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溪拉着胖虎回到厨房,并让他去灶前坐着烤火取暖,她自己则去找来生姜洗净切片,接着直接点燃旁边的小炉子就煮生姜水。胖虎边帮她往灶里添着柴火,边同她说着上次被淋成落汤鸡的经历。“……上次那阵雨,那真是如从天上陡然泼下去通常,我和我阿爹刚把田里打好胖虎一边帮她往灶里添着柴火,一边同她说着刚才被淋成落汤鸡的经历。。...

南溪拉着胖虎来到厨房,并让他去灶前坐着烤火,她自己则去找来生姜洗净切片,然后点燃旁边的小炉子开始煮生姜水。

胖虎一边帮她往灶里添着柴火,一边同她说着刚才被淋成落汤鸡的经历。

“……刚才那阵雨,当真是如从天上骤然泼下来一般,我和我阿爹刚把田里打好的稻谷遮好上岸,都还没来得及躲进旁边的稻草堆,就被从头到脚的淋了个彻底!”

南溪一边择着菜一边看着炉子上的火。

“所以你跟秦叔便干脆一路淋着雨往回赶了吗?

你们也不想想,这雨下得这么大,风也刮的这么急,路上哪里会好走?

你当真以为自己是小胖墩,风便吹不走你哦?”

胖虎把一边衣角扯起来对着灶口烘:

“我们哪里会想到这场阵雨会下这么——阿切~这么久!”

都怪他阿爹预判错误,以为这场雨下不了多久。

南溪刚把择好的菜洗干净放到一边控水,小炉子那边煮的生姜水也烧开了,她先舀出一碗来端给胖虎。

“给,生姜水要趁热喝!”

胖虎连忙伸出双手接过:

“我自己来,别烫到你!”

呼!真的好烫。

待胖虎接过碗,南溪连忙用两只小手捏住自己的耳坠。

胖虎也烫得左右手来回换,最后他干脆把碗放到灶台上,就那样弓着身子把嘴凑到碗边,一边吹一边吸溜。

端第二碗的时候,南溪便有经验了,她先找来一块干净的抹布包裹着碗的外沿,再小心翼翼的捧出去给外面的秦秀才。

待她从外面回到厨房,胖虎已经把自己那份喝光,并且还帮她把米饭都沥好了。

见她进来,正在帮她浸湿蒸饭笼的胖虎问道:

“外面的雨小些了吗?”

“嗯,比刚才小多了。”

南溪接过他手里的活,把沥好的米饭慢慢倒进蒸饭笼里。

她知道胖虎是想趁着现在雨势小,赶紧回去,她不会开口留他们父子吃饭,因为全身都被雨淋湿的他们需马上回去换身干爽的衣服,不然怕是喝了生姜水都不管用。

果然,站在外面屋檐下的秦秀才在喊胖虎回去了。

胖虎跟她挥挥手:

“南溪,我先走啦。”

南溪点头,见他快走出厨房又连忙唤了一声:

“胖虎?”

胖虎回头:

“嗯?”

南溪走至他跟前,盯着他的眼睛:

“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感觉你最近话少了好多。”

胖虎一愣,而后又特腼腆的抓着后脑勺。

“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心事啦?就是心情有些烦闷。”

南溪眉梢微微一挑:

“你以前心情烦闷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到底出什么事了?”

他垂下脑袋:

“没出什么事,就是……”

却在这时,秦秀才催促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胖虎,还在里面磨蹭什么呢?快出来,跟阿爹回家换衣裳。”

看着胖虎湿透的一身,南溪也知道现在不是追根刨底的好时机。

“你先回去换身衣服,待雨停了我再来找你。”

“嗯。”胖虎点头,转身出了厨房,跟着他阿爹离开。

然而,这场雨却是下了一个下午,下雨天大家都待在家里没有出去干活,包括刘能也是,所以锦娘下午便不用再去刘家小院。

母女俩就像往常一样,坐在堂屋光亮最好的地方,一个纳鞋缝衣,一个看书习字。

趴在桌上练字练累了的南溪抬起头活动自己的脖子,就看到坐门边的锦娘又在剪着鞋样,且那鞋样的长度瞧着不像是她的也不像是锦娘自己的,便好奇问道:

“阿娘这是在帮谁剪鞋样呢?”

锦娘把剪好的一只鞋样放在一边,开始剪另外一只。

“这是,我估摸着你八九岁时的脚长所剪出的鞋样。”

南溪轻咬着笔杆:

“我现在六岁,距离八九岁还要再等上两三年,阿娘是想现在就把我以后穿的鞋都做好吗?

可万一到时候不合脚怎么办?”

锦娘手上的动作一顿,而后便听她柔声说:

“那阿娘再多做几双放着。”

南溪却是听得眉头一皱:

“阿娘,溪儿的意思是,您不如等到我长大了再做,亦不迟啊!”

“可阿娘怕……”到时会来不及啊!

“阿娘说什么?”南溪没有听清锦娘的低喃声。

锦娘抬起头来,温柔的看着她:

“阿娘说,反正现在也是闲着无事,先做几双出来放着也可,若到时真不合脚,阿娘再为你做新的便是。”

南溪点点头:

“阿娘可以给自己做几双新鞋,缝几件新衣裳。”

在锦娘那间房屋的衣柜里,装的基本全是她的小鞋子小衣服,锦娘自己的衣物鞋饰是少之又少。

锦娘温婉一笑:

“好,待把你的做好,阿娘便给自己也做一双新鞋。”

南溪咬着笔杆点头,这才对嘛!

正打算埋首继续练字,小脸却忽然一皱:

“唔……”

锦娘闻声抬头,就见她正单手捂着自己的嘴巴:

“怎么了?”

南溪皱着眉头把小手拿下来,再垂眼看向左手,就见一颗小小白白的带着些许的血丝的乳牙显眼的躺在手心。

锦娘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来,看了一眼她手里的牙齿,关心的抬起她的下巴。

“快张开嘴给阿娘看看血流得多不多?”

南溪听话的张嘴,锦娘左右看了好一会儿,才放下心来。

“没怎么流血,应该是自然脱落的,你已六岁,确实是该换牙了。

缺牙这里,你莫要拿手去摸它知道么?不然新长出来的牙会不好看。”

缺了一颗上门牙的南溪有些心塞塞的点头。

换牙——每个小孩都逃不掉的成长期!

傍晚时分,被雨水冲洗过后的桃花村看起来格外的有烟火气,袅袅炊烟在家家户户的屋顶上升起,再于半空中汇聚,形成一圈如女子披帛一般飘然的云雾。

一只抖着翅膀的灰色鸽子从远处飞来,穿过这层云雾,落在了一户人家的院墙上。

咕~咕!

胖虎从厨房出来就看到自家院墙上停着一只肥硕的鸽子,他赶紧抽出腰间弹弓,拉弓瞄准——

“胖虎,不准射它!”

一只大手突然出现并夺走他手里的弹弓。

胖虎抬头,看向他的阿爹:

“为什么不能射?”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439)

我要评论
  • 犬男主&。

    那小说里,女主要么是在山里捡到稀世珍宝;要么就是在山里邂逅忠犬男主。

  • ,看能&遇。

    所以,她便想趁着今天锦娘不在家,去附近的山里转转,看能不能有什么奇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