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钰:“今日看的这些内容,你今日都看过一遍的了吧?”南溪眨巴眨巴眨巴眨巴眼:“我是看过,怎么啦?”看过就不能够再多看一遍了?“那就你今日都了看过一遍,今日温故的速度所以迅速才是,如此,我又何需放慢速度速度?”景钰侧目睥着她的眼神,放佛是在说:都多看了一晌午,锦娘一身疲惫的回来,南溪连忙把准备好的热水端出来,给她擦脸抹汗。。...

景钰:

“今日看的这些内容,你昨日都看过一遍的了吧?”

南溪眨巴眨巴眼:

“我是看过,怎么啦?”

看过就不能再多看一遍了?

“既然你昨日都已经看过一遍,今日温习的速度应该很快才是,如此,我又何需放慢速度?”

景钰侧目睥着她的眼神,仿佛是在说:都多看了一遍还需人等,你是有多笨呐!

“……”

嘶,这欠揍的小眼神!

要不是看他长得好看,她非得把他P股下面那张凳子给抽走不可!

见南溪瞪着大眼睛,鼓起双腮的看着自己,景钰的嘴角几不可见的轻轻勾了勾。

晌午,锦娘一身疲惫的回来,南溪连忙把准备好的热水端出来,给她擦脸抹汗。

待锦娘坐在门口的小木凳上歇息的时候,南溪殷勤的站到她的身后。

“阿娘,溪儿给你捏捏肩。”

“不用……嘶!”

不等锦娘拒绝,南溪的双手就已经按在了她的肩上,引得她一阵痛呼。

南溪吓得连忙把手拿开。

“怎么了阿娘?”

锦娘极轻的揉了揉肩膀。

“没事,就是担了一上午泥石,肩膀有些酸痛。”

“阿娘给溪儿看看。”

南溪轻轻的扯开锦娘的衣领,就看到衣领之下,一片红肿。

她顿了一瞬,又去扯开另一边的衣领,那红肿的位置跟这边一样。

南溪垂下眉眼:

“阿娘,你两边肩膀都已经红肿了一大片,下午就别去担泥石了。”

锦娘拍着她的手:

“所有人都在帮忙,我如何能不去?放心,阿娘无事,歇歇就好。”

南溪抽出手,微微提高了音量:

“阿娘,到底是地重要还是你的身体重要?”

锦娘:

“咱们家分的土地本就不多,这块地若不尽早清理出来重新种上粮食,下半年我们家很有可能会缺粮的。”

“可是你的肩膀……”

“没事,阿娘屋里有药酒,你去拿来,我擦擦便是。”

南溪连忙转身,跑去屋里取来药酒,家里没有棉花,她便跑到锦娘的线篓里找来一块碎布,用药酒打湿后,再轻柔的在锦娘肩膀上擦拭。

锦娘紧咬着牙齿,忍着药酒刚擦拭在肩上时的那股火辣辣的疼痛。

南溪抿着嘴唇没有说话,只加快了手上擦拭的动作。

擦好药酒,锦娘只歇了一会儿便又去了北边地里。

南溪想要跟去却再次被拒。

无奈只能一个人坐在屋檐下长吁短叹。

阿娘那肩膀……

她该如何替她分忧呢?

胖虎跟景钰刚走进院子,就看到南溪坐在屋檐下的小板凳上,双眉紧锁,一脸苦恼的模样。

“南溪,怎么啦?”

南溪闻声抬起头,这才发现胖虎跟景钰已经站在她的面前。

“你们俩什么时候来的?”

胖虎熟稔的去屋里找来两张小木凳,与景钰一人一张,一左一右的坐在南溪旁边。

胖虎偏着脑袋看她:

“刚来,一来就看到你坐这里发呆,唤你好几次都没应,你到底在想什么呀?”

景钰虽然没有出声,但也一样看着南溪。

南溪双手托腮:

“我在想该如何帮助阿娘。”

“锦姨怎么了?”

“你阿娘怎么了?”

胖虎跟景钰同时出声问道。

南溪扁着嘴:

“她晌午回来,两边肩膀都红肿得好厉害。”

胖虎抠着脑袋:

“挑担子挑的吗?”

景钰盯着南溪:

“你在想替她分忧的法子?”

南溪点头:

“嗯,可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

胖虎也用手撑着脑袋:

“我阿爹把我家那头小黄牛都牵去托泥石了,它还那么小。”

南溪:

“唉,也不知道那些泥石还要清理多久。”

景钰提了提快要沾地的衣摆。

“我听虚无子说,两日便可清理好。”

胖虎俯着身子,歪着脑袋看他:

“你居然直呼村长伯伯名讳!”

南溪也扭过头用大眼睛瞪着他。

景钰看看胖虎又看看南溪,最后轻咳一声,道:

“……一时口误。”

下午,院坝的地面已经晾干。

南溪跟景钰把板凳搬到院子里最亮堂的位置看书,胖虎则在一边拿着跟木棍练功夫练得虎虎生风。

期间,景钰偶尔会抬起头看向胖虎的方向,用一种莫测难辨的目光。

*

两日后,山体滑坡下来的泥石终于在大人们的努力下清理干净。

几块被泥石掩埋了的土地重新露出地面,而地里的庄稼也如众人预料的那般,全部被毁。

北边的一块地里,锦娘正在挥舞着锄头打着窝子,而南溪则站在她的正前方,一边往窝子里撒着种子,一边再把两边松软的泥土刨进窝子把种子填好,母女俩配合得十分的默契。

在她们旁边的那块地里,杏儿也在做着跟南溪同样的事情。

杏儿的阿爹刘能已经打好全部窝子,此时正站在地里歇息,就见他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笑看着南溪,打趣道:

“哟,小南溪干活是把好手啊,你阿娘都快跟不上你了。”

南溪小嘴一咧:

“刘阿伯跟杏儿姐姐才是干活的好手,这么大一块地,你们两三下就搞定了,不像我们,估计要忙到下午喽。”

“哈哈哈……你这小丫头,鬼精鬼精的。”

刘能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见还尚早,便扛着锄头来到这边这块地里。

锦娘在明白他想做什么后,忙道:

“刘大哥,这怎么使得。”

“没事儿,这时候杏儿她阿娘肯定还没做好饭,我先帮你打两排窝子。”

刘能往自己双手呸了一口口水,然后就握着锄头开始帮忙打窝子。

“这……如今大家伙正是农忙的时候,我哪里好要你来帮忙,你还是快回去吧。”

杏儿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她笑着对锦娘道:

“锦姨,你看南溪的那张小脸,已经被太阳晒得满脸绯红,你忍心让她下午还来晒太阳吗?”

南溪连忙表示:

“我没事,我不怕晒!”

锦娘扭头看向南溪,半晌,终是接受了杏儿父女的帮忙。

人多,干活自然就快,原本母女俩要到下午才能完成的活计,只半天便干完了。

在离开的时候南溪回头看了一眼两家人的土地。

小麦呀小麦,你要快快发芽,快快拔尖啊!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366)

我要评论
  • 一胖一&正缓慢

    一座云雾萦绕在腰间的山峰下,有一胖一瘦两个小豆丁正缓慢的走在窄小的小径上。

  • 菇菌的&走。

    胖虎把装满蘑菇菌的小背篓背在背上后,一手提着鸟,一手拉起南溪的手就往山下走。

  • 面有大&都不够

    可这深山里真的很危险,我阿爹说过,里面有大白虫,小孩子进去,都不够给它塞牙缝。

  • &里转转

    所以,她便想趁着今天锦娘不在家,去附近的山里转转,看能不能有什么奇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