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个小孩儿,能去帮什么忙?胖虎虽在心中腹诽,但也明白南溪是在找借口离开了,便点点头道:“去吧去吧,待我跟景钰再钓一会儿,便来寻你。”他们现在的才钓十几只龙虾,他想再多钓一些,接着就给南溪给他们做她口中所说的那什么麻辣小龙虾。南溪把头上的荷叶取来他们现在才钓十几只龙虾,他想再多钓一些,然后就让南溪给他们做她口中所说的那什么麻辣小龙虾。。...

你一个小孩儿,能去帮什么忙?

胖虎虽在心中腹诽,但也知道南溪是在找借口离开,便点头道:

“去吧去吧,待我跟景钰再钓一会儿,便来寻你。”

他们现在才钓十几只龙虾,他想再多钓一些,然后就让南溪给他们做她口中所说的那什么麻辣小龙虾。

南溪把头上的荷叶取来罩在胖虎的头顶上,拿着棍子就要离开。

胖虎却一把拉住她,取走了她手里的棍子,笑着对她道:

“你走你的,把棍子留下。”

南溪……

*

离开田埂的南溪,没有马上就去刘家小院,而是先回家,去后院弄了些草莓放在厨房,又去挖了一些清热下火的草药,煮了一锅祛暑凉茶放在一边凉着,才顶着一片芭蕉叶去了刘家。

刘家的堂屋门口,放着一小堆点燃的干熏草,缕缕青烟从小火苗那里飘升,再四散在半空中,把这周围的蚊虫都驱了个干净!

而堂屋里面,锦娘、古娘子和姜家媳妇正围坐在一个大棚绣架旁,分工明确,手脚利落的赶绣着嫁衣的上袍,单独坐在旁边的一个中棚绣架面前的杏儿,则在甜蜜且认真的绣着嫁衣的袖缘。

秀娘眼睛看不见,又怀着三个月的身子,无法帮忙,便静默的坐在门框边挽着麻线。

这时,一只停在院子里寻食的麻雀忽然扑腾着翅膀飞出了院墙,秀娘耳朵微微一动,随即便嘴角上扬的开口:

“小南溪来了?”

才刚把一只脚跨进院子的南溪,睁着一双大眼睛惊讶的问道:

“阿秀姨怎么知道是我?我都没有出声。”

在屋里刺绣的姜家媳妇听到了,便扯着嗓子调侃道:

“你阿秀姨的鼻子跟耳朵,那可是比你李伯伯家的雪毛还厉害的。”

雪毛是一只成年柴犬,因为有一对白眉毛,所以村里人都叫它雪毛,雪毛的鼻子很灵,十丈之外的气味儿它都能够嗅得出来。

南溪咧着嘴笑了笑,并没有接这茬儿,这话姜家婶婶说出来是调侃,可她若接了便是对长辈不敬了。

随手把芭蕉叶放在檐下,南溪跨进堂屋,给屋里的长辈都打了招呼后,便凑到了杏儿的身边。

“杏儿姐姐,有我帮忙的地方吗?我也想帮忙。”

杏儿抬起头,微笑着对她道:

“那就劳烦小南溪去厨房帮忙烧点茶水,待我阿爹跟叔伯们回来喝。”

刘能与姜松等几人一大早便出村去置办成亲所需的物品了。

“好嘞!”

南溪刚要去厨房,却见坐在门边的秀娘扶着腰站起了身:

“怎得连烧个水都让南溪去做?我去吧。”

“阿娘……”杏儿声音里有明显的担心。

南溪亦连忙奔过去拦住秀娘。

“阿秀姨,您还怀着小宝宝呢,厨房里地滑,还是我去吧,您就坐在这里挽线等刘伯回来哈。”

然,秀娘却执意不肯,在她看来,哪有她这个当主人的闲着,却让一六岁娃娃去厨房烧水的道理。

这时,锦娘抬起头,看过来:

“嫂子还是让南溪去吧,您如今还是头三月的身子,最是磕不得碰不得!”

姜家媳妇也在一旁帮腔道:

“是呀是呀,你家厨房里还堆了那么多的柴火,你说要是你万一被绊倒……啊呸呸呸,反正,你进厨房不安全。”

在两人的劝说下,秀娘终是又坐回了板凳上。

南溪这才迈着小短腿走向厨房。

杏儿家的厨房,收拾得很干净也很空旷。

切菜的案台上,菜板被立在挨墙的一角,菜刀也被固定在墙角,台面上只放着几个平时装菜的空筲箕。

灶台前,劈成一截一截的柴火整整齐齐的码在右手一侧,使在灶前烧火的人一伸手便能触到。

南溪找了张高矮适宜的木凳放在灶台前搭脚,待她把双手的袖管高高挽起后,就开始刷锅烧水。

半柱香后,锅里的水烧开,南溪便去堂屋问杏儿要来一包茶叶,开始泡茶。

待她刚把茶水泡好,由秦秀才带着去外面猎大雁的徐火,提着一只大雁,满脸喜气的进了院子。

“婶儿,我来送大雁了。”

在这里,男女若是想要结亲,男方需持活的大雁为聘,所以,徐火这几日跟着秦秀才跑遍了群山之外的浅水源地,只为活捉一只大雁。

秀娘微笑颔首:

“把大雁交给杏儿吧。”

不顾几位婶子的调侃打趣,杏儿早已放下针线,奔至门口,待看到手提灰褐色大雁的徐火后,便娇羞的低唤了一声——徐大哥!

徐火一丝不苟的神情在看到杏儿出现后,霎时春暖花开,他把手中大雁递出去。

“杏儿,给。”

杏儿双手接过时,才发现这只大雁很沉。

“这只雁好沉!”

徐火一听,又连忙伸手拿过大雁,并道:

“还是我来拿吧,你去找个笼子或者一处地方,我直接把它放进去就是。”

“好。”

最后,杏儿到后院找了一个头尖脚圆的竹罩,让徐火把大雁放在里面。

安置好大雁,徐火喝了两杯茶水,又待了一小会儿就回去了东边的村长家,杏儿则是回屋继续绣嫁衣。

后院,南溪双手放在膝盖上的蹲在竹罩旁边,一错不错的盯着里面的大雁看——

她活了二十几年,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到大雁,以前都是在电视里或者很高的天空上看到过。

仔细看,大雁除了脖子没鹅的长以外,其他地方几乎长得一模一样,怪不得有的人家娶亲时猎不到大雁,便以鹅来充当呢!

她还记得,当初她哥嫂结婚,在随彩礼的时候,痴迷古言小说的嫂子还半开玩笑的让她哥买一只鹅去……

“这只大雁挺大啊!”就在南溪思绪放空时,胖虎的声音冷不伶仃的就从她头顶传来,把她吓了一大跳。

“喝!”好家伙,人吓人吓死人的好伐!

南溪扭过头,看着站在她右后侧的两个人,疑惑道:

“你们俩不是在钓龙虾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胖虎学着她的样子蹲下:

“先前在田埂上,远远就看到了提早回来的徐大哥和我阿爹,我们料想他们这次肯定猎到了大雁,所以就跟过来瞧瞧。”

说着他还偏着虎脑袋,似是不可思议般的问南溪:

“不过一只长得灰不溜秋的大雁就把你给看出神了?我跟景钰都站在你身后了,你都没发觉。”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175)

我要评论
  • 想法,&几本小

    南溪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是因为她曾看过的那几本小说里便是这样写的。

  • 上去,&再回头

    山路崎岖,上山的时候,遇到一个陡峭的坎阶,都是胖虎先爬上去,再回头拉南溪上去。

  • 蹲在离&他不远

    南溪就蹲在离他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往小背篓里捡着蘑菇菌。

  • 扑腾着&来给她

    胖虎乐颠颠的跑过去,把尚在地上扑腾着翅膀的鸟儿捉住,提到南溪的面前来给她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