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了家直接评价好的餐厅,将小狐狸喂得肚儿溜圆,封苧成就感满满。就连桌子上被拆的乱七八糟,再也没有装不回去的金属魔方,也没能打搅她的好心情。而已,刚从餐厅出,走到一个小巷子前,闻见一个尤其的香气,封苧意外发现,她饿了。这就有点儿尬尴了。上次她顾着着投喂小...
找了家评价好的餐厅,将小狐狸喂得肚儿溜圆,封苧成就感满满。就连桌子上被拆的乱七八糟,再也装不回来的金属魔方,也没能打扰她的好心情。只是,刚从餐厅出来,走到一个小巷子前,闻到一个特别的香气,封苧发现,她饿了。这就有点尴尬了。刚才她只顾着投喂小狐狸,忙着拆三哥新研制出来的魔方,压根没想到饿,没想到闻着这股香气,肚子就开始造反了。“唔,好香!”小狐狸吃得饱饱的,闻到这股香气,觉得自己还能吃下两只鸡腿,不知不觉就说出了声。“忘了我提醒你的事情吗?不要在外面随便说话,小心有人听到了。”封苧将小狐狸冒出来的头按回包里,警惕地看了一下四周,见周围的人都没注意到异常才松了一口气,小狐狸那么萌,她可不想小狐狸被当成妖怪打死。“本大爷不说了!”小狐狸再次伸出头,贪婪地吸了一口香气,挣扎着说道。“还说!”封苧拆开一袋肉干,递给小狐狸,这才堵住它的嘴。闻着香味,吃着肉干,小狐狸总算满足了。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小狐狸,封苧扶额,不过短短一天,她就养成了随身携带肉干的习惯,吃货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强大了。闻到那股香气,封苧想了想,沿着小巷子,朝香味的来源慢慢走过去,刚好肚子饿了,正好去尝尝鲜。走进小巷子,看着周围的店铺,封苧觉得越来越熟悉,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地方,她似乎来过?直到走到一家破旧的小作坊面前,看着作坊上“百味香”三个字,封苧才反应过来,上辈子她虽没什么事业心,也折腾了不少有趣的东西。百味香牌火锅调味料,就是她偶然在一个小巷子里发掘的美食事业。而调料来源,可不正是这条巷子里的小作坊,难怪她会觉得这地方熟悉。靠近作坊,香味更浓,用这种调料做汤底,不仅美味,还能最大限度激发出食材本身的特性,只一想,封苧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封苧兴冲冲走进作坊,一进去,就被空气中回荡的香味征服了,还是熟悉的味道,所以,为了美味,她的美食事业还是继续开起来吧!作坊有点陈旧,墙壁泛黄,工作台也在成年累月油脂的浸蚀下,变得黑亮,不过却不显得脏乱。作坊里只有一个七八岁左右,瘦弱的小男孩,封苧避开桌椅,摸出一块巧克力递给小男孩,好脾气地笑了笑,“小孩,你家大人呢?”小男孩叫梁臻,封苧上辈子也见过,是梁炳生的继子,想起以前为了说服梁炳生同她合作,她可没少在这怪脾气的孩子身上花功夫。封苧欣喜的同时也不免头疼,这孩子,可千万别再跟她作对了。“我去叫我妈妈出来。”看到陌生人,梁臻似乎是有点害羞,巧克力都没拿,转身朝后院跑去。咦,这孩子居然还害羞?不对,妈妈?梁炳生居然有妻子?一想到这里,封苧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早来半年,她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等梁臻牵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出来,封苧眼前就是一亮。面前的女子,面貌只是中上,却十分白皙,当她出现时,这个稍显阴暗的作坊,都瞬间明亮了许多。果真是一白遮百丑啊,难怪梁炳生有钱后,也看不上其他女人,自觉真相的封苧朝着女子笑了笑。“你好,我叫封苧,我很喜欢你们做的调料,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合作?”听到封苧的话,女子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笑了笑,在梁臻的手上写了几个字。梁臻低着头看了一会,飞快地将女子的意思传递给封苧。“爸爸,我妈妈说等我爸爸回来才行。”“哦,那你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呢?”梁臻妈妈不能说话,封苧也不着急要答案,今天的相遇本来就是偶然,不过既然诚心想要合作,能提前接触一下自然更好,免得梁臻这个小捣蛋鬼捣乱。是的,虽然现在梁臻看起来挺乖的,可有上辈子的记忆,封苧还是忍不住担心。这次,没等妈妈写字,梁臻已经脆生生地回答道,“我爸爸晚上回来,七八点的样子就能到家。”封苧看了看手表,现在4点多,等梁炳生回来还有两个多小时,她刚好可以出去喝个下午茶。“那我晚上再过来,这是我的电话号码,等你爸爸回来,记得让他联系我哦。”封苧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顺便将包里的巧克力都递到梁臻手上。“这是送你的,很好吃的,你尝尝看?”小孩子嘛,能抵挡零食诱惑的,简直不要太少哦。封苧暗自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梁臻看了他妈妈一眼,见他妈妈点头后才接了过来,小心地撕开一个,递给自己的妈妈,等他妈妈咬了一口,这才慢慢地啃了起来。这小破孩,居然这么乖?封苧有些惊讶,却直觉跟他妈妈有关,走的时候,不免多说了一句,“要是遇到麻烦,也可以找我,我可是很厉害的!”“我爸爸最厉害。”梁臻小口小口地吃着巧克力,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像个乖巧的小松鼠,闻言,顾不得嘴里的食物,自豪地说道。梁臻妈妈摸了摸儿子的头,脸上也泛起笑意。面对截然不同的梁臻,封苧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嘿嘿,我比你爸爸还厉害!”“才不会,我爸爸最厉害了。”梁臻撅起嘴,很不服气地说道。“那可不一定哦。”逗玩梁臻,封苧拍拍屁股就走了,小孩子,再欺负下去就没意思了。看着封苧得意洋洋的背影,梁臻气得差点将手里的纸条给扔了,不过,想到这是要给爸爸的,才紧紧地攥在手里。直到很久以后,梁臻都在庆幸,当时的他,没有扔掉那张纸条。梁炳生今晚就要回来,想着合作的事情,封苧就没走远,找了家安静的咖啡厅消磨时间。夕阳落下,暮色渐浓,一辆黑色的车,朝着梁家巷巷子深处驶去。小狐狸的伤好得很快,爪子上已经看不到受伤的痕迹了,不过小小的一团,吃的东西却是它身体的好几倍,难道小狐狸的天赋是吃?不然为什么才吃了东西,现在还能塞下这么多甜点?想到这里,封苧自己都笑了起来,这天赋,难怪跟她合拍。“哎,小狐狸,尝尝这个蛋糕,很好吃哦。”吃到各种好吃的蛋糕,小狐狸的心情很好,不过,想起那个戴眼镜的变态,就忍不住忧伤。到底离不离家出走呢,这是个严肃的问题,算了,还是先吃美味的蛋糕吧。小狐狸自顾自地吃了起来,公共场所嘛,理所当然的,小苧子想不理就不理,反正它就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狐狸。天色已暗,估摸着梁炳生快回来了,封苧正准备出发去作坊,表示自己合作的诚意,电话却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会是谁呢?

书评(113)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