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豆芽的两片叶子又是狠狠地地一抖——它不开心了。瞧着它憨态憨态的模样,南溪轻轻地的笑出了声,正想再多逗着它一下,门口却传来了胖虎的声音:“南溪,你醒了吗?醒了就赶快出,我们都在等着你呢。”“哦来了!”南溪让胖豆芽钻到她的眉心后,迅速一下床。待她瞧着它憨态可掬的模样,南溪轻轻的笑出了声,正想再多逗弄它一下,门口却传来了胖虎的声音:。...

胖豆芽的两片叶子又是狠狠地一抖——它不高兴了。

瞧着它憨态可掬的模样,南溪轻轻的笑出了声,正想再多逗弄它一下,门口却传来了胖虎的声音:

“南溪,你醒了吗?醒了就赶紧出来,我们都在等着你呢。”

“哦来了!”

南溪让胖豆芽钻进她的眉心后,快速下床。

待她打开房门,守在门口的胖虎,便伸着脖子望向她的身后。

南溪狐疑的睨着他:

“你在干嘛?”

胖虎收回张望的目光,抠着脑袋问:

“我在外面听到你好像在跟谁说话。”还有笑声。

南溪心中暗惊,不过面上却不露声色:

“我那是在自言自语。”南溪拉着离开屋子,边走边问:“景钰呢?不是说就等我了么?他人呢?”

“去了你家后院。”

“他去后院干什么?走,找他去。”

两人一起来到后院,就看到景钰正蹲在那片草莓苗地旁边在研究着什么。南溪快步走过去。

“你在做什么?”

景钰回头看了她一眼,而后伸手指着那片草莓苗,发出疑问:

“这些都是草莓苗吧?这么多幼苗你都是从哪儿弄来的?”

南溪脚步一顿,随后又鼓着腮帮子道:

“反正不是偷的也不是抢的。”

景钰缓缓站起身,一双似黑珍珠般的眸子一错不错的看着她:

“你的秘密,似乎很不一般!”

南溪被他盯得忽然就有些心虚,嘴上却还是强硬道:

“你管我!”

胖虎走过来,瞅了一眼菜地里的嫩苗,对景钰一脸严肃地道:

“既然南溪不想说,那你就别再追问了,还有,不管南溪的秘密一般不一般,最好都不要往外说,只我们自己知道就好。”

南溪惊讶的望着胖虎,她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番话来。

景钰看向胖虎的目光显然也有一丝惊讶,但他很快便敛了神色,半垂着眸子道:

“你觉得我会说出去?我只是单纯的好奇。”

原本还一脸严肃的胖虎忽然就绽出了一个笑容,他抬手就要去拍景钰的肩膀,但想到他的怪毛病又把手收了回来,咧着嘴似憨憨的道:

“我当然知道你不会说出去,我也不会说出去的。”

随后他便转头对南溪挤眉弄眼:

“这下你放心了吧?你的小秘密我们都不会往外说的。”

南溪被他滑稽的模样逗笑,虽说他们就算说了她也不怕(据她观察,桃花村的人都很朴实善良,是不会做出把她当成妖孽来烧死这种事情的),但胖虎的这番话仍是把她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他是她在这个时空,除了锦娘以外,对她最好的人!

而且,他虽然平时看着挺憨,但关键时刻他那颗虎脑袋一点都不憨,精明着呢!

南溪眉眼弯弯:

“嗯,你偷喝秦叔的酒,完了还往里面灌水的事儿我也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胖虎……

景钰的嘴角刚刚上扬,就听到南溪又说:

“还有小景钰,你怕小……唔……”

还不等南溪把话说完,一只白皙小手便飞快地捂住了她的嘴巴。

胖虎好奇的问:

“景钰怕什么?”

景钰黑着一张脸:

“我什么也不怕。”

南溪一双大眼睛玩味儿的看着他——

你确定?

景钰目光淡淡的睥着她——

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的秘密说出去?

南溪挑衅地睨着他——

你去啊,我不怕!

景钰……

就在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胖虎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的惊呼出声:

“景钰,你,你的洁癖好了?”

景钰淡定的松开捂住南溪小嘴的手,很轻的“嗯”了一声。

“什么时候好的?我竟不知道!”胖虎高兴的向他扑来。

“好兄弟,让哥哥好好抱抱你!”

“不要!”

景钰却是嫌弃的侧开了身,让他扑了一个空。

胖虎不甘心,回头又继续扑,景钰继续躲,两人就这样一路闹到刘家小院。

南溪则笑嘻嘻的一路跟在后面。

在刘家小院用过晚饭,再帮忙把东西都收拾后,大伙便相继离去。

刘能把大伙都送走后转身回到院子,却见一道身影还矗立在院中,未曾离去。

他拧起眉头:

“你怎么还未走?”

徐火双手抱拳拘礼:

“刘叔,小子有事相求!”

刘能双手负后:

“有事就去找村长。”找我没用。

徐火垂首:

“此事非刘叔不可。”

似乎已经猜到了他想要做什么,刘能忽然就沉下脸来。

他很想把徐火赶出去,可又怕他如此做了闺女会伤心。

最后只好黑着脸转身进屋:

“有事进来说。”

“是。”

*

村尾,洗漱好的南溪抱着自己的小枕头来到锦娘的屋里,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巴巴的望着她。

“阿娘,今晚溪儿想跟你一起睡。”

“好。”

披着一头墨发的锦娘拿过她手里的小枕头放到床的里面,又招手让她过去,给她拆着头上的两个小揪揪。

待头上的发带拆下,南溪便踢掉鞋子爬到床上,并盖上薄被。

锦娘则是提着油灯到堂屋去检查了一下门闩好没有,才返回来关好房间门,吹灯上床。

黑夜中,南溪蠕动着小身板往锦娘身边蹭了蹭。

“阿娘?”

“嗯?”锦娘侧身面对着女儿。“怎么了?”

“阿娘的眉头自跟师父他们谈完事情后,便一直都不曾舒展过,是出了什么事吗?”

似是没想到南溪会这么问,锦娘在黑暗中静默了好一会儿,才柔声开口:

“没出什么事,小孩子不要瞎想。”

南溪很想说,我不是真正的小孩子,你骗不了我!

然,话到嘴边却又变成了:

“那阿娘也不要瞎想,想多了容易影响心情。”

“嗯,阿娘不瞎想,快睡吧!”

锦娘伸出一只手,放在薄被外面轻轻的拍着南溪。

“嗯,阿娘也睡。”

南溪往锦娘的方向再挪了挪,直到满鼻尖都是锦娘的气息后,才闭上眼睛睡觉。

一炷香后,浅显均匀的呼吸声在锦娘耳边响起,莫名就安抚到了她不安了一整日的心。

她不会再让任何人来伤害她们母女,即使是血亲也不行!

翌日,南溪正站在檐下用着杨柳枝漱口,胖虎便风风火火的找来。

“南溪,走,咱们瞧热闹去!”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406)

我要评论
  • 的农田&会比其

    那座山里的树林相对比较稀疏,且在它的山脚,还有正在开垦的农田,想来危险系数应该会比其它山峰都低。

  • &蹲在离

    南溪就蹲在离他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往小背篓里捡着蘑菇菌。

  • 牵南溪&现她杵

    现在下山也是一样,胖虎背着背篓小心的跳下坎阶,然后再回过头去牵南溪,却发现她杵在那里半天没反应。

  • 路他应&该会比

    而南溪之所以问胖虎要不要跟着一同去,也是想着他曾经进去过,里面的山路他应该会比较熟悉。

  • 到一个&拉南溪

    山路崎岖,上山的时候,遇到一个陡峭的坎阶,都是胖虎先爬上去,再回头拉南溪上去。

  • 晚梦到&顶上有

    “我昨晚梦到一位白须仙人,他告诉我说,这山顶上有宝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