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南溪每一次撒的铜钱,都被村里的叔伯婶子们一哄而上的抢了个非常干净,胖虎见了眼热,也拉着景钰去抢。就这样,本来只几个叔伯来帮着接亲的队伍,在赶回的时候一下就不断壮大了不少,一路上热热闹闹的把这一对新人送进了东边小院。两位早站在东院门口候着的叔伯见就这样,原本只几个叔伯来帮忙迎亲的队伍,在返回的时候一下就壮大了不少,一路上热热闹闹的把这一对新人送到了东边小院。。...

而南溪每一次撒的铜钱,都被村里的叔伯婶子们一哄而上的抢了个干净,胖虎见了眼红,也拉着景钰去抢。

就这样,原本只几个叔伯来帮忙迎亲的队伍,在返回的时候一下就壮大了不少,一路上热热闹闹的把这一对新人送到了东边小院。

两位早早站在东院门口候着的叔伯见到迎亲队伍由远及近,立马把手上的乐器吹奏起来,一对新人便在这吹吹打打的氛围中跨进了院门。

院子里的正中央,早早便摆了一张长形木桌,其上面放着一排香案,徐火刚把杏儿从背上放下,手里便被陈家阿婆塞了一根中间结着一朵大红花的红缎,至于大红花的另一端自然是由杏儿牵着。

一位叔伯在门口把鞭炮点响,新郎便携着新娘来到香案前方,立于左侧的虚无子手持拂尘,一脸肃穆的开始吟唱:

“喜今日嘉礼初成,良缘遂缔。

诗咏关雎,雅歌麟趾。

瑞叶五世其昌,祥开二南之化。

同心同德,宜室宜家。

相敬如宾,永谐鱼水之欢。

互助精诚,共盟鸳鸯之誓。

此证!”

“好!”周围顿时响起一片掌声!

待掌声渐歇,虚无子甩了一下拂尘,高声道:

“吉时已到,请新人一拜,天地!”

徐火与杏儿同时叩拜天地!

“二拜,高堂!”

因徐火的高堂不在这里,故此,二人便朝着朔州的方向叩了一拜!

“夫妻对拜!”

两人相对而拜。

“礼成,送入洞房!”

院门外再次响起了鞭炮声,一对新人便是在这一阵的鞭炮声和众人的起哄声中,由陈阿婆领着入了新房!

因成亲宴是在刘家举办,所以不多时,一起跟来的众人又陆续的离开,返回刘家。

南溪挎着个小篮子站在院中,一脸的茫然,牙婶没告诉她新人拜完堂之后她该如何做呀?

那她是先留在这里还是同叔伯婶娘们一起返回刘家呢?

“南溪你看,我捡了好多喜钱。”

胖虎捧着满满一把铜钱,欢喜的来到她跟前。

见到他手里的铜钱,南溪的心,简直酸得冒泡——

这些原本都是她小篮子里的铜钱,可现在小篮子里空空如也,她也连一个铜板都没有给自己留,这胖小子却抢了这么多!

她亏大发了!

见她抿着个小嘴一脸的不高兴,胖虎笑嘻嘻的把手里一半的铜钱放到她手里。

“有一半是我帮你抢的,给你。”

捧着十几个铜板的南溪,顿时喜笑颜开:

“胖虎,你太够义气了!”

见她一副小财迷的样儿,景钰走过来,把手里的铜钱全都给了她:

“这些也给你。”

南溪看着他:

“你一个也不要吗?”

景钰拍着小手:

“嗯。”这点小钱,他还看不上。

啧,居然还有人不要钱的?你不要我要!

南溪高高兴兴的把几十枚铜钱放进自己的小荷包,原本干瘪的荷包一下子就被塞得鼓鼓的了。

胖虎也把另一半铜钱收好,问南溪:

“接下来你还需做什么?”

南溪摇头:

“没了。”

便是在这时,胸前戴着朵大红花的徐火从新房里出来,走到虚无子跟前与之说了几句话后,两人一同出了院子。

顿时,除了守在门口的两位叔伯,院子里就只剩下三小只了。

三小只面面相觑,最后南溪开口:

“你们俩先回刘家小院,我去新房里陪陪杏儿姐姐。”

她担心杏儿一个人待在新房里会孤单!

然,当她进了新房才知道,里面还有陈家阿婆和姜家婶婶在陪着杏儿。

本是在同杏儿讲闺房之事的陈家阿婆见到南溪走进来后,立马止住了话题:

“小南溪怎么来了?”

南溪甜甜的唤了一声阿婆、姜婶婶、杏儿姐姐后,老实道:

“我以为杏儿姐姐这里没有人陪,便想着进来给她作伴。”

姜家媳妇笑着对她招手:

“小南溪到婶子这儿来!”

南溪乖巧走过去,一双大眼睛闪闪亮亮的,那小模样,把姜家媳妇的心都给萌化了,直接在旁边的干果盘里抓起一把干果放到她挎着的小篮子里。

南溪把大眼睛弯成了一条缝:

“谢谢姜家婶婶!”

姜家媳妇趁机捏了捏她的小脸,可亲的笑道:

“不用谢,这些东西都是你杏儿姐姐的,婶婶我不过是借花献佛!”

南溪扭头看向坐在床边已经掀了红盖头的杏儿:

“谢谢杏儿姐姐!”

杏儿笑着摇头,侧身把撒在床上的干果也抓了一把给她。

“待会儿拿去同胖虎他们两个分。”

今日的杏儿,在一袭红色嫁衣的映衬下,肤若凝脂,面若桃花,且一颦一笑都透着一股娇羞与欢喜。

差点就把喜欢漂亮小姐姐的南溪给看呆了!

“杏儿姐姐,你真好看,比我见过的所有新娘子都好看!”

杏儿娇羞的低下头。

姜家媳妇则是噗嗤一笑:

“小南溪莫非还见过其他的新娘子?”

据她所知,桃花村自建村起,可就只办过这一次喜事!

南溪……糟了,又说漏嘴了!

好在屋里的几人都当她是童言无忌,并未深究。

陈家阿婆笑着拉过南溪。

“这小嘴儿,就跟摸了蜜似的,锦娘怎么就这么有福气,生了一个这么招人稀罕的闺女呢?”

姜家媳妇很是赞同的点头:

“可不是么!”

若是五年前她的孩儿没有胎死腹中,想必也会如小南溪这般乖巧可爱吧!

一想到这里,她的心便是一阵阵的绞痛!

陈家阿婆是个深藏不露的人,她对身边的磁场极其的敏感,所以当姜家媳妇情绪不对的时候,她立马便察觉到了。

抬手帮南溪把脸颊边的碎发拨到耳后,她慈爱的开口:

“你杏儿姐姐有我跟你姜婶子陪着,找你阿娘去吧!”

南溪点头,刚转身走出几步,又走了回来,屋里几人都疑惑的看着她。

却见她从袖口里掏出来一对大红鸳鸯结递给杏儿:

“杏儿姐姐,这是我送你的新婚礼物,祝你和徐大哥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杏儿生辰的时候她没把这对鸳鸯结送出去,却没想到会在今日派上用场。

杏儿红着一张娇颜接过:

“谢谢南溪。”

南溪笑眼弯弯:

“那我先回刘家啦!”

挥挥手,她脚步轻快的出了新房。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419)

我要评论
  • 小径上&。

    一座云雾萦绕在腰间的山峰下,有一胖一瘦两个小豆丁正缓慢的走在窄小的小径上。

  • 来找南&看到南

    拿着把新弹弓来找南溪玩的胖虎,刚走进院门就看到南溪这准备出门的架势,不由开口问道。

  • 胖虎背&牵南溪

    现在下山也是一样,胖虎背着背篓小心的跳下坎阶,然后再回过头去牵南溪,却发现她杵在那里半天没反应。

  • ,眯起&可以射

    一个时辰后,在一块稍显平坦的山坡上,胖虎正向天拉着弹弓,眯起一只眼,寻找可以射击的飞禽。

  • 扑腾着&看。

    胖虎乐颠颠的跑过去,把尚在地上扑腾着翅膀的鸟儿捉住,提到南溪的面前来给她看。

  • 咱们不&……”

    “哪里是单独进山,这不我跟你两个么?咱们不进深山,就在外围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