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已将至响午,南溪三人刚到山下便分道扬镳,各回各家。南溪回家,气都没歇一口,就径直厨房。*半个时辰后,锦娘扛着锄头回去,见厨房的房顶上还在冒着白烟,便放下自己锄头进了厨房。“溪儿?”厨房里,南溪刚要端着菜盘出,看见了她进去,笑眯眯的张口:“南溪回到家,气都没歇一口,就直奔厨房。。...

因为已临近晌午,南溪三人刚到山下便分道扬镳,各回各家。

南溪回到家,气都没歇一口,就直奔厨房。

*

半个时辰后,锦娘扛着锄头回来,见厨房的房顶上还在冒着白烟,便放下锄头进了厨房。

“溪儿?”

厨房里,南溪正要端着菜盘出来,看见她进来,笑眯眯的开口:

“阿娘赶紧洗手准备吃饭。”

锦娘笑着走过来:

“我来端吧,小心烫。”

南溪却是不让:

“木盆里我已经放好了水,阿娘先去洗手吧。”

说完便端着菜盘越过她出了厨房。

“……”溪儿是在嫌弃她未洗手吗?

厨房外面的屋檐下,立着一个同南溪差不多高的三脚木盆架,木盆架上面此时正放着一个装有小半盆清水的木盆。

感觉被女儿嫌弃了的锦娘连忙来到木盆架的旁边——洗手。

把双手认真的搓洗了几遍后,锦娘才取下挂在外墙上的灰色麻布来擦拭手。

吃过午饭,收拾好碗筷,南溪又从厨房里端出来一碗薄荷水。

“阿娘,这是我先前煮好的薄荷水,你喝点。”

锦娘接过碗,温声问道:

“是上午去后山上找的薄荷草吗?”

南溪笑眯眯的点头:

“嗯,因为担心煮出来会有薄荷草的涩味儿,我还加了些甘草放里面一起煮,阿娘你尝尝看味道如何?”

“好。”

锦娘目含笑意的把碗拿到嘴边,而后再小口小口的品尝。

“嗯,入口清爽甘甜,没有一丁点薄荷草的涩味儿。”

南溪弯着眉眼:

“不涩就好,厨房还有好多薄荷水,我待会儿给阿娘多装两个水囊带在身上。”

“嗯。”

锦娘摸摸她的头,把剩下的薄荷水喝完后,便进了里屋小歇。

南溪则拿着两个水囊去了厨房装水。

未时一刻,锦娘带着两个水囊出门干活。

南溪提着装草药的背篓去了后院,准备栽种草药。

午后的太阳虽然很烈,但后院的阳光基本都被前面的房屋给挡住,不用担心被晒到。

只是来到后院,看着已经种满了果蔬的菜地,南溪皱起了眉毛。

已经没有空余的土地了呀,那这些草药又该栽种在哪儿?

南溪提着背篓在后院转了一圈,最后终于想到了一个法子。

那便是,把这些草药像围围栏一样的栽种在蔬菜周围,如此便完美的解决了没空地栽种的问题。

嗯,她真是一个小天才!

南溪栽种草药的速度很快,不过半个时辰,便已经把背篓里的草药全部栽种完。

望着才刚栽种下地便已经生机勃勃的草药,南溪满意的拍拍手。

有外挂装备,干活就是不累!

她走出菜地,把背篓随手放在后院的屋檐下,便转身进了旁边的鸡圈。

本来是想进来看看野鸡仔状况的南溪,才刚进门,就看到一只母鸡从鸡窝里飞出来。

有鸡蛋!

南溪忙打开竹篱门走了进去。

母鸡下蛋的鸡窝就搭在鸡圈最里面的一个角落。

南溪直直的走过去,拿起那颗尚有温度的鸡蛋就准备走。

却不想,刚才那只下蛋的母鸡在这时全身炸毛的朝她扑了过来。

“咕咕咕……”

南溪吓得赶紧左避右躲。

须臾,一只在不远处找食的红毛公鸡,也扑腾着翅膀飞过来加入战局。

一时间,鸡圈里是鸡飞人跳!

经过一番激烈的追逐,南溪最后赶在红毛公鸡飞扑过来的前0.01秒,打开竹篱门,飞速闪了出去,如此,才避免了一场“人间惨祸”。

鸡圈外面,南溪拍着胸脯喘着粗气的看着那只凶神恶煞,扑腾得比她还高的公鸡,恶狠狠的威胁道:

“下次把你宰了煲鸡汤喝!”

放完狠话,南溪便心有余悸的快步走出鸡圈,全然忘了她是进来看野鸡仔的。

把鸡蛋拿去厨房放好后,南溪便拿了张小木凳坐在屋门口看书。

这一看便是一下午。

直到太阳西下,晚霞映红了半边天,南溪才合上书,抬起头,揉着酸软的脖颈。

她伸了个懒腰,把书拿进去放好,便准备去厨房做晚饭。

“南溪在吗?”

这时,院门口传来一道温柔的女声。

正准备进厨房的南溪脚步一顿,回头:

“杏儿姐姐?”

一身素衣的杏儿缓步走进院子,而后看向站厨房门口的南溪,有些羞涩又有些踌躇的道:

“南溪,我……我请你帮我一个忙。”

南溪跳下屋檐,来到杏儿的跟前。

“杏儿姐姐你说,要帮什么忙?”

杏儿从衣袖里拿出一个绣工精致的荷包递给南溪。

“你能……能不能帮我把它送到徐大哥手里?”

南溪挑着眉眼,一脸促狭的看着她:

“杏儿姐姐怎么不自己送?”

杏儿的脸颊顿时如红霞翻飞。

“南溪,你帮帮我好不好?”

“安啦,我帮你送。”

南溪接过荷包,同时,抬头望了一眼天色:

“如今天色还尚早,要不我现在就帮你给他送去?”

杏儿低垂着螓首,双颊红得似血,声音更是细如蚊声:

“嗯。”

南溪笑着把荷包放进怀里:

“那你在这等我消息。”

*

村长家的院子里,一胖一瘦两个小孩正在对练,徐火就站在堂屋的屋檐下,双手抱臂的观看。

南溪站在院门口,小声的朝徐火喊道:

“徐大哥。”

却不想,院子里对练的两人齐齐停下动作,望过来。

南溪有些尴尬的对他们笑笑:

“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而后,又抬手示意徐火过来。

“徐大哥,你出来一下。”

徐火来到院门口,一脸温和的看着小姑娘:

“南小姑娘找在下何事?”

南溪笑眯眯的看着他:

“伸手。”

虽不明原因,但徐火还是乖乖的伸出了手。

然后,他的手里就多了一个精致的荷包。

徐火一脸莫明的看着南溪。

“南小姑娘给我一个荷包作甚?”

“有人让我转交给你的。”

“谁?”

南溪伸出小短手,指着荷包上一处用橙黄色丝线绣的地方,问:

“这是什么?”

“这是黄杏……”

徐火突然顿住。

杏儿?

南溪知道他已经猜出来这荷包是谁送的了,便道:

“你有什么话需要我帮忙转达吗?”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468)

我要评论
  • 一位白&须仙人

    “我昨晚梦到一位白须仙人,他告诉我说,这山顶上有宝贝。”

  • &可以射

    一个时辰后,在一块稍显平坦的山坡上,胖虎正向天拉着弹弓,眯起一只眼,寻找可以射击的飞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