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娘你怎么了?你若不愿说起阿爹的事那我以后都不提了,你切记吓溪儿啊!”“阿娘想短暂休息一会儿,溪儿,你且自己看会儿书。”里面,锦娘的声音带着些被压抑。“那阿娘好好的短暂休息,溪儿不吵你了。”南溪放下自己拍门的手,再次坐回门口的板凳上。原主的阿爹究竟是里面,锦娘的声音带着些压抑。。...

“……阿娘你怎么了?你若不愿提起阿爹的事那我以后都不提了,你不要吓溪儿啊!”

“阿娘想休息一会儿,溪儿,你且自己看会儿书。”

里面,锦娘的声音带着些压抑。

“那阿娘好好休息,溪儿不吵你了。”

南溪放下拍门的手,重新坐回门口的板凳上。

原主的阿爹到底是什么人?为何锦娘的反应会这么激烈?

唉,古人的爱恨情仇好复杂呀!

第二日,天才蒙蒙亮,锦娘便带着锄头跟担子准备出门。

“阿娘,我跟你一起去。”

南溪拖着一把铁锹小跑着追上她。

看着向她跑来,还没有铁锹高的女儿,锦娘微微皱眉:

“你去做什么?乖乖待在家里看书。”

南溪挥着铁锹:

“我去帮忙铲泥石,阿娘你就带上我吧。”

锦娘伸手把她推进院子:

“别添乱,快回去。”

南溪回头拉着她的衣袖不肯撒手:

“阿娘~”

锦娘当即沉下脸色:

“听话!”

“哦。”

南溪站在院子门口,眼巴巴的看着锦娘离开。

她是真的想去帮忙呀,怎么就不让她去呢?

“你站在这里做什么?莫非是在等我?”

景钰从另一条道上走来,看着呆呆望着远方的南溪,不由出声问道。

南溪把视线移向他:

“小景钰,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景钰甩了甩黏在双足上的泥泞,一双眉头皱得死紧。

“进屋,我要洗脚。”

天知道他这一路走来,忍得多辛苦!

南溪低头看去,这才发现他是打着一双赤足来的。

她连忙把他拉进院子,带他走到一个专门接雨水的水缸面前。

“你怎么是打着赤脚来的?”

“村长家没有我能穿的油鞋。”

景钰把衣摆撩起,弯腰洗足。

南溪给他端来一张小木凳,方便他坐着洗脚:

“那你也该穿一双草鞋呀,大清早就打赤脚,万一受凉了怎么办?”

景钰顿住洗脚的动作,抬起头看着她。

“草鞋在半道上坏了,我便扔了。”

“……”

见他已洗好脚,南溪转身去了自己房间,不多时便从屋里拿了一双草鞋出来。

“诺,这是我的鞋子,你应该能穿。”

谁知景钰的脸上却写满了嫌弃:

“不用,我赤足就好。”

“……”

他这是什么表情???

好心给他鞋穿他居然还嫌弃上了?!

“行。”

南溪拿着鞋子转身就走。

她要是再可怜他,她就是猪!╭(╯^╰)╮

由于院坝里的雨水还未干,南溪便把凳子放在了屋檐下。

她拿出医书递给景钰:

“你且先看着吧,我还没吃早饭。”

说完就进了厨房。

没过一会儿,厨房里就飘出了一股馋人的葱香味儿。

咕~咕~

景钰抿着唇,把手按在不争气的肚子上。

虚无子今日一大早就扛着锄头去了北边,早饭吃的都是昨晚剩下的窝窝头,又硬又没有味道,他是看着便已经饱腹。

哪像这股飘入鼻尖的葱香味儿,光是嗅着就让人口沫直流!

景钰咽了咽口中唾沫,起身走向厨房。

他要去看看南溪在弄什么好吃的。

厨房里,南溪正在把一张刚烙好的葱油饼卷成卷,再放到盘子里。

她准备烙多一点,待会儿带去给胖虎。

景钰走进来,看着盘子里卷成卷的饼,好奇问道:

“你这是烙的什么饼?”怎么会那么香!

“葱油饼。”

南溪站在小板凳上,一手扶着盆一手拿着勺子在那里忙碌着。

景钰又走近几步,视线一直盯着盘子里的饼。

“好吃吗?”

“当然好……”

南溪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只手伸进了盘子里,极快地拿走一个葱油饼。

“你在干嘛?”

她的目光随着那只手移向景钰。

景钰脸不红气不燥的咬下一口葱油饼。

“我帮你试试味道,嗯,味道还不错。”

啧,明明是自己想吃!

看着他斯文却又快速吃着饼的样子,南溪瘪了瘪嘴。

刚不是还嫌弃她给的东西么?现在怎么还自己上手了?

“你小心烫呀。”

算啦,懒得跟一个龟毛的小屁孩计较!

她扭过头,继续专心烙饼。

一刻钟后,南溪呆呆的看着打着饱嗝的景钰:

“你吃得挺饱的哈?”

景钰砸吧砸吧嘴:

“不算太饱,我其实还可以再吃两个。”

南溪惊得下巴都快掉到地上。

“你是大胃王吗?吃了五个饼还没饱?”

好像是吃得有点多了哈,景钰揉了揉肚皮,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咳一声:

“好……好像又有点饱了。”

“……”

呵呵!

本来,南溪烙了有六个葱油饼,想着她们三个一人分两个应该够了。

结果,没想到景钰一个人就干掉了五个!!!

像是怕他把最后一个也抢走似的,南溪把最后烙好的那个葱油饼快速的塞到嘴里咬了一口。

呼!

呼!

好烫!

刚出锅的饼烫得她舌i头都麻了。

景钰连忙走到水缸那里去舀了一碗水递给她。

“快喝口水。”

“谢谢。”

南溪接过水咕噜喝了两口后,才感觉好了一点。

之后,两人便坐在屋檐下看书。

其实,今日看的那些内容,南溪昨日便已经看过,之所以还跟着景钰一起看,便是为了温故而知新。

看着景钰极快的翻着书页,南溪不由蹙眉。

“你翻这么快,前面的记住了吗?”

景钰侧目看她:

“你可以考我,看看有没有记住。”

哟喝,这么自信?

南溪拿过医书,用书背对他,问道:

“书上第三十八页第八行写的是什么?”

景钰瞅了她一眼,道:

“第三十八页是画的一张白芷的药草图,其左侧有两竖行小字,写着——白芷味辛,温。归肺、胃经。为阳明经引经药,善治阳明经头痛。”

南溪看了一眼拿在手里的医书,默默地把它放回在凳子上。

不知怎得,她突然就想起了她读书时被学神同桌支配的恐惧!

切,过目不忘什么的最讨厌了!

见她一脸悻悻,景钰挑着眉毛,说道:

“我自三岁起便可一目十行,且过目不忘。”

“可你之前看书明明没有这么快……”

“那不过是为了配合你看书的节奏。”

“……”

我谢谢您嘞!

南溪:

“既然如此,你今日又怎么不配合了?”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99)

我要评论
  • 是个孩&里冒险

    南溪话语一顿,转念想到,胖虎还是个孩子啊,她诱导个孩子跟她一起去山里冒险算怎么回事儿?

  • 在腰间&一胖一

    一座云雾萦绕在腰间的山峰下,有一胖一瘦两个小豆丁正缓慢的走在窄小的小径上。

  • ,就在&外围捡

    “哪里是单独进山,这不我跟你两个么?咱们不进深山,就在外围捡……”

  • 个鸡蛋&来的那

    就着稀粥吃了一个窝窝头一个鸡蛋,南溪把没吃的都揣进了怀里,然后找出一个小水囊装好水背在背上,又回去屋里把她从古娘子那里磨来的那柄小匕首别在腰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