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啦。”南溪疾步走入杏儿,胖虎和景钰忙跟在她身后。直到三人走进,适才正真看清楚那团蓝色的东西是一个身着蓝色长袍的更年轻男子。并且,那男子的整张脸都被河水侵泡得比白纸还白,看出来很是瘆人。南溪有些敢见状。“杏儿姐姐,他除了气吗?”杏儿点点头,她南溪快步走向杏儿,胖虎和景钰忙跟在她身后。。...

“来啦。”

南溪快步走向杏儿,胖虎和景钰忙跟在她身后。

等到三人走近,方才正真看清那团蓝色的东西是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的年轻男子。

而且,那男子的整张脸都被河水浸泡得比白纸还白,看起来很是瘆人。

南溪有些不敢上前。

“杏儿姐姐,他还有气吗?”

杏儿点头,她刚才已经探过这人的鼻息,还尚有一口气在。

“你们三个拉那边,我拖这边,咱们先把他弄到岸上去。”

“好。”

不是死人就行。

南溪松了一口气,跟着胖虎他们一起,几人齐心协力的把那人拖上岸。

须臾,一大三小,皆气喘吁吁的坐在岸边的草地上歇气。

胖虎喘着粗气:

“累死我了,这人可真沉。”

南溪伸手抹去额头上的细汗,皱眉瞅着那躺在草地上半死不活的男子,说道:

“这人好像不是我们桃花村的。”

桃花村总共也才那么十几户人家,村里的人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就没有不认识的。

杏儿一愣,随即把目光落在那男子的脸上仔细端详。

“还真是个生面孔。”

她刚才只顾着救人了,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胖虎也把脑袋凑过来瞧了瞧。

“外来者?那他是怎么进来的?”

景钰理了理衣袖:

“应该是从上游冲下来的。”

前两日下大雨,许多河床涨水,这人说不定就是在那个时候被水冲进来的。

南溪点头,应该是这样没错。

胖虎看看景钰又看看南溪:

“不是村里的人,那我们现在还救他不救?”

南溪跟杏儿异口同声:

“当然要救。”

好歹是条人命!

南溪看向胖虎:

“胖虎,你跑得快,去一趟村长家把村长找来。”

景钰抬目过来:

“虚……村长不在家,他今日一大早就去了西边开荒。”

“我这就去西边。”

胖虎撒腿就跑去西边找村长,其他三人则在岸边守着。

南溪走到男子面前蹲下,望着他胸前那道已经泛白了的伤口,摩挲着下颌,喃喃说道:

“伤成这样都没死,还真是命硬。”

这人也不知道在水里泡了有多久,不光脸被泡得惨白,就连手上的肌肤也都泡起了褶子。

景钰走到另一边蹲下,在观察了一瞬之后,突然就伸手扒开了男子的衣服。

“哎呀!”

杏儿连忙捂着眼睛转过身去。

南溪则瞪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男子裸l露在外的胸口看。

“你扒他衣服做什么?”

“看看他是被什么利器所伤。”

景钰一顿,抬起头,皱眉看着她:

“你怎么也不知道避讳?”

南溪眨巴眨巴眼:

“避讳什么?”

看着她一脸无辜的样子,景钰抿了抿唇,道:

“没什么。”

话落便低下头,极快的把那男子的衣服穿好。

南溪根本看不出来那伤口是被什么利器伤得,只得寄希望于景钰。

“景钰,你可看出了什么?”

景钰敛着眸子摇头:

“没有。”

他一个五岁小孩,要真看出来什么那就奇怪了。

没过多久,胖虎便领着虚无子来到了小河边。

虚无子给那人检查了一番,随后便把人给带回了家。

*

下午,终于种完了菜苗的锦娘挑着一担水来到北边那块地里,打算给地里的小麦浇浇水。

只是,等到了地里她才发现,那才种下几日的小麦居然都已经冒了很高一截的绿芽出来,而且长势还极好。

这是怎么回事?

补种的错季小麦怎么会长得这般快,生得这般好?

锦娘在欣喜的同时也不免有些疑惑。

随后,她又去看了一眼隔壁,杏儿家地里的小麦,发现她们家的小麦也同样长得很好。

*

房屋里,一面无血色的年轻男子半身赤果的躺在床上,而在他的脑门儿,面部,还有胸膛上都扎满了银针。

“师父,他还有救吗?”

南溪看着正在为男子使针的虚无子,小声问道。

虚无子扎针的动作没停,闻言只道:

“一时半会儿应该是死不了。”

说罢,虚无子向南溪跟景钰招了招手。

“你们俩过来。”

等到两人走近,虚无子又拿起一根银针。

“仔细看着……”

“是。”

两人一左一右的站在虚无子身侧,表情认真的看着。

胖虎想了想,也凑热闹的站到床尾那里看着。

半个时辰后,虚无子把仅剩的几根银针收起。

“好了,现在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南溪疑惑:

“师父这话是什么意思?您不是说他死不了的吗?”

怎么现在又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虚无子站起身:

“他这般状况是死不了没错,可也十之八九醒不过来。”

景钰眸光一闪:

“你是说,他会变成活死人?”

虚无子轻抚着八字胡须,颔首:

“我已为他打通所有生门的穴位,若是两日后他还未醒,那便无能为力了。”

南溪看着床上的人,语气笃定:

“在水里泡了那么久都没死,说明他求生的意志力十分顽强,所以,他肯定会醒过来的。”

“我出去熬药,你们三个站远一点,别碰到他身上的银针。”

虚无子说完,转身走出屋子。

胖虎从床尾凑到床头,看着那被银针密密麻麻扎满了全身的男子,忽然说道:

“他现在的样子真像一只刺猬!”

景钰憋了床上一眼,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是很像。”

南溪一手拉一个的往外面走:

“反正他这会儿也不可能会醒过来,咱们还是先出去吧。”

三人刚走出屋子,就看到杏儿从院门口走来,见到他们出来,杏儿连忙出声问道:

“怎么样,那人醒了吗?”

三人齐齐摇头。

杏儿黛眉轻轻一皱:

“村长怎么说?”

南溪:“师父说,那人若两日后还未醒,便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那我便先回去了。”

杏儿颔首,又转身离开。

南溪小声疑惑:

“咦?杏儿姐姐这就走了?不进去看看?”

这人好歹也是她们合力救下的呀!

景钰扭头,睥了她一眼:

“男女授受不亲!她已经十四,就快及笄,你认为她现在进去看一个半身赤果的成年男子合适吗?”

南溪:“……”

确实不合适!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208)

我要评论
  • 面有大&小孩子

    可这深山里真的很危险,我阿爹说过,里面有大白虫,小孩子进去,都不够给它塞牙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