。为了冲和大黑熊手中解脱,也为了他许诺的那一件装备。

  我接过大黑手中的三角踏板,如想象中的沉重。吐了口气,跳下矿道,进入矿坑之中。就在我双脚踏上地面的时候,唰的一下,周围亮起无数火把,照亮了整个矿洞。同时,位处中央的守护怪物,巨岩矿卫动了。

  硕大的身躯,如同被丢出的保龄球,携带着莫大的威势在矿坑中滚动了起来。

  咣当,矿卫滚过三角踏板,整个踏板都跳动了一下。

  劲风拂过,那是矿卫滚动时带动的空气。空中划过一道圆弧,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矿卫巨大身躯结结实实的咂在地面上。整个矿洞,一阵颤抖,石砾和这尘土,从顶端落下。

  停下了?

  矿卫竟然就这么的停顿了下来,并不在滚动,说实话,这让我有些不安。很明显,滚动只不过是它的招数之一,而现在,这个手段无法起作用了的话。新的模式必然出现。

  似乎是为了验证我的猜测,巨岩矿卫立刻发生了变化。首先他的身高突的拔高了一截,在他的下方多出了三只矮小却粗壮无比的石腿。接着在岩石的两端,不,并不只是两端,在其背后,连同左右两边,一共伸出了三只长长的,拿着一把锋利石斧的巨臂。

  几乎就在石臂伸出的刹那,矿卫便发起了攻击。三把斧子一起横扫,好在我反应及时,用剑挡下了这次攻击。但即使如此,强大的力量还是把我给扫飞了出去。

  这力量之强,完全可以称得上怪力。我的身子重重的轰击在背后矿洞的墙壁上。HP毫不争气的向下滑了一截。

  就在这时。

  大黑一跃而起,伴随着一声怒吼,他的手中出现一柄巨大的打铁锤。咣!异常嘹亮的金属交极声,响彻整个矿坑。

  这是滑稽的一幕,一名高大的壮汉,拿着一柄锤,击打在圆滚滚的长着三只长手的大圆球身上。

  对于眼前这个场景,我唯一要说的就是

  “笨蛋!找死啊。快闪!”

  可惜我说的还是迟了些,矿卫的三只长手几乎在同一时刻砍上了大黑的身子。大黑那比我大了一轮的身子,以比我还猛的势头,倒飞了出去。

  我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紧盯着代表大黑的血条不放,不敢错过每个哪怕一秒的瞬间。

  绿色的血条一路下滑,不足四分之一的时候变为了黄色,不足十分之一的时候,变作了红色。看着那还在下滑的血条,我的呼吸停滞了。

  不,不要,不要死啊!

  停,停下了!

  血条在只剩最后一丝血皮的时候,停了下来。无以言表的喜悦涌上心头。我急忙赶了过去,运起了回春术,便没头没脑的治疗了起来,就连后背暴露在敌人眼前都没注意。

  “哇,这技能好厉害啊,一下子将回80%的血呢。嘻嘻。看来我不用死了。”

  余下的20%属于冲击照成的内伤,我是无法恢复的。

  “啊,你说什么呢,你可是差点死了,知道吗。真是,你能不能再蠢点,这要是在来个追击,你可就死定了。”

  没有追击,我猛的回过头去,却发现巨石矿卫依旧呆在原地。甚至都没有移动一毫米,不,是移动不了!

  本来,巨石矿卫的下方是三根矮小的短腿,就算速度不快,也应该具备移动能力。但现在,那三根短腿直接陷入了地面之中,已经完全动不了了。

  是这个人的那一锤造成的,这本来就是他的目地吗?当我把目光移到他身上的时候,大黑这家伙只是嘿嘿的傻笑了一下。

  应该是巧合吧。我在心里这么想道。

  虽说大黑把巨石矿卫给钉在了地上,把它那本就不多的移动能力,彻底变化为零,但事实情况,并没有好转多少。

  巨石守卫的石臂长约两米,再加上它自身的庞大个子,三根挥舞不停的石臂,基本造成了一个半径6米的危险禁区。

  一旦侵入其中必将遭受三枚石斧的攻击,那可是一不小心就会死的玩意。

  大黑面对这个状况,大黑你要怎么做呢?

  不由得我竟然有些期待,期待身边这个看似粗犷实则心思细腻的家伙,还能做出什么出乎预料的事情。

  “喂,兄弟,你能帮我,牵制住一根手臂吗?”

  “一根就行了吗?”

  “当然,一根就可以了。”

  “那好交给我吧。”一根的话,我的力量应该足以抗衡了吧。

  我绕到后方,才一接近,便立刻吸引了矿卫的注意,三根石臂齐齐向我攻来。

  看来,想要牵制一根并不是那么容易呢。但既然答应了,那就必须得做到啊,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面对袭来的三把石斧,我先是下滑,压低身子,躲过了一柄,随后,用剑挡住第二把,并借力跃起,躲过了地三把。这场面有点惊险,好在成功了。

  这时从护卫身上传来一阵震动,我知道那是对面大黑在进行攻击。

  三个石臂带着石斧,快速的转变方向,向另一边攻去,但我怎么能允许。毕竟人家可拜托了我,要挡住一柄啊。

  踏步向前,手中的短剑毫不犹豫的向着最近的那只石臂砍去。火星飞溅,铿锵声入耳,趁机也宰了一下中间的本体。好硬,不是一般的硬朗,好似直接砍在了一个铁球身上。不过因此,石臂的仇恨终于被我给拉了回来。

  单独对付一柄石斧,对我来说非常轻松,时不时的还能对本体进行下攻击。不过,闲了之后就忍不住的想要知道对面的状况。

  哪里双斧翻飞,金属敲击声,不绝于耳。而且更重要的是,隔三岔五的,整个巨石护卫都会震动一下。

  虽然好奇心很重,但我还是决定老实本分的把眼前的这只石臂给对付了。要不然坑了人家可就不好了。

  吼,明明没有嘴脸,巨石守卫却在最后死亡的一刻发出了悲愤的怒吼。我绕过倒地不能动作石臂,来到另一侧,只见大黑所站之地,整整比周围高了一块。

  这是什么情况,但我很快就发现了,不是高了,而是他周围的大地被削下去了块。这样的离奇场面反倒让我越发的惊奇了,到底发生什么。

  “哥们,刚好,快来帮我收一下矿石。”

  我看着手中的矿镐,再看了看四周平趟的大地,矿石?在哪呢?难道说,我不由得把目光移向了眼前的小矿山。

书评(374)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