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溪却也没伸出手去接,只笑容着说:“阿娘,除了一个水囊是给秦叔他们爷俩准备好的。他们家里没人,下午回家去还得现烧饭烧菜,哪儿除了空烧热水。”“为娘竟倒不如你想得很周到。”锦娘笑着把水囊再次放好,弯下腰挑起来秧担子就出了门。待锦娘走后,南溪又去厨房的橱柜里找他们家里没人,中午回去还要现做饭炒菜,哪儿还有空烧水。”。...

南溪却没有伸手去接,只微笑着说:

“阿娘,还有一个水囊是给秦叔他们爷俩准备的。

他们家里没人,中午回去还要现做饭炒菜,哪儿还有空烧水。”

“为娘竟不如你想得周到。”

锦娘笑着把水囊重新放好,弯腰挑起秧担子就出了门。

待锦娘走后,南溪又去厨房的橱柜里找出一块红糖来,先起锅烧水把红糖化开后,再舀到一个钵里凉着。

而后又算着时间,把泡了许久的糯米碾成米浆放在一边。完了又把泡了许久的小石子也碾碎,重新加入清水,待到里面的石粉末全部沉淀,再小心的倒出最上面的那一层水。

景钰来找南溪的时候,她正在厨房搭着小板凳,双手捧着一个超级大碗在那里慢慢的篦着石灰水。

景钰不知她在捣鼓什么,于是走近问道:

“你在做什么?”

“你走路怎么都没有声音的?”

差点被吓到的南溪回头吐槽了他一句,继续做着手里的事情。

景钰瞅了一眼放在案台上的红糖水和糯米浆,又瞅着她用蒸大米饭的麻布把一碗水过滤了无数遍,便立马猜到她这是要做好吃的。

他一双黑眸微微发亮,主动请缨:

“需要帮忙吗?”

有人想要帮忙,南溪自然不会客气。

“会烧火吗?”

“会。”

“那就帮我烧火吧。”

景钰来到灶台前坐下。

“烧哪一口锅?”

“这口。”

南溪抬手指了指先前已经洗干净的大锅,而后又挪着小凳子,拿着水瓢往锅里面舀水。

直到她觉得水差不多了,才把篦好的石灰水倒进锅里,再盖上锅盖,让景钰用大火烧开。

景钰什么也没问,只乖乖按照南溪的指示,用大火把锅里的水催开。

期间,南溪从后院摘了两根黄瓜,两人一人一根的啃着。

过了一会儿,见锅盖四周升腾起了白烟,景钰出声提醒背对着灶台的南溪。

“水开了。”

“现在改小火烧。”

南溪转过身来,揭开锅盖,把糯米浆小心的倒进沸腾的开水里,右手还拿着锅铲在那里不停的搅拌。

只稍许,南溪便感觉到手上的阻力越来越大,看着锅里逐渐浓稠的米糊,南溪一边擦着汗水,一边对景钰说道:

“可以了,不用再加柴了。”

闻言,景钰把刚拿起的柴火放下,然后拍拍双手起身,望着锅里白糊糊的东西,像个好奇宝宝:

“这是做的什么?”

“凉糕。”

南溪把锅里的米糊快速舀到早已摆放在旁边的碗里面,最后,一锅米糊竟装了十个碗。

景钰帮忙把那些碗都移到案台上后,就站在旁边看着,也不说话。

为了让凉糕冷得更快,南溪找来两个木盆,往里面装了清水,再把凉糕一碗碗的放进去……

等她做完这一切,转身,发现景钰的视线一直都在盯着凉糕看,便开口解释道:

“得等到它凉了才能吃。”

“我知道。”

景钰把眸光移开,双手负后的走出厨房。

啧!这傲娇的小背影还真是欠欠儿的!

南溪挑了挑眉,去堂屋找来两把蒲扇,一把给了景钰,自己拿着一把来到厨房,给木盆里的凉糕散着热。

景钰见了,也走进来帮忙。

南溪回头看他:

“对了,你来找我可是有事?”

景钰摇头,这两天所有人都去了田里干活,就连胖虎也被他阿爹叫去学着插秧,整个桃花村除了猫狗,也就他和南溪两人闲着,他不来找她找谁?当然,他是不会把这些话说出来的,不然,万一这小丫头一生气,不给他凉糕吃了怎么办?那他不白忙活了吗?

他抬起眼皮悄咪咪的看了南溪一眼,却发现小丫头原本白嫩的小脸被木盆里升起的腾腾热气给熏得白里透红,煞是好看。

景钰的手突然就有点儿痒,就想捏点什么,他半敛下眸子,默默把左手背在了身后,在心中默念——

非礼勿动!

一刻钟后,南溪揉着酸软的手臂下了凳子,这打扇还真是个体力活,算了,还是等它自然凉吧。

见她停下,景钰也跟着停下,她走出厨房他也跟着走出厨房。

等凉糕凉还有好一会儿,南溪便干脆拿出两本书来与景钰一起坐在屋檐下·太阳晒不到的地方·看书。

大概申时末,胖虎一手提着草鞋,一手提着一个竹篓子,兴冲冲的走进院子。

“南溪快去找一个水桶来,我捉到好多小鱼和泥鳅,还有黄鳝。”

南溪连忙放下手里的书,去找来水桶。

胖虎把竹篓盖子揭开,把里面的小鱼泥鳅什么的全都倒进了水桶。

南溪看着水桶里的鱼和泥鳅,有些咂舌:

“这么多?你去插秧只是顺便的吧?”去摸鱼才是真的。

“这些都是我插完秧才去捉的。”

胖虎叉着腰,甚是得意的说道。

南溪见他一脸的泥水印,又折回厨房去打开一盆水给他洗脸洗手。

胖虎却不急,他指着水桶里的鱼和泥鳅问南溪:

“你要泥鳅还是小鱼?还是一样一半?”

南溪想了一瞬:

“要小鱼。”

胖虎又扭头问景钰:

“你呢?”

景钰走过来看着水桶里扭在一起的小鱼和泥鳅。

“泥鳅和小鱼都要一点。”

胖虎点点头,开始在水桶里扒拉。

旁边的南溪其实也想要一点泥鳅,可她不会杀!

景钰睥了她一眼,转头问正在往竹篓里捡泥鳅的胖虎。

“你阿爹插完秧回去了?”

胖虎摇头:

“阿爹还要去放水。”

景钰开始挽袖子:

“既然如此,就在这里收拾好再回去吧,我跟你一起收拾,完了让南溪帮忙炸好。”

胖虎:

“好主意。”

于是,两人开始在院子里杀小鱼跟泥鳅。

南溪去厨房里洗锅烧油,等着炸鱼炸泥鳅。

待到日落西山时,杀好小鱼跟泥鳅的景钰又去帮南溪烧火,胖虎也在院子里打扫弄脏了的地方。

两刻钟后,金灿灿的炸泥鳅和炸小鱼出锅,装了满满一个筲箕。

胖虎迫不及待的用两指捏起一根炸得金黄的泥鳅放进嘴里,顾不得烫嘴的感受着那酥脆的口感以及那飘入鼻尖的肉香。

“唔,好吃,太好吃了!”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311)

我要评论
  • 飞鸟,&就见他

    那边,胖虎已经瞄准了一只飞鸟,就见他拉弹弓的手一松——

  • &南溪曾

    最主要的是,南溪曾看到过胖虎跟他阿爹从那座山上打猎回来。由此可见,此山一定没有其它山峰凶险。

  • &现在下

    现在下山也是一样,胖虎背着背篓小心的跳下坎阶,然后再回过头去牵南溪,却发现她杵在那里半天没反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