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也有信鸽飞到他们家里来,他阿爹哪次也不是缺省地望着他拿弹弓射鸟?怎么这一次就不行啊了?“这只灰鸽是你大伯养的。”秦秀才给了一脸疑惑不解的儿子一个爆栗,随后便从喉腔里已发出了几道类似于鸽子的声音,停在院墙上的那只灰鸽子听了鸟脑袋一转,随后便扑棱着秦秀才给了一脸疑惑不解的儿子一个爆栗,随后便从喉腔里发出了一道类似鸽子的声音,停在院墙上的那只灰鸽子听了鸟脑袋一转,随即便扑腾着翅膀朝他飞来,落在他抬起的手臂上。。...

以前,也有信鸽飞到他们家里来,他阿爹哪次不是默认地看着他拿弹弓射鸟?

怎么这次就不行了?

“这只灰鸽是你大伯养的。”

秦秀才给了一脸疑惑不解的儿子一个爆栗,随后便从喉腔里发出了一道类似鸽子的声音,停在院墙上的那只灰鸽子听了鸟脑袋一转,随即便扑腾着翅膀朝他飞来,落在他抬起的手臂上。

秦秀才把弹弓还给儿子,抬手取下鸽子脚上的信。

“以后,先看清楚是谁家的鸽子再射!”

“哦。”

胖虎收好弹弓,一双目光仍有些恋恋不舍的看向飞落在院子里啄食的灰鸽子:

“刚才隔着那么远,阿爹是如何看出这只信鸽是大伯养的?”

是看鸽子脚上的脚环吗?那么远也看不清呀!

正在看信的秦秀才瞅了儿子一眼,又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那只在院子里咕咕找食的灰鸽子。

“看见它头顶上的那一小簇白毛了吗?

那便是你大伯养的信鸽的独特标志。”

胖虎……大伯还真独树一帜!

胖虎见他阿爹看完信后,神色有些沉重,便开口询问:

“阿爹,大伯信里写了什么?”

秦秀才把信递给儿子,让他自己看。

胖虎展开字条,只见上面写着六个小字:父疾发,望速归!

他猛地抬头看向父亲:

“祖父怎么会生病?他的身体明明那么强壮!”

几月前他随阿爹回去送别祖母,那时,他看到的祖父虽是神色哀痛,但身体却是很强壮,一点也不像是有疾在身的人啊!

秦秀才静默了半晌,摸着儿子的脑袋,道:

“胖虎,你代阿爹去尽一次孝吧……”

*

翌日清晨,晨雾萦绕,空气清新!

趁着太阳还没有升起,人们一大早便挑着担子去田里收割稻谷,完了再把稻谷挑回来脱粒。

古时候没有机器,稻谷或是小麦脱粒都是全靠人工——

人们会把还未脱粒的水稻收割回来,分散晒在院坝里。再用一种叫石磙的,就是碾压利器,用牛拉着在稻谷上面碾压一圈便可脱粒。

再或者,家里没牛或拉不动石磙的,便靠纯手工脱粒——就是用双手握住稻谷根部那头,使劲往地上摔打稻尖,使它脱粒。

待脱粒完了,还要清理脱完粒的稻草,然后再筛谷,晒谷,到最后风车风好装袋保存。

院子里,胖虎正在清理刚脱完粒的稻草,南溪顶着个芭蕉叶便进了院门。

“秦叔,胖虎。”

刚放下石磙坐在屋檐下歇气的秦秀才见到南溪,就像是见到自家亲闺女一样。

“小南溪来了?”

“嗯。”

南溪刚扯开嘴巴,忽然想起自己少了颗门牙,又连忙把嘴巴闭上,只对着秦秀才抿唇一笑。

胖虎把稻草堆在一边,一边举起手肘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走过来:

“景钰没跟你一起来?”

南溪摇头,尽量不把嘴巴张大的说道:

“师虎择寄日不授课,偶救没去洞边找他。”

胖虎偏着头看她:

“你烫嘴了么?怎么话都说不清楚了?”

南溪……干脆咧开嘴给他看:

“偶门牙掉了一颗。”

胖虎看了,直呵呵的笑:

“还以为你怎么了呢,原来是换牙了呀。

你先去阴凉处站着,待我把这些稻草清理干净,我们一起去找景钰。”

“我帮你。”南溪扔开芭蕉叶,就去帮忙。

歇得差不多了的秦秀才也来帮忙,只一会儿,便把稻草清理干净。

剩下的一点收尾交给秦秀才收拾,两小只洗了手就跑去东边找景钰。

东边院子里,整个院坝都晒着金黄的稻谷,无法练功的景钰就坐在阴凉的屋檐下看书,在他的脚边还放着一个冒着青烟的驱虫小香炉。

“景钰,我们来啦!”

院墙外面,胖虎的人未到声已经先到。

景钰合起书,起身去屋里拿了两张凳子出来摆在檐下,而后又坐下继续看书。

胖虎跟南溪进到院里,绕过晾晒的稻谷走到景钰旁边坐下。

胖虎伸着脖子去看他手里的书:

“又在看什么书呢?”

景钰把书面给他看了一眼:“百病录。”

南溪看着胖虎,单刀直入:

“胖虎,你昨日说就是什么?还有你说的烦心事又是什么?

说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啊。”

景钰听到南溪这么一说,也不看书了,一双黝黑的眼睛就那样一眨不眨的看着胖虎,就好像是在对他说——

你最好老实交代!

胖虎……

似小大人一般的叹了一口气后,胖虎开口:

“你们还记得几月前我随我阿爹出村祭拜一位长辈的事吗?”

见两人皆是点头,表示记得,胖虎便继续道:

“其实那位长辈就是我阿爹的亲娘,我的亲祖母。

那日阿爹收到祖母病危的消息后,带着我马不停蹄的就往祖母家赶,可尽管我们用了最快的速度,还是没能来得及见祖母最后一面……

回来以后,阿爹虽然从未对我说什么,但我知道他心里一直都很难过,而前几日,他更是醉酒后趴在桌子上痛哭失声,说他身为人夫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妻子,身为人子又没有对自己的父母尽到孝道……他絮絮叨叨说了许多的酒话,我便是在那时才知晓,原来我阿爹他竟有那么多的苦!

我想替他分忧,不想让他一个人抗,可我又不知该如何做,我是不是很笨?”

说到这里,胖虎竟是有些颓丧的垂下了脑袋。

南溪伸出小手,轻拍着他的背部安慰道:

“你才不笨呢,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最聪明最善良的小哥哥。”

景钰把书合上:

“你祖母离世应该对你阿爹的打击很大,你祖父可还健在?”

胖虎点点头:

“祖父虽在,但他近日的身体似乎也不大好了,昨日我大伯还飞鸽传书给我阿爹,让他速归!

可我阿爹看完信,却没有像上次那样急切着要赶回去,反而是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了一句——让我以后代他尽孝。

你们说我阿爹是什么意思?”

景钰蹙眉思忖了半晌,随后他拿书敲着手心:

“你可知你阿爹当初是因为什么来到的桃花村?”

胖虎皱着眉头努力回想:

“以前听我阿娘提过,好像是因为我阿娘在江湖上得罪了不少人,然后我阿爹为了保护她,便带着她来了这桃花村隐居。”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493)

我要评论
  • 向天拉&,寻找

    一个时辰后,在一块稍显平坦的山坡上,胖虎正向天拉着弹弓,眯起一只眼,寻找可以射击的飞禽。

  • “这…&给我呢

    “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说不定真是仙人托梦给我呢?”

  • 南溪就&蹲在离

    南溪就蹲在离他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往小背篓里捡着蘑菇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