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手艺很不错,哈哈哈……”胖虎笑得前俯后仰!景钰涨红着脸。“闭嘴!”见他恼羞成怒,胖虎急忙识时务的捂着自己的嘴巴,而已那低低的偷笑声却怎么也止忍不住。南溪抚摩着鼻尖,忍着笑道:“实际上,缝得挺好的,起码我跟胖虎几眼就瞧出它是个香包了,对吧胖“闭嘴!”。...

“手……手艺不错,哈哈哈……”

胖虎笑得前俯后仰!

景钰涨红着脸。

“闭嘴!”

见他恼羞成怒,胖虎连忙识时务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只是那低低的窃笑声却怎么也止不住。

南溪摩挲着鼻尖,忍住笑道:

“其实,缝得挺好的,至少我跟胖虎一眼就瞧出它是个香包了,对吧胖虎?”

胖虎忙不迭地点头:

“对对对,比我的针线活好多了。”

景钰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今日过节,你们不回家帮忙吗?”

南溪拿出她的煮鸡蛋开始剥壳:

“家里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呀,艾条跟菖蒲阿娘早早便挂在门上了,包的粽子也都已经煮好,只待到晌午回去吃饭就成。”

胖虎也从怀里掏出两张饼,并把其中一张递给景钰。

“我家也一样。”

桃花村与外界隔绝,村里的人也基本没什么亲朋可走,所以即便是过节,也没比平常热闹多少。

这对土生土长的胖虎和有着前身记忆的南溪来说,已是习以为常。

可景钰却不同,这是他第一次在桃花村过端阳,所以并不知晓桃花村过端阳节是这样的安静,哪像他原来生活的地方,热闹非凡。

——什么扒龙舟、祭龙、采草药、挂艾草与菖蒲、拜神祭祖、洗草药水、打午时水、浸龙舟水、食粽、放纸鸢、睇龙船、拴五色丝线、薰苍术、佩香囊等等,至少要热闹三日。

而以前的他,也是年轻气盛,每年都要偷偷溜出去参加龙舟比赛,且每年都拔得头筹,所以等他把头筹的奖励带回去时,他阿娘总是会一边念叨着一边给他的腰间挂上辟邪的香囊。

如今,他虽重活一世,可却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了,就连他自己,也不是原来的那个他了!

景钰低着头,默不作声的啃着手里的饼,啃着啃着,一滴清泪落下,滴到那被咬了一口的饼上。

*

刚过了端阳三日,徐火便要带着杏儿离开桃花村,南溪虽然不喜欢离别的场面,但还是早早起床,随锦娘一起去到桃林,送别他们夫妻俩。

桃林外面,待杏儿跟徐火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桃林里后,一直都面带微笑送女儿离开的秀娘忽然就抽泣起来,心里同样不好受的刘能紧紧的搂住妻子。

“阿秀担心身子,你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的呢。”

锦娘与一同来送人的几位婶子见了,也上前安慰。

南溪最是见不得这样的情景,便转身先离开了。

另外两小只见她离开,也跟着走了。

道上,胖虎追到南溪的前面,递给她一个红透了的桃子。

“给,我刚才摘的。”

南溪摇头:

“我现在不想吃。”

用衣衫兜着桃子的胖虎歪着脑袋看向她,这才注意到她的双眼都是红红的。

他声音很温柔的问道:

“杏儿姐姐离开了,你是不是很难过?”

南溪还是摇头:

“不是。”

杏儿的离开她并没有感到很难过,因为那毕竟是杏儿自己选择的人生,她之所以红了眼眶,是因为看到刘能夫妻在女儿离开后那么伤心难过,忽然就想起了她在另外一个世界的爸妈——

他们在得知自己的宝贝女儿出意外身亡之后,定会比刘能夫妇更伤心难过吧!

她好想自己的爸爸妈妈啊!

胖虎却觉得她是在撒谎,觉得她就是在舍不得杏儿,所以安慰道:

“别难过了,徐大哥不是说了么,他们朔州有专门驯养的海东青,所以,即便杏儿姐姐去了朔州,我们也还是可以通过海东青来跟杏儿姐姐互传书信的呀。”

无法同他解释清楚的南溪只得吸吸鼻子,点点头。

“嗯。”

跟在后面的景钰,却在这时出声:

“南溪,杏儿……姐姐在离开之前,有把她帮咱们酿的桃花醉给你吗?”

胖虎一拍脑袋,急切的问南溪:

“对哦,差点忘记这茬了,咱们的桃花醉,杏儿姐姐离开之前交给你了么?”

南溪摇头:

“没有给我,不过她有告诉她把桃花醉窖藏在哪儿,待时间一到,咱们一同去取便是。”

另两小只皆是松了一口气:

“如此便好。”

*

时光如白驹过隙,自杏儿离开已过了三月,桃花村里少了一个杏儿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同,大家的日子还是该怎样过就怎样的过。

但是对刘能夫妇来说,却有着很大的不同,杏儿在的时候,洗衣做饭,照顾家里都是她在做,现在杏儿走了,刘能既要在外面干活又要照顾家里,难免有些手忙脚乱,再加上秀娘的肚子像是吹气球一样的一日比一日大,且她还有眼疾,在行动上更是需要有人时刻关注着。

可如今又是正逢金秋秋收之际,家家户户都有农活要忙。

故,陈家阿婆召来村里的妇人几经商议决定,轮流来刘家小院帮忙照看秀娘。

今日,正好轮到锦娘去刘家照看秀娘,南溪便跟个小尾巴似的跟在她的后面。

锦娘本以为她是去村长家上课,却没想到她刚跨进刘家院门,南溪也跟着跨进来。

她回过头来:

“你今日无课?”

南溪笑眯眯的:

“有课,但师父昨日说了,今晨他要晚半个时辰授课,所以我想同阿娘一同进去看看阿秀姨。”

锦娘听了,颔首:

“你阿秀姨的肚子越来越大了,你待会儿进去后,莫要莽莽撞撞的知道吗?”

南溪乖巧的点头:

“知道了。”

母女俩刚进小院,半躺在床上的听觉敏锐的秀娘便察觉到了,她往门口的方向探了探身子。

“是锦娘同小南溪来了吗?”

南溪蹦跳着小短腿先来到屋内:

“阿秀姨,我来看你和小宝宝了。”

秀娘勾起嘴角,向她招手:

“快过来,可有些日子没看到咱们的小南溪了,过来给阿秀姨摸摸看有没有长高?”

说起长高,南溪就有些心塞,她来这里都大半年了,身高愣是一丁点儿都没见长,近日,比她还小的景钰都在冒尖长高了,就她的身高还是原样!

不过心塞归心塞,她还是很听话的走到了床前,乖巧的把小手放在秀娘手里,任她的手摸上自己的肩、脑袋、头顶。

而后便听她笑着说道:

“小南溪还是跟以前一样可爱。”

南溪……我不要可爱,我要长高!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99)

我要评论
  • 说不定&人托梦

    “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说不定真是仙人托梦给我呢?”

  • 南溪依&山林深

    南溪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那条通往山林深处的小径,最后还是乖乖的跟在胖虎后面。

  • 一手拉&起南溪

    胖虎把装满蘑菇菌的小背篓背在背上后,一手提着鸟,一手拉起南溪的手就往山下走。

  • 的架势&道。

    拿着把新弹弓来找南溪玩的胖虎,刚走进院门就看到南溪这准备出门的架势,不由开口问道。

  • 只野鸡&别说什

    他们刚围着这山腰转了一圈,连一只野鸡都没遇到,更别说什么奇遇了。

  • &山腰这

    光是从山脚到山腰这一小段路,两人就走了有大半个时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