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溪拍了拍小手,又把背篓背在身后。“自然而然是够吃才给你们送去的呀,行了,你快把菜拿回家去放好,我还得去师父家。”见她后转身要走,胖虎急忙道:“你等等我,我跟你一同去。”说着便抱着蔬菜房门院门,迅速跑出了屋。*昨日太阳公公短暂休息,整个天空呈一片灰白色“自然是够吃才给你们送来的呀,行了,你快把菜拿回去放好,我还要去师父家。”。...

南溪拍了拍小手,又把背篓背在身后。

“自然是够吃才给你们送来的呀,行了,你快把菜拿回去放好,我还要去师父家。”

见她转身要走,胖虎连忙道:

“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

说完便抱着蔬菜推开院门,快速跑进了屋。

*

今日太阳公公休息,整个天空呈一片灰白色,看着似是要下雨一般。

东边,南溪跟胖虎绕过几户人家,径直来到地理位置最高的一家屋舍门前。

胖虎刚抬手准备敲门,却见南溪直接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原来院门没锁。

胖虎抠着脑袋跟在南溪后面进了院子。

院子里,一身苍色交领长袍的景钰正一脸肃穆的头顶着大碗,在那里练金鸡独立。

听到有人进来也只是耳朵动了一动。

看着景钰练功的背影南溪两人相视一眼,随后,胖虎便快步走到景钰的正面:

“你也开始练功了?”

“嗯。”

南溪把背篓放在院子一角,也来到了景钰的跟前,目光落在他身上半晌,稀奇的开口:

“哇,小景钰你立得好稳,简直就是纹丝不动。”

景钰抬起眼皮睥了两人一眼。

“我自三岁起便开始扎马步。”

所以这都是小儿科!

胖虎扭头看向站旁边的南溪:

“我也是从三岁开始学的扎马步。”

南溪连忙夸赞:

“你们都好厉害。”

果然是小孩子,还在线求夸夸。

“吃饭了吃饭了。”

虚无子一手拿着碗筷一手端着菜盘从厨房里出来,边走边吆喝着景钰吃饭。

也是在这时他才发现院子里还站着两个小家伙。

“哟,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来的?都吃过午饭了吗?”

“村长伯伯。”

“师父。”

南溪的目光落在虚无子的双手上,而后笑吟吟的调侃:

“师父,您的午饭开得有些迟呀。”

这都快到未时了,才吃午饭?

虚无子有些讪讪:

“为师今日忘了看时辰,景钰,快去洗手吃饭。”

景钰这才取下头顶上的碗,并倒掉了里面装的水,拿着碗走进了堂屋。

虚无子摆好碗筷,招呼着南溪二人。

“你们俩要不要再吃点儿?”

两人同时摇头。

南溪:

“师父,我想去看看那日救回来的男子。”

已经过了两天,这人却还不见醒来,不会真变成植物人了吧?

“嗯,去吧去吧,他能否醒得过来,就看今日了。”

“谢谢师父,那我去了。”

南溪道完谢,就转身朝着安置男子的那间屋子走去。

胖虎跟上:

“我也去看看。”

掀开厚重的门帘,南溪从外面走了进来,胖虎跟在她的身后。

两人来到木板床边,看着一动不动躺在上面的年轻男子。

男子身上盖着一床灰色薄被。

先前因长时间泡水里而变浮肿的脸庞已经恢复了原样,虽然脸色看起来还是一样的苍白,但比起刚救起的那会儿,已经好看太多。

胖虎:

“他怎么还不醒?”

南溪却似是没有听到一样的走进床头,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床上的男子看。

想不到,这人脸上的浮肿消下去了以后,看着还蛮帅的。

端正的五官配上他此时苍白的脸色,看着竟有一种破碎的美感。

病娇美男子!!!

天啦噜,她以前可是最吃这种颜的!

南溪双眼放光的越凑越近,直到胖虎震惊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南溪,你在干嘛?”

南溪眨巴眨巴眼,很是茫然:

“我怎么了?”

“你的手……”

她机械般的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的手竟不知在何时已经捏上了那男子的一边脸颊。

握嚓!

仿若手下是有什么洪水猛兽一样,南溪烫手的抽回手藏到身后,并快速的从床边弹跳开。

“咳,我只是想试试看他会不会有反应。”

绝对不是想要捏一捏这张破碎感极强的脸。

胖虎你一定要相信我!

胖虎狐疑的睥着她:

“是这样子的吗?”

他怎么有点怀疑呢!

南溪重重点头,然后一本正经的指着自己的眼睛:

“就是酱紫,不信你看我真诚的大眼睛。”

“……”

胖虎好笑的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她的脑门。

南溪抓住他的手就要回击,却在这时,床上传来一阵咳嗽。

“咳咳……”

两人扭头看向床上,然后不约而同的惊呼出声:

“他醒了!”

随后:

“我去告诉村长伯伯。”

胖虎连忙出了屋子。

“你们是谁?”

男子挣扎着就要起身。

南溪连忙走过去,搀扶着他靠在床头。

“你别乱动,不知道自己现在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吗?”

长期昏迷,加上一直又滴水未进,他现在只要被风轻轻一吹就会倒。

男子的目光落在南溪身上。

“谢谢!”

这时,虚无子掀开门帘走了进来。

“醒了?感觉如何?可还有哪里不舒服的?”

“师父。”

南溪连忙退离床头。

虚无子走到床头坐下:

“把手伸出来,贫道替你把把脉。”

男子听话的伸出手,只目光似是打量般的一直看着虚无子。

“是道长救了我?”

虚无子轻抚着胡须,笑着道:

“救你的可不止我一人,还有这几个孩子。”

男子这才抬头望向屋里的三个孩子。

一个虎头虎脑看着就有点憨憨的胖小子站在床尾。

一个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可爱小姑娘就站在这个道长的身后。

还有一个身穿苍色长袍,墨发高束,五官精致的孩子就站在小女孩的旁边,此时正一脸漠然的看着他。

他声音干涩沙哑的开口:

“多谢你们。”

南溪眉眼弯弯:

“不用客气。”

随后就扭头问旁边的景钰。

“有烧开了的水吗?”

景钰看了看她,又看了一眼床上的男子,转身离开:

“我去倒。”

景钰出去没多久,便端来一碗清水。

他直接走到床边,把碗送到男子面前。

“给你水。”

男子单手接过,如鲸吸牛饮般的几下便把水喝光。

干得冒烟的嗓子终于得到了润泽,男子把空碗还给景钰,并向他感激一笑。

“多谢!”

“不客气。”

景钰淡漠的接过碗,然后再转身走到他原来站着的位置,南溪旁边。

南溪奇怪的瞅了他一眼,随后便扭头看向正在诊脉的虚无子,开口询问:

“师父,他已经没事了吧?”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500)

我要评论
  • 经瞄准&松——

    那边,胖虎已经瞄准了一只飞鸟,就见他拉弹弓的手一松——

  • 坡上,&可以射

    一个时辰后,在一块稍显平坦的山坡上,胖虎正向天拉着弹弓,眯起一只眼,寻找可以射击的飞禽。

  • 他阿爹&。

    最主要的是,南溪曾看到过胖虎跟他阿爹从那座山上打猎回来。由此可见,此山一定没有其它山峰凶险。

  • 错了,&的那座

    “你看错了,我……我是要去尖峰山旁边的那座矮一点的小山,怎么样,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 瞄到屋&她想了

    出了堂屋,无意间又瞄到屋檐下放着的小背篓,她想了想,走过去把小背篓也背在背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