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欢认识宋钦轩这么久,第一次看他这么在意一个人。并且但是一个女人,三番五次的一次出手护着。一时之间脸上阴晴没准。宋钦轩缓缓地地走下楼梯,站到柳沫身边,紧紧地盯着百欢非常有宋钦轩缓缓地走下楼梯,站到柳沫身边,紧紧盯着百欢十分有压迫感的说:“百欢,我记得我警告过你。我护着的人,谁都不准碰。”。...

百欢认识宋钦轩这么久,第一次看他这么在乎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三番五次的出手护着。一时间脸上阴晴不定。

宋钦轩缓缓地走下楼梯,站到柳沫身边,紧紧盯着百欢十分有压迫感的说:“百欢,我记得我警告过你。我护着的人,谁都不准碰。”

百欢咬了咬嘴唇,仍然不甘心:“钦轩,你到底被她灌了什么迷魂汤。这么一个下贱的女人,你怎么就……”

“够了!”宋钦轩把百欢的话喝断:“你是在说我宋钦轩的太太下贱吗。”

柳沫坐在一边,怔怔的看着宋钦轩。她已经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护着他了,好像一直以来他就这样帮她护她。

百欢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冲着宋钦轩伸出手,露出自己的钻戒:“钦轩,你看到这个订婚戒指了吗。我才是你的未婚妻,我才应该是你的太太。”

客厅里的气氛剑拔弩张,一时间柳沫的心提了起来。百欢这么好,这么优秀。站在一起和宋钦轩如此般配,其实她才是那个多余的人。

宋钦轩明显不这么想,他看了一眼那个戒指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垃圾:“不过一个普通的戒指,我的太太是柳沫,百小姐你记住这一点。”

百欢满脸煞白,这宋钦轩明显就不承认这个婚约。

从小被人捧到大的百欢那里受到过这个委屈,眼睛里都快冒出来火星了,死死瞪这柳沫。碍于宋钦轩,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柳沫的心却是好像被什么集中了一般,在她和什么都好的百欢之间,宋钦轩毫不犹豫的站在了她这边,看着百欢手上的戒指,柳沫觉得刺眼极了。

她看着柳沫气急败坏的样子,抬头看着宋钦轩说道:“老公,你还没有给我买过戒指呢。”

宋钦轩一时有点怔了,这是柳沫第一次叫他老公,听起来居然这么顺耳。他看着柳沫空空荡荡的食指,正色道:“沫沫,我会买给你最好的钻戒。”

他的女人,值得这世界上最好的。

柳沫听着却有点吃味,他明明都给百欢买过戒指了,撒娇道:“老公,你已经给别的女人买过钻戒了。”

看着柳沫那张明显吃醋的脸,宋钦轩心底下一阵甜蜜。他抬手拍了拍柳沫的头,宠溺道:“是啊,那怎么办呢?”

“我要一个独一无二的!”柳沫想都不想就接话。

“好。”宋钦轩一口应下,毫不犹豫:“我亲自设计一枚钻戒,全世界只有这一个,好不好。”

在场的人都十分吃惊,宋大少爷亲手设计一款钻戒送给女人。这怎么可能?

柳沫的脸已经扭曲了,她几乎是要把柳沫生吞活剥,咬牙切齿地说道:“柳沫,你给我等着!”

说完她头也不回,高傲的踩着高跟鞋摔门离开。

客厅里面柳沫眨着眼睛看着宋钦轩,心下是说不出的甜蜜。她即将有一颗宋钦轩亲手设计的钻戒了。

“开心了?”看着柳沫眼巴巴的看着,宋钦轩心情真是说不出来的好。

“谢谢你。”柳沫说的实心实意,宋钦轩真的是对她太好了。

“你该叫我什么?”宋钦轩单手挑起来柳沫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啊?”柳沫莫名其妙,心底下一片茫然。

“叫老公。”宋钦轩说的理所当然,十分想听到柳沫在叫他一声老公。

柳沫的小脸通红,这刚才为了气百欢的,宋钦轩怎么就当真了?看宋钦轩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柳沫发出蚊子一样微弱的声音:“老、老公。”

宋钦轩笑了,笑的十分开心,满意极了。柳沫窘迫的想要找个洞钻进去。

这边屋子里两个人十分甜蜜,屋外面百欢带着要杀人的神情坐进了车里。

“大、大小姐。”司机看到平时落落大方的百欢这幅吃人的样子,小心翼翼的问:“去哪里?”

刚才屋里两个人的对话回荡在百欢耳边,她百家大小姐那里碰到过这种钉子。何况这钉子还来自她最深爱的男人。

她没有理会司机的话,满心都想要报复。想了想,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刘侦探,对是我。”百欢冷笑着看着自己染好的指甲,慢慢说道:“对,就是那个照片。你知道该怎么做。”

电话那边的男人好像说了什么,百欢十分不屑:“能出什么事?你就按我之前说的做,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挂了电话百欢的心情这才好了一点。只不过是个没人要的贱、货,我百欢还玩不死你?

“回家。”百欢吩咐司机,转念一想又改了主意:“不,去宋家。”

“是。”司机应声,看着后视镜里面百欢那种傲慢的脸,心下不禁有点害怕。

是谁惹了他们家大小姐?这副样子,连他这个贴身司机都是第一次见。

这天柳沫等公交车要去画室,宋钦轩早上有会本来要司机开车送她,被她拒绝了。

柳沫看着这个清晨蔚蓝的天空,只觉得神清气爽。跟宋钦轩在一起后,好像所有烦心事都不翼而飞。每天都是这么愉快。

“诶,你看看是她吧?”一声突兀的议论传到柳沫耳中,柳沫侧头看去是两个人中年妇女,看着她小声议论。眼神十分不善。

“哟,还真是她。”另一个大妈撇了撇柳沫,兴奋地说道:“你看她头的疤,这不一模一样吗。”

柳沫下意识的遮挡头上的疤痕,这一举动,惹得她们更加不屑小声议论:“我跟你说,就这种女人廉耻是什么都不知道。”

“可不是吗,我都替她丢人。都不知道哪有脸活下去的。”两人嘀嘀咕咕越走越远,还时不时回头看看柳沫,满是鄙夷。

柳沫莫名其妙,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这一路总觉得有很多人看着她,伴随低低的议论声。

柳沫一路捱到画室,看到本来应该准备上课的学生围在门口看着什么。看到她过来,有促狭的笑,有交头接耳,更多的是沉默。

柳沫知道,这就是关键。

“你们在看什么?”柳沫推开众人走上前去。

一张照片映入眼中,心下一片冰冷。

第14章 求情

2021-01-14

第16章 绑架

2021-01-14

书评(452)

我要评论
  • 合作的&是还多

    毕竟这件事情是金博这边毁约在先,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以两家各自的实力,以后合作的机会怕是还多呢,只是这件事情如鲠在喉,让人难受。

  • “还行&,这次

    沈宁宁双眼微闭,慢慢点了点头,“还行,这次你表现的不错,把本宫伺候的很好。”

  • 被宋钦&工夫注

    不过还好,柳沫和阜新然两个人极力表现的低调一些,大家的目光都被宋钦轩这个青年才俊给吸引走了,所以也就没工夫注意他们两个了。

  • 个意思&当然不

    沈宁宁自从跟程肖两个人领证之后,虽然暂时没有办婚礼,可是沈宁宁却很想跟程肖一起出去旅行度蜜月,既然媳妇儿有这个意思,程肖当然不敢违逆。

  • 没事了&再回去

    她上前一把摁住了宋钦轩的东西,不让他收拾,“好歹等到医生过来看过,没事了再回去。”

  • 徐冉之&还点名

    沈宁宁把手中的平板递到程肖面前,“这上面说徐冉之前因为私生活混乱,生了个孩子,最后因为无法忍受家暴丈夫,所以成名之后跟丈夫离婚了,而且上面还点名道姓,说徐冉的丈夫叫什么阜新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