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娘子有个坏毛病,那就是她越看一个人不顺眼,就越不喜欢整蛊他,当初季晟就是因她多番异于常人的行为才特别注意到她的。因为,当她某次看见白又嫩软萌萌的小南溪从她院门口经,让她突然便萌出想要一个可爱的小闺女的时候,南溪就悲催了。而已,她这一次好像用劲过猛,所以,当她某次看到白嫩嫩软萌萌的小南溪从她院门口经过,让她突然萌生出想要一个可爱小闺女的时候,南溪就悲催了。。...

古娘子有个坏毛病,那便是她越看一个人顺眼,就越喜欢整蛊他,当年季晟便是因她多番异于常人的行为才注意到她的。

所以,当她某次看到白嫩嫩软萌萌的小南溪从她院门口经过,让她突然萌生出想要一个可爱小闺女的时候,南溪就悲催了。

只是,她这次似乎用力过猛,把小南溪吓出了心理阴影,致使她现在一见到她就躲,就憷!

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的古娘子,悻悻然地松开南溪的手,径直进了院子。

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南溪像是劫后余生般的长吐了一口气,而后又回头望了外面一眼,才跨进小院。

胖虎跟景钰送完蛋糕回来不见南溪,正在四处找她呢,就看到她与古娘子先后走进来,两人走过去,见她脸色不是很好,异口同声的问:

“你怎么了?”

南溪摇头,胖虎不信,追问:

“是不是古姨又整蛊你了?”

“没有。”南溪把两人拉到一边,小声问道:“你们刚才去送蛋糕的时候,有没有听到师父跟秦叔他们在谈什么?”

胖虎抠着脑袋想了想:

“好像在说什么防范?我没注意听,把蛋糕塞到我阿爹手里后就离开了。”

南溪又看向景钰,就见他蹙眉想了一瞬道:

“好像是王屠夫带回来一个什么消息,师父让刘伯和你阿娘以后出村都注意点。”

南溪听完拧起了小眉头,什么消息?观刚才每个人的态度表情,好像只有她阿娘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所以,这个消息是跟她阿娘有关的吗?

没给南溪想太多的机会,小院里已经开始忙碌起来,大家伙各司其职,进厨房的进厨房,帮忙摆弄桌凳的摆弄桌凳,见三小只围在那里挡路,牙婶便把他们赶进了屋里。

杏儿屋里,秀娘正在陪着女儿说话,三小只不好去打扰,胖虎和景钰干脆去了外面比划,南溪不想去,便凑到了正在帮忙擦拭桌凳的徐火身边。

她不知从哪儿也找来一块抹布,跟在徐火身后擦凳子,一边擦还一边跟徐火唠嗑:

“徐大哥,你这次会在桃花村待多久呀?”

徐火沉吟一瞬:

“不出意外的话,半月吧。”

南溪眨巴着眼睛,小声的问:

“那杏儿姐姐怎么办?”

徐火低头看了她一眼,耳根泛红的道:“我想带她去朔州。”

南溪小大人般的摩挲着下颌:

“估计刘伯不会肯。”

徐火手里的动作没停:

“我知想要带走杏儿不易,但我会努力争取。”

南溪歪着脑袋看他:

“徐大哥的父母会同意你带一个乡野女子回去吗?”

徐火自信满满:

“家母已过世多年,家中只老父与我相依为命,我若带杏儿回去,父亲只会高兴得喝酒庆祝。”

如此便好,南溪挑了挑眉,没再多问。

杏儿的及笄礼请了全村的人来吃席,虽说只十几户人家,但加起来也有几十口人,所以待到午时,小院里的人越来越多,一时间好不热闹。

马上就要开饭,胖虎他们却还不见踪影,南溪跟锦娘说了一声之后便出去找人。

找了一圈没找到人的南溪,正往回走,就看到胖虎跟景钰两个一身泥土的从王屠夫家里走出来。

南溪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跑上前:

“胖虎,景钰,你们怎么会从王屠……王伯伯家里出来?”

胖虎的一张肉脸上全是泥土,在看到南溪后,憋在心里的委屈一下子就爆发了,他张开双臂就要去抱南溪,却被她嫌弃的侧身躲开。

于是胖虎心里更委屈了。

“哇……南溪你为什么要躲开?”

呃……你身上那么脏你还问我为什么要躲开?

不过胖虎的情绪好像有点不对劲!

南溪上前一步,替他拍掉粘在身上的泥土,小心的问两人:

“王……伯伯是不是揍你们了?”不然不会这么惨,两人身上都脏兮兮的。

南溪的靠近多少安慰了一点胖虎受伤的心灵,他吸着鼻子道:

“他何止揍我们,他还把我摁在泥地里摩擦……”

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就这样被王屠夫羞辱了近一个时辰。

景钰则是紧抿着双唇没有说话,他其实已经看出来了,王屠夫不是在羞辱他们,而是在操练他们,只是他这操练的方式实在是……

次次都把他们当垃圾一样的往泥坑里摔。

而胖虎,也不是因为被摔了委屈,是因为他在王屠夫手下始终过不了三招而委屈!

然,他又何尝不是呢?王屠夫是他目前为止见过的功夫最好的高手!

这边胖虎还在吧啦吧啦的跟南溪倾诉:

“我已经为折了他两朵花,踩坏了他一小片花草真诚道歉了,他还使劲儿的摔我,一点大人的肚量都没有!”

“嘘!”南溪赶紧捂住他的嘴巴,在王屠夫院门口说他坏话,也不怕被他听见!

待拉着两人走出了一段距离,南溪才问景钰:

“你呢?怎么也跟着被收拾了?”

景钰拂开她的手,他的衣服脏。

“殃及池鱼,我先回去梳洗一番。”

说完便使轻功离开,胖虎这才想起他还一身泥土,便也使轻功往相反的方向离开。

“我也回去换身衣服。”

南溪往左右看了看,又低头看着空空如也的小手,暗暗决定:就算学不成武功,她也要学轻功,这玩意儿关键时刻可以用来逃命!

回到刘家小院,每一张桌子上都坐上了人,锦娘跟几个妇人端着木制托盘在给每一桌上着菜,见到南溪从外面进来,她走过来把南溪拉到一边,温声询问:

“找到胖虎跟景钰了吗?”

南溪点头,并告诉她,两人回去换身衣裳就来。

锦娘揉了揉她的发髻,指着挨着檐下的一张桌子,道:

“你先去那儿坐着等他们俩,马上就要开席了。”

南溪点点头,乖巧的去走那边角落等着。

看着锦娘忙碌的身影,南溪心里想的却是,王屠夫带回来的究竟是什么消息?让她阿娘刚才那样的心神不宁?

唉,当小孩就是这点不好,大人遇到什么事儿也不会告诉你,全靠你自己去猜。

要不今晚她试探的问一下锦娘?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405)

我要评论
  • 比较稀&都低。

    那座山里的树林相对比较稀疏,且在它的山脚,还有正在开垦的农田,想来危险系数应该会比其它山峰都低。

  • &“这…

    “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说不定真是仙人托梦给我呢?”

  • 山腰这&辰。

    光是从山脚到山腰这一小段路,两人就走了有大半个时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