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儿关怀再次询问:“那就了醒过来,那他所以也没什么事了吧?”南溪点起小脑袋:“师父说没什么大碍,只需多加调理就好。”杏儿吁了口气:“那便好,昨日天色已晚,我明天再去看他。”随即又看向两人:“你们上次就是在说他吗?”胖虎:“我们上次……”南溪杏儿吁了一口气:。...

杏儿关心询问:

“既然已经醒来,那他应该也没什么事了吧?”

南溪点着小脑袋:

“师父说没什么大碍,只需要多多调养就好。”

杏儿吁了一口气:

“那便好,今日天色已晚,我明日再去看他。”

随后又看向两人:

“你们刚才便是在说他吗?”

胖虎:

“我们刚才……”

南溪拉着他的衣袖一拽,然后眉眼弯弯的看着杏儿。

“啊对,我们刚才就是在说他,杏儿姐姐,天色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啦。”

“好,路上慢点走。”

“知道啦,杏儿姐姐再见。”

两人同杏儿挥别离开。

*

南溪回到家时,锦娘出工还没有回来,抬头看了一眼渐黑的天色,她连忙把背篓放在屋檐下,去厨房煮饭。

只是等她把饭菜做好从厨房出来,仍不见锦娘的影子。

这么晚了,阿娘怎么还不回来?

南溪有些担心,正打算解下围裙出去找人,就见锦娘一手拿着锄头,一手拖着一根跟她差不多高的树苗从外面回来。

“阿娘,你回来了?”

天色昏暗,南溪看不清锦娘手里拖的是什么树苗。

她好奇的走过去:

“阿娘,这是什么树苗?”

锦娘拖着树苗一步深一步浅的往后院走。

“橘子树的树苗,我好不容易去后山找到的。”

后山?

后山哪里有橘子树苗?除了那颗生长在半崖上的野橘子树周围!

南溪心中一惊,连忙跟在她的身后:

“阿娘,你去崖边了?”

“嗯。”

锦娘来到后院,把树苗放到早已挖好的土坑里,然后抬起头对南溪道:

“溪儿,帮阿娘扶住树苗。”

“哦好。”

南溪站过来,用双手扶住树苗。

见她已经扶住,锦娘这才挥着锄头把垒在周边的泥土再填进坑里。

不过须臾,土坑就被填平,见已经完事儿,南溪随即跳到填平的地方,使劲儿的踩。

锦娘好气又好笑的一把把她拉开。

“快别踩了,再踩你以后就别想有橘子吃了。”

“不可以踩吗?”

南溪有些茫然的抬头看着锦娘。

她以前看别人植树都需要踩的呀,

——把树栽好后,再用脚在上面跺上一跺,完事儿!

锦娘:

“不轻不重的踩两脚就好,不用使劲儿去踩。”

“哈,原来是这样子的说。”

南溪摩挲着鼻尖,尬笑着开口。

天啦噜,她又给地球村的父老乡亲丢脸了!

栽好树,母女俩回到前院。

南溪点燃油灯,再去厨房里端饭菜。

锦娘正在院子里洗手。

南溪在提着油灯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借着油灯的光亮,无意间发现她的右腿裤脚上沾了点点血迹。

她忙提着油灯走近。

“阿娘,你右腿怎么了?”

锦娘甩了甩手上的水渍:

“下山的时候天太暗,我没看清路,就摔了一跤,没事。”

南溪心口一滞,拉着她就往屋里走:

“血都浸出来了,哪里会没事!走,进去看看。”

回到堂屋,她拉着锦娘坐在一张矮凳上,又把手里的油灯放在就近的地上,以方便待会儿能更好的察看锦娘的腿伤。

随后,她在锦娘面前蹲下:

“阿娘,抬一下腿。”

锦娘弯腰:

“我自己来吧。”

“我来,你坐着别动。”

南溪一脸严肃的制止锦娘。

锦娘见她鼓着个包子脸训斥自个,无奈说道:

“好,阿娘不动。”

南溪帮锦娘把鞋脱掉,又慢慢的,小心翼翼的卷起她的裤管。

然后,南溪就看到了裤管下,那一大片的淤青,严重的地方甚至还在浸着血。

这么严重,她居然还像没事儿一样,还去后院栽树!

南溪敛着眉,抿着唇:

“阿娘,我不喜欢吃橘子了。”

锦娘好笑的轻抚着她一边鬓发。

“阿娘没事,别担心,不过是摔破了一点皮,过几天就好了。”

南溪忍不住的开始掉金豆子。

“哪里是只摔破一点皮?脚踝都已经红肿了!”还有那一大片浸血的淤青!

她也不想哭的,只是看着这伤,看着锦娘在她面前逞强装做没事的样子,就是忍不住。

“怎么还哭起来了?阿娘真的没事,快别哭了!”

锦娘弯腰,温柔的替她抹去泪水。

南溪吸了吸鼻子,用手轻轻的按了一下锦娘的小腿骨。

“阿娘,痛不痛?”

锦娘摇头:

“不痛。”

没伤到骨头就好。

南溪站起身:

“阿娘,家里可有治外伤的药?”

“我房间的衣柜抽屉里有一瓶金疮药。”

“好。”

南溪先是用药酒给锦娘消了毒,再拿来金疮药为她涂抹,等做完这一切,天上的嫦娥已经抱着玉兔出来观看吴刚砍树了。

母女俩草草吃了几口晚饭,便各自回屋歇下。

第二日,公鸡才刚开始打鸣,南溪就起身下床。

她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出去后,又转身把门轻手轻脚的关上。

望了一眼灰蒙蒙的天色,南溪转身出了院子。

东边,村长家。

景钰正在院子里,面向东方,两腿半蹲,双掌向前的扎着马步。

就算听到敲门声,他也不为所动。

叩叩叩!

敲门声在静默了一瞬之后再次响起。

“来了来了。”

虚无子打着哈欠从屋里出来。

在经过景钰身边的时候,他忍不住吐槽道:

“你小子,听到敲门声也不知道去开一下门,为师真是白疼你了。”

景钰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连个眼神儿都没变一下。

“师父!”

虚无子刚打开院门,就闻一道甜糯糯的声音传来。

他低头往下看:

“是小南溪啊,这么早来找为师可是有事?”

南溪点头:

“师父,您这里可有快速治疗外伤的金疮药?”

虚无子颔首,随即蹙眉问道:

“你拿金疮药做什么?谁受伤了?”

南溪抿着嘴唇:

“是我阿娘,她昨日不小心摔伤了右腿,一大片的淤青,需要涂抹金疮药,可家里的金疮药昨日便已用完……”

虚无子叹道:

“怎么这么不小心,等着,为师这就去给你拿……”

他刚要转身去拿,就看到有人已经先他一步拿着金疮药走出来。

“够不够?不够我再去拿。”

景钰把手里的几瓶金疮药全塞到南溪怀里,温声问道。

虚无子瞪着双目:

“……你小子怎么知道这些都是金疮药?”

这几瓶都是他近日才研制出来的,还没来得及在瓶子上面标写备注。

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384)

我要评论
  • 的眼睛&里满是

    南溪用力的咬下一口窝窝头,一双黑黝黝的眼睛里满是坚定!

  • 南溪大&两岁,

    胖虎比南溪大两岁,是个虎头虎脑的胖小子,因村里就他跟南溪年纪相仿,所以两人经常在一块玩儿。

  • 别说什&了。

    他们刚围着这山腰转了一圈,连一只野鸡都没遇到,更别说什么奇遇了。

  • 天锦娘&不能有

    所以,她便想趁着今天锦娘不在家,去附近的山里转转,看能不能有什么奇遇。

  • 山路崎&到一个

    山路崎岖,上山的时候,遇到一个陡峭的坎阶,都是胖虎先爬上去,再回头拉南溪上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