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抱着自己手指不放的小狐狸,徐暖目光很难得地柔和温暖。但是不明白小狐狸为什么突然变为了黑色,但是,那就小狐狸不不愿意,她就肯定会将它交回去!“哎,我真的是它的主人,你我相信我!”封苧急忙作出解释,但是,声音是逐渐大大降低,望着黑色的小狐狸,她自己都会觉得,...
看着抱着自己手指不放的小狐狸,徐暖目光难得地柔和。虽然不知道小狐狸为什么突然变成了黑色,不过,既然小狐狸不愿意,她就绝对不会将它交出去!“哎,我真的是它的主人,你相信我!”封苧连忙解释,不过,声音是逐步降低,看着黑色的小狐狸,她自己都觉得,她这话一点可信度都没有。“你的小狐狸是白色的,这只小狐狸是黑色的,所以,你不可能是它的主人。”不管封苧怎么说,徐暖就是不答应将小狐狸还给她。理由很简单,只要不眼瞎都能看出来,手机里的小狐狸,跟她手里的小狐狸不是同一只呢。看着黑色的小狐狸,封苧欲哭无泪,小狐狸这么骚断腰的操作,她实在应付不过来啊。因为是重点名校,接到报警,派出所的警察很快就赶来了,等看到两个女生为了一只小黑狗报警,气得肺都要炸了,“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结果是为了一只狗浪费警力?亏你们还是大学生呢,不知道报假警是要承担责任的吗?”小狐狸说变就变,徐暖也很是无奈,但谁让是她报的警呢,认错是应该的,“对不起,警察叔叔,是我的错。”徐暖老老实实认错,却没有把小狐狸的异常告知警方的意思,万一他们抓了小狐狸做实验怎么办?小狐狸那么可爱,那么萌,她可舍不得。高高瘦瘦的警察小哥气得咆哮了,“对不起?!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还干什么?”“嗯?难道我要说没关系?”徐暖很是疑惑地问道。听到徐暖的回答,警察小哥一愣,好半天都没从徐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其他情绪来,大窘。这话,好像有点不对劲啊,是那里出了问题呢?看到徐暖认错的态度,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警察小哥的语气缓和了许多,“这次就算了,不准再有下次了。”“嗯嗯,我知道了。”看着徐暖被话痨的警察小哥教育了好几分钟,封苧躲在旁边一声不吭,警察小哥没认出来小狐狸的品种她已经谢天谢地了,哪里还敢去招惹熟知偶像剧套路的警察小哥?不过,还得尽快给小狐狸办个狗证了,免得引起纠纷。下次再丢了,一看狗牌,就知道小狐狸的主人是她,还用跟人苦苦纠缠吗?都是经验不足背的锅啊~“还有你,有什么事和和气气商量不行吗?非要闹到警方面前,有这个时间就好好学习,不要整天惹是生非的,女孩子,还是文文静静的最可爱。”无辜躺枪的封苧:我这样难道不可爱?就算因为二哥的关系,尊重军人,再说,信不信我豁出面子不要,送你跟大地亲密接触?只是,还没等封苧开口,徐暖扯住了封苧,“这次都是我的错,跟这位同学没有关系,我闹着玩呢,以为电话没打通,结果惊动你们了。”“看你们都是学生份上,这次就原谅你们了,记住,下次再报假警,我可不会放过你们了。”“记住了。”徐暖点了点头,态度十分真诚。又继续教育了几分钟,警察小哥才匆匆离开。封苧奇怪地看了一眼徐暖,看在她勇于承担错误的份上,她就不怪徐暖坑她的事情了。只是这个徐暖,明明她的记忆中,没有任何跟她有关的信息,为什么一看就很熟悉呢?难道她的记忆,除了二哥,还缺失了一部分?将徐暖的事暂时放下,封苧盯着小狐狸沉思,小狐狸怎么会变黑呢?还有,如何才能让徐暖松口呢?“徐暖同学,我没有骗你,这真的是我的狐狸,能不能把小狐狸还给我呢?”“这只狐狸,跟你的不一样,我暂时是不会给你的。”被小狐狸坑了,徐暖也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抱着黑皮小狐狸径直离开。就算是封苧的狐狸,小狐狸不愿意,她就不会还给封苧,轻易得到的,总是不那么珍惜。为了小狐狸着想,还是再多等一段时间吧。躺在徐暖怀里,蔫哒哒的小狐狸嫌弃地看着自己黑色的爪子,黑漆漆的,跟挖完矿似的,一点也不高大上。黑豆眼里流下了绝望泪水,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它怎么会变成这个丑样子?看着徐暖离去的背影,封苧欲哭无泪,说了大半天,为啥一个联系方式都不留啊?少女,你这么高冷,会没有朋友的。不过,这点小事怎么能难倒她呢?想起刚才在徐暖衣服上看到的班级信息,封苧吭哧吭哧跑去办公楼,去找计算机系三年级二班的班主任了。十分钟后,封苧捧着新鲜出炉的电话号码,笑的贼兮兮的,她只说了自己捡到了一把雨伞,将徐暖的样子一说,班主任就把电话号码给她了。至于雨伞,当然是她自己的啦。果然,还是校园比较单纯啊。回到宿舍,徐暖刚把小狐狸放在书桌上,就听见小狐狸惊恐的尖叫声。“徐暖,你这只狗狗怎么了?”上铺的林晓溪关切地问道,就算说话,她的目光也没有从手机屏幕移开,是以根本没有发现小狐狸的异样。“不知道,可能是饿了吧?”徐暖放下小狐狸,打开一个袋子,拿出一块饼干递给小狐狸。周围人的话,小狐狸都没怎么注意,木然地接过饼干,心灰意冷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它知道自己爪子变黑了,可没人告诉它,为什么它全身都变黑了?伤心捶地,它的盛世美颜啊!明明什么也没干啊,不对,它今天好像就只干了一件事,叽叽,嘴里吐出的话,变成一连串不明含义的叫声。再次望了望黑乎乎的自己,小狐狸委屈了,它为什么要否认啊,跟着封苧回去,除了封景昊那个变态,肉干那是想吃多少有多少啊。想不明白的小狐狸垂头丧气,小爪子抱着一块饼干,许久都没有吃完。徐暖默默将午饭中仅有的几块鸡丁挑了出来,放到给小狐狸准备的小碗中,“你是要吃肉吗?”看到鸡丁,黑皮小狐狸眼睛一亮,扔下饼干,飞快地跑到小碗边,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看着小狐狸吃得开心,徐暖浅浅地笑了起来,“贪吃的小家伙。”这时候,徐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徐暖一接通,下一秒,封苧活泼的声音传了出来。“徐暖,我想到办法了,我这里有小狐狸的毛发,咱们下午去做个dna鉴定吧!这只狐狸肯定是我的。”dna鉴定?!又不是在找孩子,万恶的资本主义!徐暖利索地挂断电话,“不去!”“不做鉴定也行,我还有办法确定这只是我的狐狸,咱们见个面吧?”看着包里满满的肉干,封苧信心十足。“不行,我没空。”看着吃完鸡丁,可怜兮兮地望着自己的小狐狸,徐暖有点烦躁地挂断了电话。有这个时间,她还不如下楼给小狐狸买个鸡腿。电话挂断了,封苧却丝毫没有气馁,一分钟后,又打了过去,“徐暖,我们谈谈吧,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我都可以的哦~”“……”打了十几个电话,徐暖那边也没松口,封苧找到计算机系的同学,打听到徐暖的宿舍,准备吃完午饭就去宿舍找徐暖,力争把小狐狸要回来。小狐狸的异常,她一定要弄明白!万一,就是一个解开真相的线索呢?

书评(197)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