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沈大哥,你太很厉害了!”等沈煜城忙完了,封苧也明白自己这一次太理智了,立刻重新开启自救模式。实际上也也不是理智,真的是运气太差了,很难得一次有机会偷看,正好就被人逮个正着。运气差的人,是这么辛酸。沈煜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眼神一利,这么一动,衬衫居...
“哎,沈大哥,你太厉害了!”等沈煜城忙完了,封苧也知道自己这次太冲动了,立马开启自救模式。其实也不是冲动,实在是运气太差了,难得一次有机会偷窥,刚好就被人逮个正着。运气差的人,就是这么心酸。沈煜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眼神一利,这么一动,衬衫居然染上了一丝污迹,该死,又给几个俘虏一人赏了一脚,对着封苧神色也冷了下来,“别拍马屁,下次还敢自己一个人逞强吗?”“下次绝对不敢了。”封苧重重地点头,沈大哥,请看我真诚的眼神!沈煜城的声音更冷了,“还有下次?”闻言,封苧心中一塞,沈大哥,你的形象还是那么高大上,咋就不能按套路走一次啊~“没有,没有下次。”看着呆愣着不动的封苧,沈煜城有点不耐烦了,赶紧办完事他才回家换衣服,磨蹭着干什么呢?“没有就赶紧走,不是说还要救人吗?”“哎哟,我的脚,好像崴了。”封苧摇摇晃晃地朝着沈煜城走过去,坚决不承认自己是腿软了,沈煜城也不拆穿,顺手将她扶住。“你们也是为了配方来的?”屋内还剩一个光头男,胳膊上纹满了纹身,看起来很凶恶,不过,抵着梁臻妈妈脖子的刀锋,却在微微颤抖,很快,梁臻妈妈的脖子就有血丝渗出。“啥配方?”封苧和沈煜城面面相觑,这男人,居然是冲着什么莫名其妙的配方来的?问题是,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配方啊。“姐姐,救救我妈妈!”听到梁臻微弱的呼唤声,封苧推了推沈煜城,“沈大哥,好人做到底,帮帮忙呗。”“哼。”沈煜城冷哼了一声,没说救还是不救。这傲娇的回答,是救还是不救啊?这一刻,封苧深深地觉得,沈煜城有点飘了。但是想想对方的武力值,瞬间又觉得,飘,也是理所应当的啊。不过,目前最重要的是,怎么把眼前的人救下来。梁臻妈妈已经昏迷,还不知道什么地方受伤了,梁臻躺在地上,不帮倒忙就谢天谢地了,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封苧还在绞尽脑汁想办法呢,沈煜城直接掏出一把枪,对准强弩之末的光头男,“放下你手里的刀,我饶你一命。”“我不相信你,我其他的兄弟呢?”光头男气势汹汹地吼道,手却抖得更厉害了。趁光头男争辩的间隙,沈煜城直接开枪,打中光头男持刀的右手。就在封苧和沈煜城的注意力都落在作坊内时,包里的小狐狸探出头来,刚才差点就被扔出去了,有一个不靠谱的主人,实在是太可怕了。现在应该没危险了吧,小狐狸从包里爬出来,小鼻子动了动,这地方好香,肯定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想毕,朝着香味来源奔了过去。“啊~”光头男中弹了,对人质暂时没有什么威胁了,沈煜城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几个箭步冲了上去,抄起旁边的椅子,重重地砸在光头男身上。砰,椅子打在肉上的声音,听着都好痛,封苧听得心惊肉跳,不过却没有任何同情的意思,反而有点暗爽。她可不是什么圣母婊,要不是沈煜城及时赶到,受罪的就是她了,所以,再打狠点才好呢。不过,看到沈煜城的操作后,封苧深深地羡慕嫉妒恨了,实力啊,都是实力不足的错,要是她像沈煜城这么厉害,哪里还怕这几个小毛贼?只是,要想像沈煜城这么厉害,她这辈子只能想想了。直到光头男没有任何反抗的力气,被绑得严严实实,封苧也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凑上前去,帮梁臻妈妈松绑。“沈大哥,梁臻他们受伤了,我们现在怎么办?”“打120叫救护车,报警,这些都要我吩咐你吗?”沈煜城没好气地说道,能来帮忙已经是看在封苧的面子上了,难道他还要负责后续事宜吗?抱歉,他可没那么闲。“明白了!”封苧拍拍自己的脑袋,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忘了,刚才她肯定是被沈煜城打人的动作帅懵了!碍事的全部都解决了,封苧理智也回笼了,立刻就腿不软气不虚了,先查看了一下梁臻和他妈妈的情况,确认身上没有致命伤,才打电话叫救护车,报警。等封苧打完电话,光头男被捆起来了,外面四个壮汉也被沈煜城拎了进来,扔在光头男旁边一起排排坐。事情完美搞定,话说,真的不审问一下什么配方的事情吗?不过,看沈煜城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封苧也绝了审问的心思。主人家一个昏迷一个是小孩,作恶的人一个个都是些二流子,她才懒得跟他们说话。还是交给警察吧,救人的事他们干了,总得让警察也有事情做吧。不过,现在没事干了啊?虽然沈煜城一句话也没说,可封苧还是从他那张俊脸上看出了不爽,封苧想了想,去沈煜城的车里拿了一瓶矿泉水,狗腿地递上,“沈大哥,今天多亏你了。”“嗯。”沈煜城淡定地点点头,以前打架不觉得,可是看着封苧崇拜的目光,作为强者的成就感油然而生,沈煜城觉得,他好像有点理解封景行当老妈子的感受了。有人依靠,有人崇拜,这感觉,还真的不错啊。不过,稳住,他的人设不能崩。沈煜城满意地打开矿泉水,刚喝了一口,眉头就皱了起来,他的胳膊上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灰扑扑的手印?敏锐的目光转向旁边封苧,沈煜城嫌弃地拧好了矿泉水盖子,刚才,他肯定是被封景行附身了。看到沈煜城眼中的笑意消失,一身狼狈的封苧擦了擦不存在的冷汗,哎,沈大哥气场果然足,跟他说话压力真大。她还是去安慰安慰梁臻小朋友吧。警察来得很快,五个歹徒一个不落,全都带走了。沈煜城和封苧一起去警局做了笔录,又匆匆赶回了医院。没办法,梁炳生还没有回来,梁臻和她妈妈还在医院躺着呢。等一切尘埃落定了,梁炳生才匆匆赶了回来。接到封苧电话的那一刻,梁炳生是很警惕的,不过看到病房里气息奄奄的老婆和儿子,又忍不住庆幸。“谢谢,不知道两位是怎么遇到这事的?”偶然路过,精明的梁炳生是不相信的,难道同样是冲着配方来的?封苧可不管梁炳生怎么想,她是帮人的她心虚个毛线?“你家人的情况,待会医生来了会给你说,至于我,只是个被你们调料吸引,想要合作的路人。”“今天本来想等你回来谈一下合作的,不过估计你现在也没心思,等你处理好家里的事情再说吧。”梁炳生是个谨慎的人,为了自己的美食事业,封苧将自己来意说清楚,再次留下自己的姓名和电话号码,“有事可以打这个电话联系我,对了,你这次采购的栀子花品质不错,记得多备点,钱不是问题。”梁炳生看了一眼封苧,认真地收下名片,放到裤兜里,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他不会给出任何承诺,“我明白了,封小姐,谢谢,处理好家里的事情,我会跟你联系。”

书评(241)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