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子抽回号脉的手,抚过着胡须:“已无大碍,而已身体还很虚弱无力,需再调理一段时日方可着地穿行。”男子虚弱无力张口:“多谢你道长。”南溪歪着头看他:“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呀?”“在下姓徐,单名一个火字。”徐火?这名字,呃!挺尤其的。南溪弯着眉眼自我详细介绍:男子虚弱开口:。...

虚无子收回诊脉的手,轻抚着胡须:

“已无大碍,只是身体还很虚弱,需再调养一段时日方可下地行走。”

男子虚弱开口:

“多谢道长。”

南溪歪头看他: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呀?”

“在下姓徐,单名一个火字。”

徐火?

这名字,呃!挺特别的。

南溪弯着眉眼自我介绍:

“我叫南溪。”

她拽着虚无子的衣袖道:

“这是我师父,也是桃花村的村长——虚无子。就是他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的。”

而后又指着景钰跟胖虎。

“他们俩是我的小伙伴,景钰跟胖虎,那日,便是我们三个和杏儿姐姐一起把你从河里拉上来的。”

徐火抱拳,感激道:

“诸位的救命之恩,徐某无以为报。”

“不过是顺手的事。”

虚无子抚着胡须起身,对三个小家伙说道:

“病人还需休息,我们先出去。”

南溪看了一眼徐火,再看向虚无子,眨巴着眼开口:

“师父,我觉得他现在最需要的应该是进食。”

她话音刚落,徐火的肚子便配合的叫了一声。

徐火泛红着耳朵:

“让你们见笑了。”

虚无子干咳一声:

“我去为你准备一点流食。”

许久都不曾进食的人不能吃太硬太油腻的事物,只能喝一些清淡的流食。

徐火垂首:

“多谢道长。”

虚无子朝他挥了挥手:

“唤我虚无子或者村长便可。”

他不喜欢别人唤他道长,这会使他想起某件不愉快的事情。

徐火从善如流:

“村长。”

虚无子颔首,带着三小只离开了房间。

院子里,南溪把小背篓里的蔬菜拿到厨房,交给虚无子。

“师父,这是我家菜地里种的蔬菜。”

虚无子诧异的看着手里的一把菠菜,两颗白菜加三根茄子。

“你们家种了这么多时蔬啊?”

南溪笑眯眯的:

“是啊,种太多了,我跟阿娘都吃不完。所以阿娘就让我给您送一些来。”

虚无子转身,把蔬菜都放在一个大簸箕里。

“哈哈哈,倒是让我捡个大便宜,回去记得替我谢谢你阿娘。”

南溪背上小背篓,朝着正在淘米的虚无子说了一句:

“师父,那我就先出去啦!”

便转身离开厨房,去到小院里。

小院里,胖虎和景钰的手里各自拿着一根树枝在那里比划。

“看我横扫千军!”

胖虎矮身,用树枝横扫景钰的下盘。

景钰使了一个漂亮的侧空翻,完美避开。

胖虎再攻,景钰再避。

两人你进我退,你攻我守。

看样子,他们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

南溪放下背篓,搬来一张小木凳坐下屋檐下,然后双手托腮的看着他们比划。

果然,直到虚无子把粥煮好,两人才停了下来。

“过瘾,简直太过瘾了。景钰,干脆咱们以后就一起练功吧!”

胖虎脸上绯红,喘着粗气的说道。

景钰那张精致的小脸上也是一片玫色,抬起衣袖擦掉脸上的细汗,呼吸略显不稳的说道:

“有何不可?”

南溪打了个哈欠:

“你们俩打完了吗?打完就该回家了。”

胖虎走过来帮她把背篓提起:

“回家回家。”

景钰连忙叫住要走的他们:

“等等。”

他转身进屋,没多久就拿着医书出来,走到南溪跟前,把医书递了过去。

“我已经看完,还给你。”

南溪伸手接过,道了一声告辞便跟着胖虎一起离开。

路上,胖虎察觉到南溪有些不对,便关心的问;

“南溪,你怎么了?”

“什么怎么?我没怎么啊。”

胖虎不信:

“你整张脸都写着本姑娘不高兴。”

呃、、、、、、这么明显的吗?

“我没有不高兴啦,我只是想到自己不能跟你们一样习武有点失落。”

胖虎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然后便宽慰的拍着她的肩膀。

“没事,以后胖虎哥哥护着你,不会让你被欺负的。”

南溪蹙着眉头,十分不解的开口:

“胖虎你说,我阿娘为什么不让我习武啊?”

胖虎踌躇着开口:

“可能是觉得你身子娇弱,不适合习武。”

其实他也不希望南溪习武,因为练武是一件很累很苦的事情,他不想让她跟他吃同样的苦,她只要娇娇嫩嫩,快快乐乐的就好,反正以后他和景钰都会护着她!

南溪半垂着眉眼:

“或许吧。”

胖虎见她还是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便停下脚步,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南溪,练武很辛苦的,你看我和景钰,每日都要早起扎马步,不管刮风下雨,而且还一扎就是好几个时辰。”

南溪有些诧异的抬头:

“你们每日都扎了马步的吗?”

胖虎无语的看着她:

“不然你以为呢?”

南溪睁着无辜的大眼睛:

“你们不是偶尔才扎一次马步吗?我都没有看到你们经常扎马步。”

他们几乎天天玩在一起,他俩扎没扎马步她会不知道?

胖虎看着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我们扎马步都是在天未见亮之时,那时候你还在好梦正酣。”

南溪瞠目开口:

“……你们一般几点,我是说你们一般什么时辰起床扎马步?”

“寅时三刻吧。”

“……”凌晨三四点起床扎马步?还一扎就是好几个小时。

这妥妥的虐待儿童啊!

南溪目光怜悯的看着胖虎:

“你受苦了!”

胖虎:“……你那是什么眼神?”

“咳,没什么,咱们走吧。”

南溪拉着胖虎继续往前走。

胖虎扭头看她:

“你,真那么想习武吗?”

如果她真想要习武,他可以偷偷教她一些简单的招式,不用扎马步。

南溪打着哈哈:

“这事儿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呃,她现在对习武这件事,已经没那么感兴趣了。

“南溪,胖虎,你们在聊什么?什么以后再说?”

站在院子门口筛东西的杏儿,看到两人从旁边小径走过,正要打招呼,却刚好听到南溪的最后一句话,于是便好奇问道。

“杏儿姐姐?”

南溪见是她,连忙小跑几步过来。

“杏儿姐姐,我们救回来的那个人已经醒过来了。”

杏儿一脸的惊喜:

“真的?”

胖虎也走过来:

“真的,我跟南溪看着他醒来的。”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411)

我要评论
  • &隐约见

    初春的清晨,浓雾萦绕,座座青山于白茫茫的云雾中,就像是害羞的小娘子戴着围笠,只隐约见其轮廓。

  • 信其有&说不定

    “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说不定真是仙人托梦给我呢?”

  • 可见,&峰凶险

    最主要的是,南溪曾看到过胖虎跟他阿爹从那座山上打猎回来。由此可见,此山一定没有其它山峰凶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