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南溪有听进来,锦娘很是欣喜。“走吧,阿娘先回去给他们俩量量双足的尺寸。”“嗯。”*“你说锦姨会给咱们做鞋么?”院子里,胖虎用胳膊肘碰了碰景钰的手臂,惹得景钰连退两步。“别动手动脚的。”胖虎尤其非常不满的嘟囔:“我碰你一下就不行啊,南溪拨拉你如果“走吧,阿娘先出去给他们俩量量双足的尺寸。”。...

见南溪有听进去,锦娘很是欣慰。

“走吧,阿娘先出去给他们俩量量双足的尺寸。”

“嗯。”

*

“你说锦姨会给咱们做鞋么?”

院子里,胖虎用胳膊肘碰了碰景钰的手臂,惹得景钰连退两步。

“别动手动脚的。”

胖虎特别不满的嘀咕:

“我碰你一下就不行,南溪扒拉你那么多次就可以?你这是差别对待!”

景钰抿着唇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唯南溪亲近他可以忍受,别人就不行。

或许,是因为她软软糯糯的样子让人不忍心把她推开,又或许是因为她身上那股淡淡的奶香跟阿娘身上的味道很像?

“胖虎,景钰,你们俩过来,阿娘要先量一下你们的足长。”

南溪站在檐下,招手唤着两人过去。

有新鞋穿了!

胖虎喜滋滋的走到檐下,看着从屋里面拿着一把木尺走出来的锦娘,感激开口:

“谢谢锦姨!”

景钰慢一步走过来,抬起双手,郑重其事的行礼。

“多谢锦姨!”

锦娘看着他行礼的动作,微微怔了怔,而后便抬手虚扶。

“好孩子,快别这么多礼。”

反正她闲暇之余,也会做些新鞋拿出去卖了换银钱,多做两双亦不碍事。

胖虎亮晶晶的眼睛看着锦娘。

“锦姨,你可以为我阿爹也做一双新鞋吗?我可以付钱。”

锦娘慈爱的摸了摸他的脑袋。

“真是一个孝顺的好孩子,行,也给你阿爹做一双。”

“锦姨你太好了,谢谢你!”

胖虎高兴的差点跳起来。这是他自去年阿娘病故后,第一次这么开心!

景钰抬眼看了看胖虎,又看了看锦娘,犹豫着要不要也开口给虚无子讨一双新鞋穿,不过他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逝。

等锦娘给两人量完尺寸,便进到堂屋开始剪鞋样。

三小孩就在院子里玩耍,胖虎假装病患,南溪充当医者,景钰在旁边教她如何望闻问切。

堂屋里,锦娘剪好鞋样,偶然抬头,便看到院子里三个小孩的默契配合,嘴角不自觉的便扬起了笑意。

桃花村年龄相仿的小孩只有他们三小只,也怪不得他们会孟不离焦称不离坨了。

下午,蓄水坑那边的后续工作终于全部搞定,就只等着引流山水和下雨时蓄水。

快到傍晚时,终于得空的虚无子召集村里的人简单的开了一个村会,主要就是说新开垦的土地如何分配以及蓄水坑那边该如何维护。

到散会时,虚无子唤住跟随锦娘一起来的南溪。

“明日卯时来我这里学习医术。”

南溪眨巴眨巴眼:

“明日卯时?”他不是要送徐火出村吗?

虚无子抚须看她:

“嗯,可能准时?”

南溪赶紧点头:

“徒儿一定准时报到。”

“嗯,去吧。”

等所有人都离开以后,景钰抬头问虚无子。

“明日谁送徐火出村?”

虚无子转身进厨房。

“杏儿的阿爹。”

*

夜半,徐火正在床上盘腿打坐,忽闻一道敲门声传来。

他走过去把门打开,就看到景钰双手拢袖的站在门外。

“景钰?这么晚了找我何事?”

景钰神态自若的走进来,抬眸扫了一眼床上整齐的棉被,淡漠开口:

“徐大哥刚才在打坐?”

“嗯。”

不知为何,徐火今晚竟在这个五岁小孩的身上看到了那种上位者才有的气势,使他不由自主的便回答他的问题。

“徐大哥明日便要离开桃花村,景钰想请徐大哥帮景钰一个小忙。”

景钰的态度忽然变得十分的诚恳。

徐火愣了愣:

“若是徐某力所能及之事,请说。”

景钰一双黑眸看着他:

“徐大哥此次出村可是要赶去朝阳城?”

徐火微眯起双眼:

“你是如何得知?”

景钰半垂下眸子:

“你昨日与杏儿姐姐话别时无意间听到的。”

“……”徐火耳根一红。

“你要我帮什么忙?”

景钰从衣袖里拿出一封密封好的信交给他。

“烦请徐大哥帮我把这封信送到朝阳城南城庆丰酒楼老板的手里。”

徐火接过信封,一双狭眸似笑非笑的看着景钰。

“你不是说你在外面已无亲人了吗?如今怎的又要我帮忙送信了?”

景钰把手重新拢进袖子,目光与他对视,嘴角似嘲讽般勾起。

“不过是送封信出去,徐大哥如何就断定他是我的亲人了?若徐大哥不愿帮忙,就当我没说,还请徐大哥把信还我。”

说完便伸手欲拿回徐火手里的信。

“嗤,你小子以退为进用得挺溜啊?行了,这信我帮你送了就是。”

徐火拿信封轻拍了一下他的手心,随后便把信收进包袱。

景钰挑眉,微微躬了躬身。

“那就多谢徐大哥了。”

翌日,天边才刚开始蒙蒙亮,南溪便咬着一个葱油饼走在去往村东头的路上。

在经过杏儿家门口时,看到刘能正背着一个包袱走出门,在他的身后是同样拿着一个包袱的杏儿。

南溪把最后一口葱油饼囫囵进嘴里,然后打招呼。

“刘伯,杏儿姐姐,你们早呀!”

走在前面的父女俩回过头。

“南溪?你这么早是要去哪儿?”

问话的是杏儿。

南溪快步上前:

“我去师父家学医,刘伯,杏儿姐姐,你们这是要出村吗?”

刘能微笑着点头:

“我出去买一些补品,给杏儿的阿娘补补身子。”

南溪眨巴着大眼睛:

“徐大哥也是今日出村。”

刘能看了杏儿一眼:

“嗯,村长昨日便同我说了,由我送徐公子出村,这不,我正要去村长家唤他。”

原来是这样。

南溪看了一眼杏儿手里拿着的包袱。

所以,这包袱是给徐火准备的?

怪不得刘伯刚才看杏儿姐姐的眼神有着一种“家里的大白菜被猪拱了”的愤怒。

三人一起来虚无子家,南溪刚准备敲门,院门便被人从里面打开。

徐火背着个包袱走出来,对刘能抱拳道:

“小子劳烦刘叔了。”

刘能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便转身走在前头。

南溪抱着一双小拳头,像模像样的对徐火说到:

“徐大哥一路顺风!咱们后会有期!”

徐火抱拳回礼:

“多谢南小姑娘!后会有期。”

杏儿看了一眼父亲走远的背影,走过来把手里的包袱交给徐火,红着眼眶说道:

“徐大哥,保重!”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352)

我要评论
  • &光是从

    光是从山脚到山腰这一小段路,两人就走了有大半个时辰。

  • &后找出

    就着稀粥吃了一个窝窝头一个鸡蛋,南溪把没吃的都揣进了怀里,然后找出一个小水囊装好水背在背上,又回去屋里把她从古娘子那里磨来的那柄小匕首别在腰间。

  • 是在山&犬男主

    那小说里,女主要么是在山里捡到稀世珍宝;要么就是在山里邂逅忠犬男主。

  • 说里便&写的。

    南溪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是因为她曾看过的那几本小说里便是这样写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