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溪陪着秀娘说了一会儿话,锦娘才端着一碗深褐色的汤药走进去。“嫂子,这是刘能大哥临出门时时为你熬好的汤药,我去厨房给你拿来了。”南溪急忙给她阿娘让给位置,让她把汤药端回来递到秀娘手里。秀娘捧着了不烫了的汤药,道:“这段时日,我给大家伙添麻烦“嫂子,这是刘能大哥临出门时为你熬好的汤药,我去厨房给你拿来了。”。...

南溪陪着秀娘说了一会儿话,锦娘才端着一碗深褐色的汤药走进来。

“嫂子,这是刘能大哥临出门时为你熬好的汤药,我去厨房给你拿来了。”

南溪连忙给她阿娘让出位置,让她把汤药端过来递到秀娘手里。

秀娘捧着已经不烫了的汤药,道:

“这段时日,我给大家伙添麻烦了。”

锦娘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气质温雅,声音柔和:

“嫂子别这么说,咱们相邻相亲的,本就该团结互助,大家伙也都没觉得麻烦。

嫂子还是快趁热把这汤药喝了吧,待会儿药凉了只会更苦。”

“嗯好。”

秀娘把药碗拿到嘴边,才喝了两口,便停下了喝药的动作,一双眉头亦轻轻蹙起。

锦娘见状,忙关心的问道:

“可是药凉了太苦?”

一旁的南溪也一脸关心的看着她。

秀娘缓缓摇头,把右手覆在凸起的小腹上,眼底充满了母爱。

“不是,是他刚才在肚子里踢了我一脚,这孩子,竟比我当初怀他姐姐的时候还闹腾。”

锦娘听完,微笑着把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

“嫂子可问过村长,这胎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怀孕一般过了三月,医术高超的大夫都能诊出其是怀的男孩还是女孩。

秀娘轻轻点头:

“村长说是个舞大刀的。”

锦娘闻言,笑道:

“刘能大哥一定很高兴吧,他的刘家刀法后继有人了。”

据说刘家老祖宗曾留下规矩,刘家刀法传儿不传女。

秀娘慈爱的抚着肚子,也笑了:

“可把他给高兴坏了。”

两个大人在那里聊着天,而南溪却一直都在盯着秀娘的肚子看。

就在刚才,她看到了阿秀姨那凸起的肚子上,再次鼓起了一个小包,虽然说隔着衣服没有看很清楚,但南溪就是很肯定——那就是阿秀姨肚子里的小宝宝在动。

这就是所谓的胎动吗?

还真是——好神奇!

抬头看向正同她阿娘聊着天的秀娘,她一脸认真的询问:

“阿秀姨,我可以摸摸你的肚子么?”

两个大人止声看向她,锦娘拧了拧眉心,轻斥道:

“溪儿,不可胡闹。”

秀娘却笑着拍了拍锦娘的手,道:

“别吓着孩子。”

跟着,她招手让南溪过来,并拉着她的小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南溪的小手才刚触上肚皮,小手下方便突地鼓起了一个小包,好似是在与她互动,她睁着大眼睛——

“他他他,他在我手下动?”

秀娘笑着点头:

“嗯,他是在跟小姐姐打招呼呢。”

小手轻轻摸了摸凸起的位置,南溪把一双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八颗小乳牙也整整齐齐的露了出来。

只在刘家小院逗留了一小会儿,南溪便去了东边上课。

待到临近午时,虚无子拿出两本医书来,交给南溪和景钰。

“这是为师前段时间默出来的百病录,里面详细记载了我这几十年来,遇到的所有疑难杂症的病症以及治疗之法,你们拿回去仔细、认真的研读。

为师最近又要忙上一段时间,无暇教授你们医术,你们且拿着它自学一段时间,待秋收过了,为师再来检验成果。”

“是。”

“是。”

南溪把医书放进自己的小书包里就要离开回家,却被景钰拉住了衣袖。

她回头,疑惑的看着他。

景钰抿着唇:

“胖虎今日怎么没来?”

南溪眨巴着眼:

“他昨日不是说了么,今日要跟着他阿爹下田割稻谷。”

景钰迟疑了一瞬:

“你有没有觉得,胖虎最近有点不大对劲?”

南溪眉头轻蹙:

“怎么说?”她没发现胖虎有什么不同啊?

“这几日,他与我练功的时候总是走神,追问其原因,却又总是说无事。”

南溪拧起眉头:

“不会是生病了吧?”

景钰……

“我是说他人有点不对劲!”跟生病没关系。

南溪哦了一声:

“他大概是最近帮秦叔干农活累到了吧!”

“或许吧。”景钰不再争辩。

“应该是酱紫,我先走啦。”

南溪挥手同他告别,而后离开。

一路上,她都在想着景钰刚才说的话——

胖虎最近确实是有点不对劲,感觉沉默了不少,那她要不要找个机会问问他本人呢?

南溪抬起眼,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刘家小院门口,正想张口唤一声她阿娘,看她还在不在刘家,一道惊雷却突然在头顶响起,而后原本还晴空万里的天空,乌云开始迅速聚拢,雷声开始阵阵嗡鸣!

她抬头望天,一滴豆大的雨水随即便滴到了她的额头上——

不好!是雷阵雨,院子里还晒着粮食呢!

顾不得再喊锦娘,南溪背着小书包撒腿就往家里跑!

待她一路狂奔回小院,都还没来得及缓上一口气来,天上的雨滴便开始大颗大颗的滴落在地上,在院坝周边的空白地面上溅出无数朵水色印花,只须臾便把地面浸湿。

她迅速扯下小书包扔在檐下,拿着扫帚就冲进雨里开始抢收。

后一步赶回来的锦娘也顾不得衣服被淋湿了,连忙奔去檐下拿铲子跟竹筐。

轰隆隆!

震天的雷声在头顶反复响起,伴随着一道道划破天空的闪电!

天上的雨也越下越密,越下越大!

院子里,母女俩用着最快的速度在抢收着粮食——

小一刻钟后,她们终于赶在雷雨倾盆之前收好了所有的粮食。

南溪喘着粗气站在屋檐下,半身湿透的看着前方因瓢泼大雨而升起的朦胧雨雾——

这场雷阵雨下得可真猛呀,还好她们先一步抢收完了粮食,不然全被雨水冲走了。

这时,锦娘提着一桶刚烧好的热水从厨房走过来:

“溪儿,快进来洗脸擦身子。”

“哦。”南溪回神,跟着锦娘进了里屋。

待母女俩收拾好自己,换上干爽的衣服出来,雨势已经开始变小。

锦娘就着屋檐下接的雨水,坐在屋檐下搓洗刚换下的衣服,南溪则去厨房准备午饭。刚把米淘下锅,点燃灶火,就听到外面的锦娘在跟谁说着话。

她好奇的跑出去看,就见到秦秀才父子一身湿透的站在她家屋檐下避雨。

南溪取了墙上的蓑衣就跑过去:

“秦叔,胖虎,给你们这个!”

“谢谢小南溪。”

秦秀才接过蓑衣,并欲把它披在胖虎的身上。

南溪却是一把拉过了胖虎,道:

“蓑衣秦叔披着,胖虎跟我一起去厨房烤火。”

她们家没有男子,更没有男子的衣物,所以她只能拿蓑衣给秦秀才暂挡风寒。

至于胖虎,可以随她一起到厨房烤火!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323)

我要评论
  • 一个窝&的都揣

    就着稀粥吃了一个窝窝头一个鸡蛋,南溪把没吃的都揣进了怀里,然后找出一个小水囊装好水背在背上,又回去屋里把她从古娘子那里磨来的那柄小匕首别在腰间。

  • 戴着围&隐约见

    初春的清晨,浓雾萦绕,座座青山于白茫茫的云雾中,就像是害羞的小娘子戴着围笠,只隐约见其轮廓。

  • 南溪依&一眼那

    南溪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那条通往山林深处的小径,最后还是乖乖的跟在胖虎后面。

  • &带bu

    南溪穿越之前也是看过几本穿越小说的,人家穿越女主不是有金手指就是自带bug。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