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夕阳的光线金黄而渺远,大地就这样被弥漫在一层蒙蒙淡淡的金色之中。小麦地里,锦娘浇完桶里的最后一瓢水,打直身子。好不容易是把这块地浇完了。她欣喜的擦去额头上的汗水,担着空木桶就从地里走出,准备好回去。而已她在经一处斜坡时,眼角余光有意间扫小麦地里,锦娘浇完桶里的最后一瓢水,打直身子。。...

傍晚,夕阳的光线金黄而辽远,大地就这样被笼罩在一层蒙蒙淡淡的金色之中。

小麦地里,锦娘浇完桶里的最后一瓢水,打直身子。

总算是把这块地浇完了。

她欣慰的擦掉额头上的汗水,担着空木桶就从地里走出来,准备回家。

只是她在经过一处斜坡时,眼角余光无意间扫到了那半坡上的某一处。

她顿住脚步,仔细瞧清楚那东西是什么后,便放下水桶走了过去。

微风细细吹,炊烟袅袅升。

南溪刚把晚饭做好走出厨房,锦娘就担着水桶跨进了院子。

“溪儿,你看阿娘给你带了什么回来?”

锦娘把水桶放到院子一角后,从怀里掏出来几颗红彤彤的果子。

南溪走过来一看,欣喜出声:

“是草莓!”

锦娘笑着把手里的草莓放到她手里。

“拿去用清水洗洗再吃。”

“嗯。”

南溪高兴的捧着草莓去了厨房,没过一会儿,她便把洗好的草莓用碗装着端出来。

“阿娘,你尝一个。”

南溪捻起一颗洗好的草莓送到锦娘嘴边。

谁知锦娘一个偏头避开了她的投喂。

“阿娘不喜吃草莓,溪儿自己吃吧。”

南溪听了却心中泛酸,小时候,她的妈妈也说过类似的话。

只要是她喜欢吃的东西,她的妈妈就会留给她一个人吃,她问她为什么不吃,她就会说——我不喜欢吃。

她以前根本就不懂,还以为妈妈是真的不喜欢,直到她长大,出了社会参加工作,才终于明白那只不过是妈妈的谎言!爱的谎言!

南溪深吸了一口气,在碗里挑挑拣拣出一颗草莓,再次递到锦娘的嘴边。

“阿娘,这颗长得好丑,溪儿不要吃它,你把它吃掉吧。”

“你呀,怎么吃个东西还要看外表?”

锦娘抬起头,看着南溪送到眼前的草莓,无奈的长开了嘴。

嗯,真甜!

南溪见她吃了,眉眼一弯,也放了一颗草莓到自己嘴里。

“好甜呀!”

随后她又拿着一颗草莓投喂锦娘:

“阿娘,这颗也好丑,给你。”

锦娘哪里会看不出南溪是故意如此说的?为的不过是想让她也尝尝这草莓的味道。

她心中虽是一阵慰贴,却也不肯再吃了。

轻轻拂开她的手,道:

“阿娘已经尝过味道了,你自己吃。”

南溪见她怎么也不肯张嘴,只好把草莓送到自己的嘴里,吃掉。

草莓一共才有五颗,不过几口便把它吃完。

南溪意犹未尽的舔着嘴唇。

不过瘾啊不过瘾,要是能一次吃过瘾就好了,可惜这里没有水果超市,也没有草莓园,唉!

等等,草莓园?

南溪突然想到了什么,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锦娘。

“阿娘,这草莓你是在哪儿摘的?”

锦娘已经洗好脸擦好手,正准备去厨房端饭菜。

“就在小麦地旁边的那个斜坡上,有两三株的样子。”

“阿娘,我可以去把它们都移到后院来种吗?我想明年也可以吃到草莓。”

南溪跟着锦娘进了厨房,锦娘端菜,她拿碗筷。

锦娘恍然开口:

“是哦,我怎么就没想到这茬呢?阿娘明日便去把它们移回来栽。”

“嗯。”

晚饭过后外面已是夜幕,母女俩洗漱好,围在一盏油灯下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互不打扰。

须臾,锦娘抬起头,发现南溪看的不是医书而是她之前给她买回来的那些书籍,便疑惑开口:

“怎么不看医书了?是都熟记了吗?”

南溪摇头:

“景钰看书的速度比我快,我让他把医书先拿去看了。”

锦娘点点头,随即又想到什么,出声询问:

“你们上午发现的那个人可有救醒?”

南溪缓缓摇头:

“师父说,他若是两日后还没醒便极有可能会成为一个活死人。”

“这人也是可怜。”

锦娘轻叹一声,低头继续做着手里的女红。

次日清晨,南溪便拿着一把小铲子跟在锦娘后面,锦娘有些无奈的扭头看她。

“阿娘去给你挖回来便是,你拿着一把小铲子跟去是要作甚?”

南溪咧着嘴:

“我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什么能吃的东西,一并挖回来栽种,阿娘你就让我去吧。”

锦娘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瓜子,嗔怪道:

“人小鬼大。”

“嘻嘻!”

一刻钟后,母女俩来到麦地旁边的斜坡上,锦娘吩咐好南溪不要乱跑之后,便拿着锄头开始挖那几株草莓。

南溪站在斜坡的坡上,右手掌横放在额间,伸着脖子向下方遥望。

在这个斜坡的左侧就是先前山体滑坡的地方,那因断层滑坡而变得陡峭的山体,如今也已经开始生长出新的绿草,只是偶尔也会有细小的沙土和石子往下方滚落。

南溪看着,眉头一皱。

这个地方,如果再下一场大雨,很有可能会再一次塌方的。

得让阿娘做好防止塌方的措施才行。

“阿……”

她张口就要唤锦娘,可又在转身看到锦娘那瘦弱的背影时又突然顿住了声音。

回头看了看泥石滚落的位置,又看了看坡下的小麦地,南溪慢慢的往左边移了几步。

有什么办法能够快速又有效的防止山体再次塌方呢?

南溪抓住一根藤蔓,小心翼翼的靠近那面陡峭的山体,然后站在那里皱眉思忖。

在后世,土质结构松软的地方如果遇到连续的强降雨便会导致山体滑坡。而预防此自然灾害最好且最有效的方法,便是在周围大量的栽种树木,因为树木的根茎盘综复杂,可以有效的把周边的土壤稳固,使其更加紧实,不易塌方。

所以国家近些年一直都很注重生态修复,就是为了减少这些自然灾害。

只是,眼前的这面山体这么陡峭,就算移来树木也根本没法栽种啊。

南溪有些心烦的拉扯着旁边的藤蔓,结果不但没把藤蔓的根拔起来,反倒把她的手心给勒得通红。

“嘶!”

南溪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又看了看身旁的藤蔓,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

有了!

在确定锦娘没有注意到这边后,南溪双手抓住藤蔓,开始使用异能——

这边,锦娘在挖那几株草莓的同时又在旁边发现了一些鱼腥草。

等她把鱼腥草挖好并转过身来,差点没把她的魂儿给吓没了!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446)

我要评论
  • &里冒险

    南溪话语一顿,转念想到,胖虎还是个孩子啊,她诱导个孩子跟她一起去山里冒险算怎么回事儿?

  • &,用一

    胖虎走在前面,用一根树枝拨开两边挂满露珠的杂草,尽量不让衣物被露水浸湿。

  • 里转转&什么奇

    所以,她便想趁着今天锦娘不在家,去附近的山里转转,看能不能有什么奇遇。

  • 在腰间&。

    一座云雾萦绕在腰间的山峰下,有一胖一瘦两个小豆丁正缓慢的走在窄小的小径上。

  • &山腰这

    光是从山脚到山腰这一小段路,两人就走了有大半个时辰。

  • &在开垦

    那座山里的树林相对比较稀疏,且在它的山脚,还有正在开垦的农田,想来危险系数应该会比其它山峰都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