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有热闹的场面可瞧,南溪几下就把口漱好,再跑去后院跟在忙的锦娘说了一声后,便同胖虎一同出了院子。路上,胖虎拉着南溪跑得飞快,南溪边跑边喘着气儿的问着:“咱们这是上哪儿瞧热闹的场面去?景钰呢?”“去东边的打石场,景钰了在那里等着了。”打石场?是谁家又路上,胖虎拉着南溪跑得飞快,南溪边跑边喘着气儿的问道:。...

一听有热闹可瞧,南溪几下就把口漱好,再跑去后院跟在忙的锦娘说了一声后,便同胖虎一起出了院子。

路上,胖虎拉着南溪跑得飞快,南溪边跑边喘着气儿的问道:

“咱们这是上哪儿瞧热闹去?景钰呢?”

“去东边的打石场,景钰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打石场?是谁家又要盖新房了吗?

“你……你能不能说明白一点儿?”

胖虎越跑越快,南溪越来越出气不匀。

见她跟得难受,胖虎脚下放慢了一些:

“刘伯跟徐大哥要在打石场那里决斗。”

“什么?!”

*

距离桃花村一里远的东面,有半壁比其它山峰要矮上许多的石山。

为什么只有半壁呢?因为它的另一半儿已经被桃花村的人凿去盖房子了,因此这半壁石山也被桃花村的人称之为打石场。

南溪跟胖虎赶到打石场的时候,刘能与徐火正打得激烈,南溪只能看到两道不停碰撞的虚影,根本就分不清谁人是谁。

扫视了一圈站在远处观战的人,发现除了虚无子和杏儿母女外,村里的叔伯们一个不落的全来了。

南溪心中暗惊,这么大阵仗?

胖虎在看到站在虚无子右侧的景钰后,便拉着南溪走了过去。

景钰只扭头往他俩这边看了一眼,便又转过头去继续观战。

胖虎走过去,低着脑袋小声的问:

“现在是什么情况?”

景钰的目光一直落在前方打斗的二人身上。

“目前刘伯占了上风。”

也就是说徐火的功夫不及刘伯?

南溪随即抬眼,看向站在虚无子另一侧的杏儿,就见到她正一脸担心的看着前方。

南溪拧起了好看的小眉头:

“徐大哥怎么会跟刘伯决斗呢?”

这让杏儿如何抉择?

景钰疑惑的转过头:

“谁跟你说他们两人是在决斗的?”

话刚说完,他便抬头看向了胖虎,他俩是一起来的,除了胖虎还会有谁跟她这样子说?

南溪闻言,也扭头看着胖虎。

被四只眼睛同时盯着,胖虎忽然就有点不知所措。

他抓着后脑勺,诺诺的问:

“他们不是在决斗么?”双方相约到一个地方打架,还有观战人,不是决斗是什么?

景钰淡淡开口:

“他们只是在切磋比试,不是决斗。”

若是决斗,那便生死不论了。

原来只是切磋比试,南溪替杏儿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好奇的问:

“刘伯怎么会想到要跟徐大哥切磋比试?”

刘伯跟村里哪个叔伯比试不行?怎么偏就找上了徐火,莫非……

南溪的目光瞟向另一侧的杏儿。

景钰的视线也同样在杏儿身上一扫而过。

“你以为呢?”

“嗯?”南溪瞪着眼睛回头,还真是因为杏儿?!

胖虎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不解的开口:

“你们俩在打什么哑谜?”

景钰压低了声音继续道:

“昨夜,徐大哥向刘伯提出想要带杏儿离开桃花村,刘伯大怒,当场便表示——想带杏儿离开,除非徐大哥能打赢他。”

胖虎随即看向打斗中央,半晌才摇头叹息道:

“徐大哥好像带不走杏儿姐姐了。”

南溪在得知前因后果后,反而没有刚才那么担心了。

人家好不容易才养大的闺女,你徐火说带走就带走,哪儿有那么好的事?换她是刘能夫妇,她也不能就这么轻易让徐火带走杏儿的,最起码也得设九九八十一道难题,先考验考验一番他的人品再说。

就在胖虎的话说完没多久,前方忽然“砰”的一声,一人自半空中狠狠摔在地上。

然后南溪就听到身旁的叔伯在议论:

“没想到这小子还挺能耐,坚持了这么久?”

“这小子的功夫不错。”

“他进攻的招式虽然简单,但次次都攻到了点上,若不是刘能多吃了他十几年的饭,多了他十几年的内力,还真不一定谁赢谁输!”

南溪悄悄一挑眉,叔伯们对徐火的评价挺高的呀!

这边,刘能手腕一翻便把手里的大环刀收在了身后,随后,他居高临下的对徐火道:

“你输了!”

徐火咳嗽着从地上站起,并抱拳拘礼回道:

“是小子技不如人,小子认输!”

刘能神情得意的瞅着他:

“既然你已经认输了,那昨夜之事……”你以后便莫要再提。

然他话还没说完便听徐火又道:

“小子今日认输,并不是要就此放弃,请刘叔再给小子一点时间,小子过两日再来挑战!”

刘能拿一双锐目瞪着他,臭小子,还不死心!

徐火目光坚定的回视——

有志者事竟成,小子是不会死心的!

刘能……突然就有点欣赏这小子了是怎么回事?

“我且等着。”刘能用鼻孔轻哼一声,提着大刀朝自己的妻女走去。

秀娘感觉到丈夫走近,掏出手帕就要替他擦汗,刘能连忙拿过手帕自己擦,待擦好汗后,便领着妻女率先离开打石场,期间,杏儿还不舍的回了好几次头。

围观的叔伯也相继散去,只余下虚无子、秦秀才与三小只。

南溪见徐火呆呆的望着杏儿离开的方向,便上前去鼓励道:

“徐大哥加油,你下次一定能打败刘伯抱得美人归的。”

这时,胖虎也跳了过来:

“没错,刚才我阿爹说了,你是因为比刘伯年轻才输给他的,徐大哥加油,等你到了刘伯这个岁数一定能打败他!”

徐火……我谢谢你的鼓励啊!

南溪……你这是鼓励还是打击呢?

秦秀才……这臭小子到底会不会说话?

秦秀才大步过来给了胖虎一个爆栗后,提着他的后衣领就往打石场外面走,边走他还边教训胖虎道:

“不会说话就回去好好练功,省得你以后想讨个媳妇还打不赢未来的老丈人。”

徐火……

南溪……原来胖虎的低情商是随了他阿爹啊!

等胖虎被他阿爹像老鹰拎小鸡一般的拎出老远后,景钰才慢悠悠的踱到徐火跟前。

“刘伯的功夫要高出你一截,你打算如何在半月之内打赢他?”

徐火:

“加紧练功,快速提高自己的武艺。”

景钰……

“短短半月,即便你再加紧练功,想胜刘伯亦同样很难。”

“再难也要一试!”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204)

我要评论
  • 在一块&坦的山

    一个时辰后,在一块稍显平坦的山坡上,胖虎正向天拉着弹弓,眯起一只眼,寻找可以射击的飞禽。

  • 跳下坎&在那里

    现在下山也是一样,胖虎背着背篓小心的跳下坎阶,然后再回过头去牵南溪,却发现她杵在那里半天没反应。

  • ,把尚&在地上

    胖虎乐颠颠的跑过去,把尚在地上扑腾着翅膀的鸟儿捉住,提到南溪的面前来给她看。

  • 信其有&人托梦

    “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说不定真是仙人托梦给我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