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南溪吼这么一嗓子,徐火终于等到收枪回过头,看见立在院门口的杏儿后,便把枪立在一旁,继而一脸喜意的走入门口。“杏儿,你何时来的?”“刚到一会儿。”杏儿双手背在身后,一脸羞怯。见徐火脸上有汗,又忙把自己的手帕掏出递过来他:“徐大哥,你先抹抹汗。”“杏儿,你何时来的?”。...

经过南溪吼这么一嗓子,徐火终于收枪回头,见到立在院门口的杏儿后,便把枪立在一旁,而后一脸喜意的走向门口。

“杏儿,你何时来的?”

“刚来一会儿。”杏儿双手背在身后,一脸羞涩。

见徐火脸上有汗,又忙把自己的手帕掏出来递给他:

“徐大哥,你先擦擦汗。”

“好。”徐火满含笑意的接过手帕,等他擦干净脸上的汗,却把手帕揣进了自己的怀里。

“帕子脏了,待我洗干净后再还你。”

杏儿脸上的红晕更浓了,只见她低下头,细若蚊声的“嗯”了一声。

徐火不光眸色温柔,声音也温柔:

“你来找我,可是有事?”

杏儿这才把一直藏在身后的新鞋拿出来,递给他。

“我见你脚上的鞋破得厉害,便……便为你做了一双新的,你试试看合不合脚……”

徐火既欣喜又感动,伸手接过新鞋时,亦趁机握住了杏儿的手……

杏儿猛地一抬头,却见徐火正双目炽热的盯着她看,遂又慌忙的低下头去,只是脸上的热度怎么也消不下去。

粉黛还羞,欲拒迎,徐火突然便觉自己有些口干,他润了润嘴唇,刚要开口:

“杏儿,我……”

“咳咳……”

恰在这时,卷着裤管的虚无子提着一双草鞋从田埂上回来,见到两人堵在门口,远远的便咳嗽出声。

杏儿连忙抽回自己的手,红着脸道:

“我……我先回去了。”

说完也不等徐火反应,低着头快速离去。

目送着她离开的徐火,直到她的身影在陈家阿婆的院墙拐角处消失,才收回视线,对走近的虚无子抱拳拘了一礼。

虚无子抚着胡须经过他身边时,笑着调侃了一句:

“新鞋不错,你小子好福气呀!”

“嗯。”

徐火红着耳朵抱着新鞋,跟在他的身后进了小院。

进了小院,见南溪已到,虚无子洗了手便去厨房拿了个窝窝头,边吃边招呼着两小只进屋教学。

徐火也把新鞋仔细收好,继续在院子里练枪。

半日时光很快便过去,直到晌午,两小只都没见到胖虎的踪影。

于是乎,南溪在回家的路上,特意去了一趟胖虎家。

见胖虎家院门敞开着,她便站在院门外唤人,只是唤了好几声都无人应答。

父子俩都不在家吗?那怎么没关院门呢?

想了想,南溪转身就去敲响了牙婶家的院门……

*

用过午饭后,锦娘戴着斗笠去了北边的小麦地里,南溪则来到后院除草,顺便清理一下黄瓜架上的枯藤。

景钰来找她时,她正拿着一把镰刀在割一根老掉的黄瓜藤。

见此,景钰挽起袖子,走过去帮忙。

“我刚才去了胖虎家,发现他家里没人。”

两人合力把枯藤扯下扔在一边后,南溪才道:

“我问了牙婶,牙婶说秦叔一大早就拉着胖虎急急忙忙的离开了桃花村。”

景钰蹙眉:

“如此匆忙可是出了什么事?”

南溪蹲下继续除草:

“不知道,晚点等胖虎回来问问他。”

然,两小只等到了晚上,也不见胖虎跟他阿爹回来。

两人有些担心,便跑去找虚无子,谁知虚无子却道:

“早晨我去田里看秧水的时候正好碰到他们父子二人出村,老秦已同我说了,他需三五日才会回来。”

南溪瞪大眼睛:

“师父为何不早说?害我跟景钰还在担心。”

虚无子抚着胡须,一派无辜模样:

“你们问我了吗?”

南溪……好像是没问!

*

两日后,刘能与徐火再次约到了打石场比武,在这之前,虚无子已经把封住了徐火一半功力的银针取出。

初夏的清晨,阳光还不是很燥,甚至还偶有微风轻轻拂过,带起人们的衣袂飘飘。

打石场里面,徐火与刘能分别站在东西两个方向,气势沉着,对立而望。

距他们十丈之外,则站满了专门来瞧热闹的叔伯婶娘们。

锦娘不喜瞧这种热闹,南溪便一个人跑来,站在杏儿母女的身边,同虚无子一起的景钰往这边看了,便抬脚走了过来,站在她的左侧,后见南溪疑惑的望着他,遂低声开口:

“胖虎回来了吗?”

“还没有。”南溪摇头,看向前方。

在前方场中,徐火先是朝着对面抱拳拘礼,再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便提起长枪,如猛虎下山一般地朝刘能冲了过去。

站在外围观看的杏儿见了,立马紧张地捏紧了秀拳,她既想徐火能赢又不想自己的阿爹受伤,心情可以说是极其的复杂!

而刘能,在徐火提着长枪刺向他的同时,亦快速举起了手中的大刀,用四两拨千斤之势把徐火的攻势轻松化解……

接下来的打斗就像是加了两倍速,南溪根本就看不清两人的招式动作,只得扯着景钰的衣袖问道:

“怎么样?你觉得徐大哥这次能不能打赢刘伯?”

景钰被她用力过猛的拉扯扯得歪了一下身子,待稳住身形无语的睥了她一眼后,他淡淡吐露:

“尚未可知。”

南溪睁着一双大眼睛:

“是你看不出来,还是徐大哥这些时日的苦练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

景钰……

“我的意思是他们二人的比斗才刚开始,谁输谁赢还犹未可知!”

你这解释还不如不解释呢!南溪偷偷瘪了瘪嘴。

站景钰旁边的一位婶子扭过头,恰巧瞄到南溪的小动作,便笑着替景钰解释:

“在上次,咱们一眼便能看出谁会赢谁会输,可这次咱们却一时看不出输赢,这便说明徐小子这些时日的功力确实有大涨。”

“多谢婶婶解惑!”

南溪弯着眉眼,抱着小拳头,向这位婶子像模像样的行了一个抱拳礼后,才不满的朝着景钰吐了吐舌头。

景钰……他说的也是这个意思呀!

而此时,前方二人打斗正酣,出招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南溪便是把一双大眼睛眯成了一条小缝,也只能从漫天飞扬的尘土中窥到两抹时而相交时而分离的虚影。

“咳咳……”

她刚想上前几步看得仔细一点,却被突然飞过来的尘沙呛了一鼻子,只得咳嗽着又倒了回去,谁知脚下却突然出现一凸起的软物,害得她一个趔趄差点歪倒。

一双肉手快速扶住她的同时,耳边也响起了胖虎嗷呜嗷呜的痛呼声:

“嗷!好痛呀!”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416)

我要评论
  • 胖虎背&,却发

    现在下山也是一样,胖虎背着背篓小心的跳下坎阶,然后再回过头去牵南溪,却发现她杵在那里半天没反应。

  • 宝;要&犬男主

    那小说里,女主要么是在山里捡到稀世珍宝;要么就是在山里邂逅忠犬男主。

  • 我,就&就是想

    “你别拿你的梦来诓我,就你那小心思我还不知道?你就是想进到深山里去看看。

  • &上去,

    山路崎岖,上山的时候,遇到一个陡峭的坎阶,都是胖虎先爬上去,再回头拉南溪上去。

  • 出了堂&意间又

    出了堂屋,无意间又瞄到屋檐下放着的小背篓,她想了想,走过去把小背篓也背在背上。

  • 拨开两&边挂满

    胖虎走在前面,用一根树枝拨开两边挂满露珠的杂草,尽量不让衣物被露水浸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