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丢了,纯碎是她的锅,那就大家还得再次做朋友,态度自然而然要摆不端正。第二天一大清早,封苧就出门时找小狐狸了。顺着导航,封苧迅速找到了小狐狸前段时间会出现的位置,是一所校园,望着越发陌生风景,封苧好不容易忆起一个被她忽视好久的问题。但是她现在的多了几年的记忆...
小狐狸丢了,纯粹是她的锅,既然大家还要继续做朋友,态度自然要摆端正。第二天一大早,封苧就出门找小狐狸了。顺着导航,封苧很快找到小狐狸最近出现的位置,是一所校园,看着越来越熟悉风景,封苧总算想起一个被她忽略好久的问题。虽然她现在多了几年的记忆,可是现在的她,似乎还是名学生,而她这几天,完全没想过要去学校?大三的课程中,好像有个老古板教授的课,而且3次点名没到就要算挂科的那种?!夭寿,要死人了!身为一个学霸,要是真的挂科了,她的面子往哪搁?家里怎么就没人提醒她要去上课呢?大哥封景瑞:当总裁那么累,还要管小妹上不上学,我拒绝!二哥封景行:苧苧是最棒的,挂科算什么,开心就好。三哥封景昊:只要不打扰我做研究,什么都好说。一想到几个哥哥常常挂在嘴里的话,封苧顾不得找小狐狸,立马登录校园网,查看自己的课表之后,朝着上课教室飞奔而去。自己选的大学,重来一次也要读完。擦着点名的时间赶到,封苧累得气喘吁吁,坐在座位上不想动了。就在封苧走神的时候,旁边的同学推了推她,“封苧,你的课本呢?教授看着你呢。”封苧看了一圈四周,就她一个人桌上光秃秃的,啥的没有,连忙从包里掏出一个金属魔方,课本没有,她可以动手操作啊。只是,她这副明目张胆的小动作,成功让教授不满了,“这位同学,你来给大家说一说双电控电磁阀与单电控电磁阀的主要区别。”被教授点名,封苧脑子里,立刻就浮现出了双电控电磁阀与单电控电磁阀的的工作示意图,“单电控电磁阀只有一个电磁线圈,就像单作用气缸一样,带弹簧复位,带电一拉,线圈励磁,失电一推,弹簧复位。”“双电控电磁阀有2个线圈,就像双作用气缸一样,不带弹簧复位,两个线圈只能有一个励磁,是一推一拉的工作方式。”一口气说完,封苧擦了擦冷汗,幸好课上的知识她都懂了,不然还真不好应付教授。对了,既然都懂了,不知道作业可不可以不做呢?上课还行,作业还要重做一遍的话,就太心塞了。幸好现在是大三,没多少课了,不然她就更心塞了。“嗯,说得没错,请坐。”封苧的表现,教授勉强满意了,不过对封苧,却是更多了几分关注。这也导致封苧上了一节课后,本想找了个借口溜了,在老古板教授严肃的目光下,愣是没敢离开。逃课的计划受阻,封苧本来就有点气馁,不过,看到身边的热情的同学,更懵逼了。她是申请了学校宿舍,可基本都是放点东西,课程繁忙的时候休息一下,所以,跟班上的同学关系大多都是点头交。更要命的是,在她的记忆中,毕业都好几年了,点头交都已经变成了陌生人。所以,现在谁来告诉她,她旁边的几个同学,都叫什么名字?“封苧,你这几天都没来上课,是生病了吗?”这个同学,是同一个宿舍的,封苧有点印象,是个热情山东妹子,好像叫江晴晴来着。“嗯,生病了,才好没两天。”说一些小谎,避免更多的追问,封苧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她才不是有社交恐惧症呢。特别是,她们不熟。“喔,那是该好好休息。”江晴晴笑着答道,有点疑惑地皱了皱眉,封苧看她,怎么感觉像跟陌生人说话一样呢。“嘿嘿,课程更重要嘛。”封苧笑着答道。既然是同一个宿舍的,肯定不能太疏离了,毕竟又重新认识了一次。“嗯,我们宿舍,就你最爱学习了。”江晴晴点了点头,除了几个熟悉点的同学,从没见过封苧对人这么亲切,刚才果然是她的错觉。“哎,既然不住学校,干嘛申请宿舍啊,前两天辅导员还在问呢。”同一个班级的马媛在一旁酸溜溜地说道。这人是班里的八卦达人,名字忘了,不过性格封苧还是大概了解的,班级里有个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她的火眼金睛,对这种人,封苧根本不搭理她。“你生病了,那这两天的课堂笔记你要吗?还有作业?”坐在封苧前面的一个男生,很有礼貌地说道。这人好像是班上的班长,封苧迟疑了一会儿才认出来,不过,封苧可自认是学霸,自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不用,我已经看过书了,跟得上的。”就算过了3年,对她来说,应付这些课堂的知识也没有任何压力,封苧表示,有个几乎过目不忘的大脑,就是这么任性!上课铃响了,封苧松了一口气,对于他们来说,她是几天没见的同学,但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跟名字都快忘完了的同学聊天,实在是有点压力山大啊。下了课,再次定位小狐狸的位置,小狐狸还在学校的范围内,封苧走得飞快,顺着地图去找小狐狸了。走到图书馆旁边,封苧转换了两个方向,锁定了位于路线交叉点的少女,“同学你好,请问你是不是捡到一只小狐狸?”“什么样的狐狸?”短发少女抬起头,眼光从古板的框架眼镜中透出,冷漠地看着封苧。一看就是不好接近的少女,不过小狐狸应该就是在她手里,为了小狐狸,她只得硬着头皮上了。封苧内心不断吐槽,不过表面还是十分冷静地翻出小狐狸的照片,将手机递到少女的面前,“是一只雪白的,手掌那么大的小狐狸。”接过手机,徐暖仔细看了看,的确是跑到她身边那只小狐狸。“哦,那是雪狐,你确定?”确定是自己手里那只狐狸,徐暖也没有归还的样子,小狐狸一看就是自己离开的,那它的主人肯定对它不好,她才不会把小狐狸交给一个没有爱心的人。“确定,确定。”封苧连忙点头,看来,这个同学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实在是太好了。只是,封苧高兴还不到三秒,就见徐暖掏出了手机,拨通了110的电话,“你好,这里是科技大学,有人贩卖野生动物。”打完电话,徐暖这才看向封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刚才报警都忘了说违法者的名字了,真是失误!“不是啊,这狐狸就是只普通的狐狸。”看到徐暖的操作,封苧傻眼了,一言不合就报警,这位同学,你脑袋转这么快,皮皮虾都赶不上好吗?想毕,封苧再次递上自己的手机,“你看,我给它装了定位,显示就是在你这里,我就是小狐狸的主人。”“不是,吼吼。”不是,不是,那个女人才不是它的主人,小狐狸捂住嘴,躲在少女的背包里疯狂摇头。好不容易才离家出走,它还没玩够呢,才不想回去。“给我看看。”能够给宠物装定位,应该还是对小狐狸还是比较上心的,徐暖掩饰住心底的诧异,接过手机,在周围转了一圈,确定定位是真的,这才将小狐狸捞了出来。只是,看见小狐狸的样子,徐暖的动作愣住了,稍后,缩回自己的手,“我这只,好像不是你的那只小狐狸。”哦漏!小狐狸,你怎么变成黑漆漆的一团了?难道她的定位失效了?封苧看了看小狐狸,又看了看手机,彻底傻眼了。

书评(409)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