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虎眨了两下眼:怎么办?景钰挑了两下眉:找个地方把人问题了。胖虎眼睛一亮:行!南溪偏头,惊疑的望着两人:“你俩眼睛抽经了?”胖虎……景钰……锦娘扭过头,望着三小只:“怎么了?”胖虎眼睛一转,捂着肚皮,痛呼:“唉呀,锦姨,我肚子好疼。”南溪…胖虎眼睛一亮:行!。...

胖虎眨了两下眼:怎么办?

景钰挑了两下眉:找个地方把人解决了。

胖虎眼睛一亮:行!

南溪偏头,狐疑的看着两人:

“你俩眼睛抽筋了?”

胖虎……

景钰……

锦娘转过头,看着三小只:

“怎么了?”

胖虎眼睛一转,捂住肚皮,痛呼:

“唉呀,锦姨,我肚子好疼。”

南溪……

一看就是装的,阿娘别信。

可锦娘却是慌了神,赶忙问:

“是不是吃坏肚子了?要不要找个医馆看看?”

胖虎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摆手:

“不用不用,就是想要如厕……”

“可……这附近哪里有茅房啊?”锦娘抬头,四处张望。

景钰往前一步:

“锦姨,我知道哪里有。”

锦娘忙道:“那我们快走。”

“嗯。”

于是一行人改道,由景钰带着去了另一条街。

西边,一条比较杂乱的巷子里,锦娘望着已然无路可走的正前方,扭头疑惑的看着景钰。

“景钰,你是不是带错路了?”

谁知景钰却朝她们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锦姨别出声。”

南溪立即拿小手捂住嘴巴,只留一双大眼睛在那里眨呀眨的。

——怎么回事?

景钰薄唇轻启,无声吐露——后面有尾巴跟着。

锦娘心中暗惊,连忙把南溪护在身后,屏息凝神的盯着巷子口。

“来了。”

一直都警惕盯着巷口的胖虎忽然出声。

他的话音才刚落,三个或贼眉鼠眼或一脸横肉的汉子便冲进了巷子。

那三人见跟踪的猎物就在眼前,相视一眼之后,便一脸不怀好意的逼近。

胖虎站在最前方,沉声喝斥道:

“你们是何人?为何要跟踪我们?”

那三人中,站在首位,脸上横肉最多眼睛最小的汉子,一脸贪婪的盯着胖虎身上的小皮包。

“小子,识相的就把身上的金叶子统统交出来。”

原来是他招来的祸端,胖虎沉下一张脸,抿着唇对身后的景钰说道:

“景钰,护好锦姨跟南溪。”

“嗯。”

景钰大刀阔斧的站在锦娘母女前面。

对面,贼眉鼠眼一号的眼睛滴溜溜的在锦娘身上转了一圈之后,便凑到那个横肉男耳边悄声嘀咕起来,也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就见那横肉男一脸淫l笑把眼睛黏在锦娘身上。

看得南溪直犯恶心,她轻轻扯了扯景钰的衣袖,景钰回头疑惑看她。

南溪说话很小声,生怕锦娘听到:“你去帮胖虎,断掉那人的子孙根。”

景钰……

要不要这么狠?

那边,胖虎已经冲向了横肉男,挥拳进攻,侧身防守,踢腿再攻,再防守……

景钰看得蹙眉,这三个人显然与上午那帮乞丐不同,全是练家子,胖虎怕是一时占不了上风。

他回头对母女俩道:

“你们待在这里,我去帮胖虎。”

南溪一脸严肃的点头:

“去吧,灭他丫的。”

景钰……

他竟不知道,小丫头原来这么暴力!

锦娘在南溪脑门上敲了一记,看着景钰嘱咐道:

“小心点儿!”

景钰点头,用看似闲庭若步实则快如箭矢的速度冲过去加入了战斗。

景钰的加入,使胖虎如虎添翼,只不过片刻,贼眉鼠眼二号便被胖虎砸出了战斗圈,还好巧不巧的就摔在母女二人的脚下。

锦娘赶紧带着南溪往退后两步。

一息之后,贼眉鼠眼一号也被景钰一脚踢飞过来,重重的砸在贼眉鼠眼二号身上,让正欲挣扎爬起的二号再度重创倒地,再无力爬起!

盯着那正在地上蜷缩打滚的贼眉鼠眼一号半晌,南溪一双大眼睛微微眯起!

就是这个人,刚才竟跟那个横肉男说,要把她阿娘抓去如何如何!

简直就是渣碎中的渣碎!

南溪悄悄松开锦娘的手,开始不动声色的挪到一号跟前,瞄准一个地方后,高高抬起右脚,然后重重踩下……

“啊啊啊啊啊啊!!!”

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顿时响彻正个小巷!

简直就是闻者惊惧,听者心颤!

合力把横肉男揍趴下的景钰跟胖虎同时回头,待看清楚南溪做了什么后,两人皆不自觉的感到某处一凉!

“溪儿!”

锦娘也没想到南溪做出这种事情,赶紧走过来把她拉开一点。

完了,刚才一时气愤,崩人设了!

南溪有些心慌慌的看向锦娘:

“阿娘我……”

锦娘蹲下身,伸手捏向她的脚踝处,问道:

“刚才踩那么大的力,伤到脚踝没有?”

咦?没崩?南溪眨巴眨巴眼,摇头:

“没有。”

“你呀!这莽撞的性子何时才能改过来?”

锦娘双手护着膝盖起身,无奈轻斥。

南溪敛着眸子不作声,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做错,是这贼眉鼠眼男对她阿娘言语龌l龊在前,她不过就是以牙还牙而已!

可这些,她却不能对锦娘说,一是,她不想让锦娘被那些话污了耳朵,二是,她也暂时还不想让人知道她会读唇语。

胖虎走过来,看着那蜷缩在地上痛苦打滚的贼眉鼠眼一号,一脸同情的开口:

“啧啧,看起来好惨呐!”

而景钰却是忽然想起,南溪先前同他小声说得那句话——断掉那人的子孙根!?

看了一眼那坐在地上,正龇着牙抱腿忍痛的横肉男,景钰正欲抬脚走向对面,却见南溪忽然扭头看过来,对上他的视线……

景钰动作一顿,而后便面无表情的弯腰,捡起一颗石子,然后两指一弹!

“啊啊!”原本抱腿的横肉男突然捂住裆部痛呼出声!

南溪满意的露出一口小白牙,小景钰很上道嘛!

胖虎却是嘴角一抽,假装没看见。

看着在地上打滚的三人,锦娘一时拿不定主意——是该就此不管,还是送去官府?

若是送去官府怕是又要耽误一些时间,如此怕是会赶不上与村长他们约定的时间。

可若是就此不管,万一这些人转身就去找帮手呢?到时她们一样不好脱身。

南溪眼珠一转:

“不如把他们都捆起来,再找一个人去通知巡逻的官差?”

锦娘沉吟一瞬,颔首:

“就这么办吧。”

*

一刻钟后,有人把正在街上巡视的俩官差领到了一个小巷里,没过多久,那两个官差便押着三个身上带伤,弓着身走路的大汉出了巷子。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326)

我要评论
  • 在地上&鸟儿捉

    胖虎乐颠颠的跑过去,把尚在地上扑腾着翅膀的鸟儿捉住,提到南溪的面前来给她看。

  • 溪年纪&相仿,

    胖虎比南溪大两岁,是个虎头虎脑的胖小子,因村里就他跟南溪年纪相仿,所以两人经常在一块玩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