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也不是看见她胸前仍有轻微起伏不定,刚进去的南溪差点儿误我以为妇人了去了西天佛祖那里报到手续。把手搭在杏儿的肩上,南溪柔声安慰:“杏儿姐姐别怕,胖虎了带着徐大哥去南边找村长跟刘伯了,他们迅速便会回去。”杏儿似是才特别注意到有人进去,抬起头看了几眼南溪,红把手搭在杏儿的肩上,南溪柔声安慰:。...

若不是看到她胸前尚有轻微起伏,刚进来的南溪差点误以为妇人已经去了西天佛祖那里报到。

把手搭在杏儿的肩上,南溪柔声安慰:

“杏儿姐姐别担心,胖虎已经带着徐大哥去南边找村长跟刘伯了,他们很快就会回来。”

杏儿似是才注意到有人进来,抬头看了一眼南溪,红着眼抽泣:

“南溪,我阿娘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南溪点点头,把人慢慢搀扶起来坐到一边的木凳上。

“嗯,阿秀婶肯定没事的。”

一旁的景钰在这时出声:

“我可以先替她诊一下脉。”

杏儿愣愣的望着他:

“什么?”

南溪却是眼睛一亮:

“对啊,你不是会诊脉吗?”

随即又转过头来对杏儿道:

“杏儿姐姐知道的吧,我跟景钰都在跟着村长伯伯学医,景钰脑袋瓜聪明,已经学会了望闻问切。

现下师父他们尚未回来,不若咱们先让景钰给阿秀婶把一下脉?”

杏儿缄默了一瞬,才点着头把床边的位置让开。

景钰来到床边,把小手搭在杏儿阿娘的手腕上,开始敛眉不语的诊脉。

想到院子里的那滩血迹,南溪看着杏儿试探性的开口:

“杏儿姐姐,我们刚进院子时,看到地上有一滩凝固的血迹……”

杏儿抬袖拭泪:

“那是鸡血,阿娘近日身体不好,阿爹今晨走之前便宰了一只母鸡,吩咐我拾缀出来给阿娘补补身子。”

……

原来是鸡血!!!

“此次,阿秀婶便是因为身体不好才晕倒的吗?”

杏儿的眼里又蓄满了晶莹。

“我出去挑水的时候阿娘还好好的坐在院子里,可等我挑水回来,她却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怎么唤都唤不醒……

是徐大哥帮我把阿娘抱进屋里,吩咐我好生在家里守着,他帮我去找村长跟阿爹回来。”

“徐大哥?他那时怎么会在你家?”

杏儿低着眉眼,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

“我出去挑水的时候恰好碰到他也在挑水,他见我挑水吃力,便……便主动帮我挑水……”

南溪一挑眉,原来如此!

把视线转向床边,景钰正好收回诊脉的手。

杏儿见了,连忙上前问道:

“怎么样?”

景钰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擦手。

“我诊出的是滑脉。”

杏儿一脸茫然:

“滑脉是什么意思?我阿娘会不会有事?”

南溪也问景钰:

“阿秀婶没事吧?”

景钰摇头:

“只是有些体虚,无甚大碍。”

没大碍就好!

南溪心下微松,扭头跟杏儿解释:

“滑脉就是喜脉,杏儿姐姐,你要有弟弟或妹妹了。”

“弟弟妹妹?”杏儿呆讷着重复。

南溪笑着点头:

“嗯,弟弟妹妹。”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声响,随后就看到一个方脸腮胡的庄稼汉子冲了进来。

“杏儿,你阿娘呢?”

原本已经止住了眼泪的杏儿在看清楚来人后,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

“阿爹……”

刘能两步走过来,看着躺在床上,面无血色的妻子,堂堂的七尺汉子竟然一下就红了眼眶。

“阿秀,你,你这是咋了?”

紧跟着进来的还有虚无子和胖虎,南溪连忙上前行礼。

“师父您来了。”

刘能连忙拉着虚无子来到床边。

“村长,你快给阿秀看看。”

“别急,我这就给她切脉。”

虚无子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开始为病人诊脉。

南溪走过来。

“师父,刚才景钰已经为阿秀婶诊过脉了。”

“哦?”

虚无子抬眼看向景钰:

“可诊出了什么?”

景钰从容开口:

“病人脉象圆润如滑珠,且时深时浅,乃滑脉之象。”

虚无子抚着八字胡,低眉不语。

房间里一时安静无声。

直到片刻,虚无子切完脉收回手。

刘能满心焦急的开口:

“村长,阿秀她怎么了?”

虚无子理了理衣袖,起身抱拳对他说道:

“恭喜刘兄,你又要当爹了。”

突来的惊喜把原本还一脸担心的刘能直接砸得呆愣住了。

“你是说,阿秀有喜了?”

虚无子笑着颔首:

“不错,观脉象已有两月有余。”

刘能闻言,顿时喜笑颜开,不过他也没忘记要关心妻子:

“那阿秀她何时会醒?”

虚无子:

“大概半个时辰便会醒来,不过她身虚体弱,且胎象略有不稳,需得仔细调养,我待会儿回去配几贴药送来,你记得要煎服给她喝。”

刘能抱拳感激道:

“有劳村长了。”

虚无子来到景钰面前,赞许道:

“不错,可以出诊了。”

景钰淡淡的勾了勾嘴角,南溪看得,那叫一个酸嘞!

“师父,您什么时候教我诊脉呀?您老只顾着教景钰,都忘了还有我这个徒弟了。”

她幼小的心灵受伤了好伐!

虚无子笑看着她:

“景钰不是一直都在代我教你吗?”

“……可我想跟师父学呀。”南溪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无辜的说道。

景钰抿着唇,斜睥了她一眼,胖虎看了一眼他的脸色,默默的往旁边又退了两步。

虚无子哈哈一笑:

“待过两日一切都步入正轨,为师便好好的教你们医术。”

南溪大眼睛一弯:

“嗯。”

院子里,一直在那儿等着的徐火见到几人出来,连忙上前:

“村长,杏儿姑娘的阿娘没事吧?”

他一个外男不好进去,便一直都在外面守着。

虚无子抚着胡须,噙着笑意:

“无甚大碍。”

徐火闻言,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无碍便好,这样她便不会再哭了。

虚无子看向徐火:

“我现在需回去配药,徐公子可要同我们一起离开?”

“嗯?好。”

出了杏儿家,南溪便与虚无子他们分开,回家烧饭。

胖虎跟着她一起回家,去拿他的黄瓜跟花菜。

傍晚,锦娘干完活回来,得知下午的事后,又提着一篮子攒下的鸡蛋去了刘能家。

待到她再回来时,天已经是大黑,好在今晚月光皎洁,能看清地面的路。

回到家,母女俩吃完晚饭,又说了一会儿体己话后,便各自回屋歇息。

第二日一早,南溪打扫完前院,便去到后院开始栽种草药。

难得的,锦娘今日没有出工,帮着南溪栽种完草药后,她便坐在屋檐下做着鞋。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119)

我要评论
  • 白虫,&都不够

    可这深山里真的很危险,我阿爹说过,里面有大白虫,小孩子进去,都不够给它塞牙缝。

  • 的山峰&小径上

    一座云雾萦绕在腰间的山峰下,有一胖一瘦两个小豆丁正缓慢的走在窄小的小径上。

  • 坎阶,&上去。

    山路崎岖,上山的时候,遇到一个陡峭的坎阶,都是胖虎先爬上去,再回头拉南溪上去。

  • &进了怀

    就着稀粥吃了一个窝窝头一个鸡蛋,南溪把没吃的都揣进了怀里,然后找出一个小水囊装好水背在背上,又回去屋里把她从古娘子那里磨来的那柄小匕首别在腰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