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古娘子却沉了脸色:“我早以跟古家划清界限界限!”姜家媳妇一叹了一声:“血脉至亲,哪里是说划清界限就也可以划清界限的?”古娘子冷冷的瞅着她:“你但是先管好你自己的事吧!”“你……”“行了,你们两个,战气也不看一看地方!”陈家阿婆被打断姜家媳妇的话,沉声斥后见气氛一时有些沉闷,便又开口道:。...

谁知古娘子却是沉了脸色:

“我早已跟古家划清界限!”

姜家媳妇轻叹了一声:

“血脉至亲,哪里是说划清就可以划清的?”

古娘子冷冷的瞅着她:

“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的事吧!”

“你……”

“行了,你们两个,斗气也不看看地方!”

陈家阿婆打断姜家媳妇的话,沉声斥道。

后见气氛一时有些沉闷,便又开口道:

“说到年轻小子,咱们村如今不是有一个现成的么?”

几人的目光同时看向她,就连坐在屋檐下的秀娘也把头转向这边。

牙婶默了一瞬,恍悟道:

“阿婆说的是借住在村长家的那个小子吧?”

陈阿婆笑起了一脸的褶子。

“可不就是他么?这孩子待人有礼,且相貌堂堂,看着就一身正气,配咱们杏儿倒也凑合。”

牙婶沉吟:

“就是不知杏儿是何心思,可否看得上那小子……”

姜家媳妇也在一旁附和:

“没错,杏儿的态度最重要。”

陈家阿婆听了,脸上的褶子又加深了几分:

“那是自然,老婆子我还能乱点鸳鸯谱不成?”

她家与村长家离得近,这几日她总是会看到杏儿往村长家去,而那小子也总是无事便站在院门口,像是在等人一样,这一看就是郎有情妾有意啊!

牙婶惊讶的看向陈家阿婆:

“听阿婆您的意思,是这两孩子已经看对眼了?”

阿婆弯起那双深陷在眼窝里睿眼。

“八九不离十。”

牙婶欣喜的道:

“那敢情好啊,找村长去问问他家里面是何情况,父母可还建全,家中有多少兄弟姐妹……”

姜家媳妇补充:“最主要的是家风如何?”

“对对对,还得看家风。”

听着她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秀娘把手轻轻放在腹部,没有出声。

这边,因为怕惊扰到孕妇,刘能跟村里的几个汉子把猪赶到了河边来杀。

杏儿拿着口大锅跟着到了河边,凑热闹的三小只也跟了过来。

待到了河边,几个大人帮忙在河岸上搭了一个简易的露天灶后,便去到了旁边杀猪,把生火烧水的事儿交给了杏儿跟三小只。

于是,在合力把大锅里都装满了水后,杏儿便负责生火,三小只负责到周边附近去拾干柴。

三人还未走远,便听到身后传来二师兄凄厉的惨叫声,南溪惊惧的同时又忍不住想要回头去看,却被一只横空伸出的肉手,把她刚转到一半的脑袋给强行扳正。

胖虎平淡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别看,如果你还想以后吃得下肉的话。”

南溪……我没那么脆弱!

往前走了几步,南溪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

“咦,今日好像没有看到王屠夫。”

“他出村了。”走在前面的景钰回道。

王屠夫昨日便来找了虚无子报备,说今日出村。

南溪突然就有了八卦之心:

“他为什么前几日不同我们一起出村呢?”非要自己一个人单独出村。

胖虎弯腰捡起一根木棍:

“他好像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

王屠夫不在才好呢,不然他见到他总是会心虚,就怕被他发现上次踩坏他花草的贼是他!

“你们仨在做什么?”徐火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南溪抬起头,眉眼弯弯的问:

“徐大哥?你又怎么在哪儿?”

徐火捂唇轻咳了一声:

“村长正在研制新药脱不开身,便唤我来帮忙。”

景钰淡淡的睨了他一眼:

“师父已经唤我来帮忙了。”

徐火……顿时面色尴尬!

南溪无语的刨了景钰一眼,这小孩儿,咋这么不懂事儿呢?

“哈……原来徐大哥也是来帮忙的?正好,麻烦你把这些柴火送去杏儿姐姐那里,我们三个还要再去拾一些。”

南溪把他们三人手里的干柴,统统都交到了徐火手里,然后便招呼着另两只一起离开。

徐火看着三小只离开的身影,低头轻笑出声。真是三个团结友爱的孩子!

不远处,他口中那三个团结友爱的孩子却在内讧。

南溪不满的睨着景钰:

“你刚才是故意的吧?让徐大哥下不来台。”

景钰云淡风轻:“我只是实话实说。”

“这种事情心知肚明就好,不一定要说出来的。”

南溪觉得景钰虽然平时看起来很早熟,但也始终还是个孩子,所以她作为他的小姐姐有必要要教他一些人情世故。

却没想到景钰只是淡淡的睥了她一眼,道:

“就像我们明明知道你有秘密却从来不问一样吗?”

南溪愣在原地,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你……?”们是怎么看穿的?

景钰见她一脸被吓到了的表情,兀自下着结论。

“反应越大,越说明这个秘密不简单,不可告人之。”

南溪迅速调整状态,秉着‘你没有证据我便死不承认’的态度,道:

“我只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秘密不秘密的?我没有,我不造!你莫要胡说八道。”

景钰淡漠的瞅了她一眼,径自走开。

旁边的胖虎拍着她的肩膀:

“你不愿说便不说,我们又不会逼迫于你,你干嘛要说他是胡乱说的呢?”

胖虎说完就直接追上了景钰,独留她一人站在那里纠结。

南溪……

她以为她隐藏得很好的东西,却原来早就被这两人给看穿了!

河岸边,杏儿正蹲在那里埋头烧水,有人把一抱柴火放在她脚边,她头也没抬的道:

“你们这么快就把柴拾回来了?”

一道浑厚的声音自她头顶传来:

“他们仨没回,去了别处。”

杏儿倐地抬起头,惊喜开口:

“徐大哥,你怎么来了?”

徐火在她旁边不远处蹲下,并嘴角噙着笑的看着她:

“我来帮忙。”

杏儿被他如此专注的盯着看,脸上迅速红霞一片。

河边上,正在给二师兄开膛破肚的刘能,一眼就瞄到某徐姓猪崽子在拱他家的白菜,当即便扯开嗓子喊道:

“杏儿,水烧好了吗?马上要用了。”

正与某人含情脉脉的杏儿被刘能这一嗓子给惊得一颤,急忙手忙脚乱的往灶里面添柴。

“噢,马上就好。”

徐火正欲凑近帮忙,却听到刘能又在不远处喊:

“喂,那谁,过来搭把手!”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443)

我要评论
  • 开始逐&,驱散

    好在山雾已经开始逐渐散去,阳光亦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射进来,驱散了山里的一丝阴凉。

  • 道?你&进到深

    “你别拿你的梦来诓我,就你那小心思我还不知道?你就是想进到深山里去看看。

  • 有这种&写的。

    南溪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是因为她曾看过的那几本小说里便是这样写的。

  • 处的一&小背篓

    南溪就蹲在离他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往小背篓里捡着蘑菇菌。

  • 不可信&其无,

    “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说不定真是仙人托梦给我呢?”

  • &牵南溪

    现在下山也是一样,胖虎背着背篓小心的跳下坎阶,然后再回过头去牵南溪,却发现她杵在那里半天没反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