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车安全途中。两人一前一后坐在后座,柳沫缄默良久后闷头一肚子气地说:“你别理我妈,直接不需要管。”宋钦轩一向是个会察言观色的很聪明人,也没问缘由,而已说个好便能保持缄默。可以得到提问两人并排坐在后座,柳沫沉默良久后闷声闷气地说:“你别理我妈,直接不用管。”。...

行车途中。

两人并排坐在后座,柳沫沉默良久后闷声闷气地说:“你别理我妈,直接不用管。”

宋钦轩向来是个会察言观色的聪明人,也没问缘由,只是说个好便保持沉默。

得到回答,柳沫将目光落向窗外的夜色中,晚间的城市五彩闪烁,好看得很。

她在看风景,他却在看她。

长长的睫毛在她雪白眼睑之下投下淡淡的阴影,在眨眼间隙会觉得轻盈。

原来真的有一种姑娘不用美得惊艳,却自带一种让人移不开的魔力。他这么想。

此时,她突然转过头,撞入他沉沉如海的视线中。

他听见她认真无比地问,“我们睡一间房,还是两间房?”

“两间房。”

“啊。”

“怎么?”男人将身子靠过去三分,眼底弥漫出雾般的笑意,“睡两间房让你觉得很难以接受吗,你要睡一间房一张床的话,我是完全不介意的。”

听完一番话的柳沫早已红透耳根,心跳加速。她咬唇,“谁要和你睡一张床,我只是在想,不该问出这么没脑子的问题来。”

睡一间房,一张床,她怎么敢有这种妄想。

“宋宋。”她突然开口,凑过去,“别人好像都有些怕你,我好像并没有那么怕,难道说是从第一次开始你就帮我的原因吗?”

男人眼底微微压抑,并不是因为她问的问题,而是源自她对他的称呼,宋宋?

从来没有人如此怪的称呼过他,但是还真别说,居然听起来有着久别重逢的亲昵?

下一秒,宋钦轩猛地凑过去逼视她,一双狭长的眸中卷起千层雪浪,透着十足十的恶意。

不消一眼,让人寒从脚底生。

她微微瑟缩在后座角落中,抿抿唇看他,“你干什么,别这样。”

他宛若泰山岿然不动,依然用视线狠狠锁住她,眼底的风雪不减半点。

“诶——”见他没反应,柳沫只好又伸手轻轻拍了拍他胳膊,“别这么看我,我害怕……”

“害怕了?”

他在瞬间收敛起眼底的恶意,唇角缓缓弯出玩味弧度,“我还以为你真不怕我呢。”

原本吓得不轻的柳沫这才反应过来,居然是在吓唬她?!

“宋钦轩,你——”

“叫宋宋。”

“宋宋……?”她喊了声,然后完全忘记自己要发一通小脾气。

而男人将她的细微表现尽收眼底,然后想,这样子的相处,真适合过日子啊。

真轻松。

搬进去后的第一晚,柳沫躺在柔软的床上失眠。

她从来没住过这么大的卧室,并且这里面的装饰摆设全是淡粉,敢情把她当个公主?

后来的柳沫才知道,当你遭遇一些不幸的时候,上天总会安排其他人来弥补你,赐你一场救赎,归还你所有该得的美梦。

翻身,滚动。

再翻身,再滚动。

如此往复,很多次都还是不能够入睡。

于是柳沫掀开被子下床,趿拉上拖鞋,去敲响了宋钦轩的门。

不消两分钟,门内便传来沉稳的男子脚步声。

门一开,看见的是睡意惺忪的男人,他的头发不似白日那般规整,甚至有几缕黑发往相反的方向垂在额头,可是好看的人在什么时候都是好看。

深夜的宋钦轩,一张脸惊为天人,不似凡人。

被人吵醒美梦可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可是男人开门后却难得以一种温和的口吻问,“你认床睡不着吗?”

她抱着个枕头盯着他,眼巴巴地,“我也不知道,就是失眠,好久好久都睡不着,我也真的不想打扰你。”

“可你还是打扰了。”宋钦轩揉揉头发,有些无可奈何地一笑,“我这是找了个祖宗吧,行,去你屋。”

柳沫顿时后悔来敲开他的门,一下子退开一大步,“去我屋干嘛?”

壁灯将男人的脸映得格外俊美,连线条都染上些许柔和。他耐着性子说,“你不是睡不着吗,去你屋做点有助于入眠的事情。”

容易入眠的事情?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能做什么有助于入眠的事情?

听到他这么说,柳沫忙不迭露出一个职业般的假笑,“谢谢,不过不用了,我马上回去睡觉。”

说完便一溜烟往隔壁房间钻,刚准备关门时,却感受到一股怪力袭来。

她诧异间看去,是男人指骨分明的手落在门上,他还皮笑肉不笑地道:“躲什么,吵醒我,后果自负。”

他的力气好大,柳沫用尽全力的反抗在他眼里像是欲情故纵的调。情伎俩,轻而易举地便跻身进了她的房间。

宋钦轩穿着睡衣,轻车熟路地在黑暗中上了床,然后拍了拍身旁的位子,“过来。”

他还从没和女人躺在一张床上过,这么一想不由得有些上头,“快点。”

我们是合法夫妻。

柳沫在心底默念了三遍这句话,然后眼一闭心一横,爬上了床。

身旁传来男性独有的体味和味道,这让柳沫浑身都觉得火烧火燎的,她往边上移了移,“我们现在干啥?”

黑暗中,他的嗓音格外低磁,“数羊。”

故事的开头和发展永远都对不上号,然后和结局也冲撞得一塌糊涂。

令柳沫没有想到的是,她有朝一日会和江陵总裁睡在一张床上,然后听他口吻认真地一字一句,“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

他居然真的有模有样地数起了羊。

柳沫瞪着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但是耳边低沉好听的嗓音却在疯狂地提醒她,没错,她在听他数羊。

一瞬间,脑中那些香艳旖旎的画面,被一只只小绵羊踏得个粉碎,接着被风给吹走。

之后,也许是第一千一百二十六只羊的时候,她缓缓如睡。

在进入深度睡眠前的最后几秒,她在想——果然是在做一件有助于睡眠的事情。

后半夜的男人,一夜无眠。

他在黑暗中摸索过去,轻轻摸了摸她的脸,然后规规矩矩地将手收回,然后躺好。

原来,热血澎湃是这么个回事儿,他想。

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无比狂热,想将她搂在怀里,甚至想……亲亲她?

第14章 求情

2021-01-14

第16章 绑架

2021-01-14

书评(145)

我要评论
  • 混乱,&成名之

    沈宁宁把手中的平板递到程肖面前,“这上面说徐冉之前因为私生活混乱,生了个孩子,最后因为无法忍受家暴丈夫,所以成名之后跟丈夫离婚了,而且上面还点名道姓,说徐冉的丈夫叫什么阜新然!”

  • !”沈&宁宁替

    “肯定是为了娱乐大众,故意编出来的这么一条假新闻!”沈宁宁替徐冉打抱不平,说完把平板扔到了一旁的座位上。

  • 一件事&尬的,

    不过有一件事情还是让宋钦轩挺尴尬的,这次过来带上柳沫也就算了,但是还带上了一个阜新然……

  • 情况,&乔欣安

    “之前的事情真的不好意思,本来说好了那件事情是我们两家合作,但是因为一些突发,情况,所以……”金博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无意的看了一眼乔欣安。

  • 事情我&然,但

    “不行,这件事情我不知道就算了,既然我知道了,就没有坐视不管的道理!”虽然那天的事情很可能只是偶然,但是对于沈宁宁来说,徐冉却是帮了她一个大忙,那天是她跟程肖领证的日子,对她来说很重要。

  • 好,但&双眼之

    “暂时还没想好,但是这件事情我是管定了!”沈宁宁双眼之中露出很坚定的神色。

  • 毕竟这&说什么

    毕竟这件事情是金博这边毁约在先,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以两家各自的实力,以后合作的机会怕是还多呢,只是这件事情如鲠在喉,让人难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