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师父也在?”虚无子双肩的衣裳了被雨打湿,然他却一点也不在乎的扛着锄头走回来,拍着南溪的肩膀。“给你阿娘送蓑衣来了?”南溪很乖巧点点头,见他既也没斗笠又也没蓑衣,急忙把头上的斗笠取下去递过去的。“师父,给你斗笠。”虚无子却一个反手,又把斗笠扣回“给你阿娘送蓑衣来了?”。...

“咦,师父也在?”

虚无子双肩的衣裳已经被雨浸湿,然他却毫不在意的扛着锄头走过来,拍着南溪的肩膀。

“给你阿娘送蓑衣来了?”

南溪乖巧点头,见他既没有斗笠又没有蓑衣,连忙把头上的斗笠取下来递过去。

“师父,给你斗笠。”

虚无子却一个反手,又把斗笠扣回到她的头上。

“你给我好好戴着,可别又不小心染上风寒。”

“可您……”

“可什么可?为师的腿比你的长,三两下便能赶回去。

倒是你跟你阿娘,得赶紧回去。”

这时锦娘也上了田埂,她接过南溪手里的蓑衣就要送给虚无子。

“村长,要不您把这件蓑衣披上吧。”

“那怎么行?行了,我先走一步,你们母女俩也赶紧回去。”

虚无子直接越过南溪母女,抬脚大步流星的离开。

眼看着雨越下越大,锦娘也不再耽搁,牵着南溪的手就往村里跑。

母女俩刚回到家,南溪就连忙跑进厨房生火烧水。

锦娘把斗笠跟蓑衣都挂在厨房的外墙上过水,望着那犹如从穹顶泼下的大雨,感慨道:

“许久没下这么大的雨了,这场雨过后,田里该是能关水插秧了吧?”

南溪开始生两口锅的火,一口锅烧水,一口锅做饭。

听到锦娘的感慨,她在里面随口搭了一句。

“阿娘,有多久没下过这么大的雨啦?”

锦娘低眉想了想。

“从年初到现在,大概有两三月没下过这么大的雨了吧,先前虽然也下过那么几次,可下的都是些绵绵细雨。

雨水根本就浸不进土壤深层,那些前期栽种的小菜苗也因为缺水,一直嫣儿吧唧的,长得一点都不好。”

南溪抬头望了一眼外面的雨势:

“今日这场雨,一定能浸到土层里,阿娘放宽心。”

没过一会儿,南溪揭开锅盖,伸出手指试了试水的温度,然后就朝外面喊道:

“阿娘,水烧好了,你先洗个热水澡,换下那身湿衣服吧。”

锦娘一直以为南溪是在厨房煮饭,没想到却是在为她烧热水。转身走进厨房,看着那满满一锅的热水,锦娘的心就跟锅里的水一样,暖得滚烫。

她的溪儿是真的长大懂事了啊!

就在锦娘去洗澡的功夫,南溪把昨天掏的十七个鸟蛋全部下锅煮好,然后又捞起来过了一遍冷水,开始剥壳。

她打算做个再简单不过的凉拌鸟蛋!

就是把鸟蛋剥好后,再在上面淋上一层酱油。

为什么不再放点其他的调料呢?

南溪:厨房里就只有盐跟酱油,没有其他调料好伐。

把鸟蛋凉拌好,南溪又赶紧给即将熄灭的灶里面添上一根木柴,准备炒大白菜。

锦娘洗漱好出来,就看到小短腿的南溪搭着一张凳子站在灶台边,一双白嫩的小手紧紧握住锅铲,正在卖力的翻炒着锅里的大白菜。

她连忙走过去,把南溪从凳子上抱下来,同时取走她手里的锅铲。

“阿娘来炒吧,你去给灶里添把柴。”

“好嘞。”

南溪甩了甩因拿大锅铲太用力而有些发酸的手臂,跑去烧火。

期间大雨一直淅沥沥的下个没停。

晚饭过后,锦娘坐在堂屋的一张板凳上,借着油灯的光亮,正埋首绣着一件绣品。

她的左手边,南溪正在朗朗背着三字经。

等到她背完最后一个字,锦娘抬起头:

“溪儿,从明日开始,你便背那本医书吧,如此,你才能更好更快的记住里面的东西。”

“嗯,孩儿知道了。”

望着外面丝毫没有减弱的雨势,锦娘收拾好线框。

“今夜,你便和阿娘一起睡。”

“好。”

南溪牵着锦娘的手,锦娘提着油灯,两人一起进了里屋。

*

这场大雨从昨日傍晚一直下到第二日,也没有丝毫要停歇的意思。

锦娘担心这么大的雨水会冲垮田埂,一大早便穿着蓑衣,扛着锄头去了地里。

南溪把屋子打扫干净后,就坐在堂屋门口的一张凳子上翻看医书。

半个时辰后,她抬起头看向院门口。

阿娘怎么还没有回来?

望着远处被雨雾笼罩着的青山,南溪的医书却怎么也看不下去。

不行,她得出去看看。

待雨势弱了一些,南溪收起医书,戴上斗笠就出了门。

下雨天的路非常难走,南溪打着赤脚,拄着一根木棍,深一步浅一步的往地里走。

555~好怀念雨靴,好怀念柏油路!

“南溪?下这么大的雨,你这是要去哪?”

同样戴着斗笠的杏儿从另一条道上迎面走来。

南溪尽量稳住身子。

“我去找我阿娘,杏儿姐姐,你这是去哪儿?”

杏儿几步走过来,伸手扶住差点站不稳的南溪。

“北边有一处山体滑坡,我阿爹担心家里的田地遭殃,一大早便出门查看,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我阿娘不放心,便让我出来寻他。”

南溪瞪大了双眼:

“山体滑坡?”

那她阿娘是不是也去了北边?

“杏儿姐姐,我跟你一起去看看,可能我阿娘也在那里。”

“好,来,我牵着你走。”

“谢谢杏儿姐姐。”

*

北边,四五个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大人立在一块安全的地方,锁眉不展的望着前方那一大片山体滑坡。

“唉,这一大片的庄稼算是毁了。”

杏儿的阿爹刘能叹气说道。

虚无子拍着他的肩膀,无言安慰。

锦娘此时也是愁眉不展,这被泥石淹没了的土地,除了有刘能家的,还有她家的。

虽然面积不是很大,可对她们家以后的收成也一样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阿爹!”

“阿娘!”

杏儿牵着南溪来到几人的面前。

锦娘连忙走过去从杏儿手里接过南溪,又伸手替她摸去溅在脸上的泥水,问道:

“你怎么来了?”

还弄得一身泥泞。

南溪睁着大眼睛望着她:

“溪儿等了阿娘那么久都没有回来,便有些担心……”

锦娘替她正了正斗笠:

“阿娘无事!”

这边,虚无子朝几人挥了挥手。

“都回去吧,等这雨彻底停了,再来想办法把这些泥石弄开,重新栽种庄稼。”

“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刘能叹息了一声,领着杏儿率先离开。

其他两人也跟在他们后面离开。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465)

我要评论
  • 不可信&其无,

    “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说不定真是仙人托梦给我呢?”

  • 的看了&后还是

    南溪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那条通往山林深处的小径,最后还是乖乖的跟在胖虎后面。

  • 他阿爹&山上打

    最主要的是,南溪曾看到过胖虎跟他阿爹从那座山上打猎回来。由此可见,此山一定没有其它山峰凶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