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真的对不起,我立刻给你伤口包扎。”望着小狐狸失落的眼神,封苧心都揪了出来,小狐狸很最重要的,但是,让她表示拒绝二哥,她也办将近。小狐狸的意见,除了封苧,封景行和封景昊是一点儿也不在乎,封景昊更是沾了一点儿小狐狸的鲜血,抹到封苧手上,一本正经地地说,“...
“小狐狸,对不起,我马上给你包扎。”看着小狐狸失望的眼神,封苧心都揪了起来,小狐狸很重要,可是,让她拒绝二哥,她也办不到。小狐狸的意见,除了封苧,封景行和封景昊是一点也不在意,封景昊更是沾了一点小狐狸的鲜血,抹到封苧手上,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看小说里都是这样写的,苧苧看看有什么反应没有?”三哥,你是看了什么奇怪的书?封苧一头黑线地瞧了瞧手上的鲜血,没有血腥味,反而有股淡淡的清香,貌似真的有点奇怪啊。三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过了好一会,依旧没什么反应,封景行看着鲜血,若有所思,“手上不行,难道要抹在眉心?”“二哥,你别被三哥带偏了。”封苧刚反驳,封景昊已经行动了,“有道理,我马上试试。”于是,封苧眉心又多了一滴小狐狸的鲜血。看到自己的鲜血被糟蹋,小狐狸浑身就是一软,这些人,居然这么浪费它的鲜血,他们难道都是魔鬼吗?咦,它怎么知道是糟蹋?不管了,流血太痛了。“你们都是魔鬼,呜呜~”没有人站在自己这边,好不容易有个撑腰的,还是个不讲信用的墙头草,形单形只的小狐狸悲愤地哭了起来。“没反应。”等了一刻钟,依旧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封苧擦掉手上的血迹,看小狐狸都哭成泪包了,心底涌上一股歉疚,“不用再实验了,小狐狸爪子受伤了,我先给它包扎一下。”“放心,我有分寸的。”封景昊拿出一包药粉,轻轻洒在小狐狸的爪子上,小狐狸的血瞬间就止住了。封苧仔细看了看,小狐狸爪子上的伤口浅得几乎看不见,连包扎都省了,“三哥真厉害。”“等一下,我又想到一个好方法。”封景昊推了推鼻梁上方的眼镜,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于是,等小狐狸紊乱的心跳再次平静一些的时候,它已经躺在一口锅里了。隔着透明的锅盖,它似乎还能听到封景昊自恋的声音,“苧苧放心,普通的手段都弄不死妖怪的,所以,我们蒸一下,说不定就能发现小狐狸的本事了。”“嗯,有道理。”封景行一本正经地点头,事关苧苧安危,还是慎重点比较好,再说,那只无法无天的小狐狸,教训一下也不错,免得它跟个大爷似的,一天到晚折腾苧苧。他可是知道,光是晚饭后,为了给小狐狸拿吃的,苧苧都往厨房跑了四五趟了。唯有封苧,看着锅里的小狐狸,心都提起来了,“三哥,你小心点。”“苧苧放心,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封景昊细心地调整温度,很是自信地说道。在锅里蒸了接近20分钟,小狐狸除了狼狈点,依旧活蹦乱跳。叽叽,这个戴眼镜的是魔鬼,出锅的那一刻,小狐狸的内心依然是崩溃的,在这个家里它一点人权都没有,它一定要离家出走!这一刻,小狐狸是悲愤的,然而,它却忘记一个残酷的事实。它不是人,所以,人权这个东西,在封家,它木有!经历了高温蒸煮,小狐狸依旧嘛事都没有。成功采集到小狐狸的血液和毛发,封景昊依旧有点不满意,他可不认为靠这两样就能弄清楚小狐狸的来历,“苧苧,能将小狐狸给我研究一下吗?”“三哥,过段时间吧,小狐狸现在有点怕你。”封景昊的要求,封苧果断拒绝了,对小狐狸她已经失言一次了,决不能再失言第二次。小狐狸虽然是只狐狸,可是它会说话,她就不能只把它当做一只普通的狐狸看待。而且,三哥一出现,小狐狸就吓得缩到盒子里,看起来真的好可怜啊。听到封苧拒绝的话,小狐狸刚松了一口气,就瞥见封景昊眼镜中透出的冷光,伸出的脑袋,立马又缩了回去。有这个戴眼镜的魔鬼在,它都快有心理阴影了,这家没法呆了,它要离家出走,立刻,马上!鸡腿、肉干、蛋糕…这些统统都拦不住它!嗯,说得都有点饿了,需要多吃点肉才能缓解,既然如此,明天吃饱后再行动吧!有了二哥的记忆,却偏偏什么都想不起来,还有一个会说话的小狐狸,封苧又是兴奋又是担忧,折腾了大半夜才睡着。结果,等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醒来,封苧精神也不是很好,迷迷糊糊地打开衣帽间,看着一溜暖色调的衣裙,傻眼了。她以前的眼光,还真是一言难尽。好不容易挑了件没那么幼稚的牛仔裙,封苧松了口气,幸好身材没怎么变,不然,二哥他们肯定要起疑。刚一开门,封苧就看见自家三哥又守在房间门口了,差点下了一跳。她自己的脸色已经算是很差了,可看到封景昊还是吃了一惊,黑眼圈这么明显,三哥这是一晚上都没睡吗?“三哥,你没睡好吗?”封景昊摇了摇头,拿出一个小小的颈环,递到封苧面前,“没事,昨天做了一晚上的实验,待会就去休息,给,这个送你。”颈环很小,上面还有个红色的蝴蝶结,封苧一看,笑得眉眼弯弯,“谢谢三哥,小狐狸应该会很喜欢的。”原以为三哥不喜欢小狐狸,没想到还专门送礼物给它,看来,昨天是她误会了。“谢什么,你给小狐狸戴上,看看合不合适。”封景昊笑了笑,催促着封苧将颈环给小狐狸戴上。小狐狸本来就巴掌大的一团,现在带了个蝴蝶结,看起来更萌了,封苧是越看越喜欢。“很合适,不过这个太精致了吧?”只是一个颈环,还用指纹才能打开,三哥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封苧的话,封景昊根本不在意,“不麻烦,小狐狸这么可爱,万一被人拐走了怎么办?戴上这个颈环,还能定位呢。”“也对。”小狐狸可能跟她来到这个世界有关系,可不能让其他人拐走了,三哥这么为自己着想,封苧自然采纳了封景昊的建议。“收拾好了就下去吃饭吧,今天廖姨做了你喜欢的红烧排骨。”封景昊亲昵地拍了拍封苧的肩膀,带着封苧一起下楼了。连夜做了实验,小狐狸他还没研究出个眉目,可不能让实验材料跑了,只要有定位,小狐狸就跑不出他的手掌心。“吃饭了?本大爷要吃鸡腿!”小狐狸睡得迷迷糊糊,听见吃饭立刻就清醒了,压根没注意到,脖子上突然多了个蝴蝶结。

书评(179)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