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想尝一尝看桃花醉是什么味儿。”南溪底气严重不足的低声驳斥。景钰也在这个时候出声:“胖虎,你么就不想尝一尝这桃花醉是什么味儿?”胖虎望着南溪怀里的酒坛子,悄悄地咽了咽口水。“……想。”但是他也偷喝过他阿爹的酒,但怕被意外发现,他每次都只敢偷喝一小南溪底气不足的小声反驳。。...

“我就是想尝尝看桃花醉是什么味儿。”

南溪底气不足的小声反驳。

景钰也在这个时候出声:

“胖虎,你难道就不想尝尝这桃花醉是什么味儿?”

胖虎看着南溪怀里的酒坛子,悄悄咽了咽口水。

“……想。”

虽然他也偷喝过他阿爹的酒,但怕被发现,他每次都只敢偷喝一小口,一点都不过瘾!

“这不就结了。”

景钰从南溪怀里拿走酒坛,然后单手撕开封口。一阵浓郁的水蜜桃清香顿时就飘满整个窑洞。

南溪鼻尖轻嗅:

“好香啊!”

胖虎虽然在家里已经偷尝过这桃花醉,但此时仍是被这酒香勾起了馋意。

他直接从南溪手里取过一个碗,拿到景钰面前。

“快倒点儿给我尝尝。”

“我也要我也要。”南溪也连忙把手里的两个碗摊开,拿到景钰面前。

景钰抱着酒坛,把面前的三个碗一一倒满。

须臾,就见南溪一手拿着烤鱼,一手端着酒碗,吃一口鱼喝一口酒,好不惬意。

这桃花醉有点点像后世的鸡尾酒呢!

南溪砸吧砸吧嘴,把碗里的酒喝光后,又去拿旁边的酒坛子,结果拿起来摇了摇发现,里面已经滴酒不剩了。

她嘴巴一撇,不满的把酒坛子扔开。

“怎么就没了?这桃花醉也太不经喝了。”

景钰看着她已经染上绯色的脸颊,皱起眉头:

“这就醉了?”

这么容易醉还敢去偷酒喝!

“她以前从未沾过酒,醉了也是正常。”

看着南溪憨醉的样子,胖虎无奈的摇头。

景钰突然看向胖虎。

“你们好像感情很好?”

“当然,我俩可是穿同一条裤衩长大的,幼时还……还曾睡在同一张床上!”

南溪感觉自己的嘴有点不受大脑控制,还有这地面,怎么开始摇晃起来了?

“你别瞎说,我们幼时不曾睡过同一张床。”

看她坐在那里东倒西歪,胖虎连忙挪过去扶住她。南溪顺势就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闭上眼睡觉。

见此,胖虎的腚又往南溪那边挪了挪。

“我跟南溪年纪相仿,又天天在一起玩,感情自然比一般人要好。”

说到这里,他侧目看了一眼肩上的南溪,对景钰低声说到:

“偷偷告诉你,我阿爹还一直想着要去找南溪的阿娘定娃娃亲呢!”

景钰眉毛一挑:

“那定了吗?”

“嘘!小点声。”胖虎连忙把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

“没有,这只是我阿爹的想法,并不是我的,我才不要定娃娃亲。”

景钰起身来到火堆面前,用脚一脚一脚地把余下的火星子踩熄。

“为何?你难道不喜欢南溪?”

胖虎:

“喜欢啊,可喜欢就一定要订娃娃亲吗?那万一以后又不喜欢了怎么办?

难道又跑去退亲吗?如此这般岂不是平白辱了别人的名声。

所以啊,定什么娃娃亲,若我长大以后还喜欢她,我自会亲自去提亲。”

景钰半垂着眼眸,一边踩熄火星一边问:

“天有不测风云,万一以后你们分开……

呃,我的意思是说,万一她喜欢上了别人呢?”

谁知胖虎却说:

“若南溪真喜欢上了别的男人,那我便做她的哥哥,一样可以守护在她身边。”

景钰闻言,轻笑一声。

“要是她以后的夫君不喜看见你呢?”

“哼,我管他喜不喜。”

见他已经把火全部熄灭,胖虎拉起南溪的一只胳膊,小心地把她放到背上,然后他伸出一只手,对景钰道:

“过来拉我一把。”

*

春姑娘的脸色也是变得极快,白天还是阳光明媚的天气,到了傍晚便开始乌云压顶。

睡梦中的南溪总感觉有东西在她脸上作乱,她迷迷糊糊的抬起手胡乱挥了挥。

“走开!”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那东西还在她脸上一点一点的啄。

“我叫你走开!”

南溪睁开眼睛,火大的噌一声坐起来。

然而——

这……这什么情况?

望着那悬浮在半空的小东西,南溪瞬间清醒。

那小东西,长着一根白色根茎,在根茎的顶端有两瓣嫩绿色的嫩叶,就像是——一颗矮胖的绿豆芽。

这,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南溪试探性的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戳了戳它的一瓣叶子。

“你是什么东西?会飞的胖豆芽吗?”

胖豆芽似乎很喜欢她的亲近,它用两瓣叶子把南溪靠近的手指紧紧包裹不撒手,就好像是你养的宠物在对你撒娇一样。

这让南溪看得有些好笑,她指关节轻轻的动了动,说道:

“喂,小东西,注意点形象啊!”

胖豆芽缓缓松开她的手指。

虽然它没有神态,但南溪就是能感觉得出它有些不情不愿。

她又用手指戳了戳那片嫩叶。

“小东西,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呀?”

那小嫩叶先是抖了抖,似是在跟南溪表达不满,而后它便迅速地冲过来,钻进了她的眉心。

南溪心有所感的闭上眼睛,便看到胖豆芽已经在她的识海里。

随后,她脑袋一阵胀痛,一段关于这颗胖豆芽的记忆便如潮水一般的涌入她的脑海。

胖豆芽,哦不是,应该叫木元石,是八大元素之一的木元素,除了有着生生不息的绿色生命力之外,还可以操控所有木系植物。

看到这里,南溪心中一喜。

所以,她其实不光可以使植物快速生长,还可以随心所念的操控它们?

识海里,木元石的两瓣嫩叶子轻轻的点了点头。

呀!这颗胖豆芽居然知道她在想什么!

轰隆隆!

外面,随着这一声雷鸣,无根水开始从穹顶大颗大颗的滴下。

南溪立马睁开双眼,麻溜地翻身下床,去堂屋找来斗笠跟蓑衣就往地里跑。

*

“锦娘,你怎么还在那里翻土?这雨眼看着就要下大了,快回去避避雨吧。”

虚无子领着几个开荒的爷们儿经过田埂时,看见锦娘还在地里,不由扯着嗓门大声喊道。

锦娘抬起头,抹了一把滴在脸上的雨水:

“没事儿村长,我还剩这一点儿,很快就翻完了,你们先回去吧。”

虚无子叹了口气,挥手让其他人先走,他自己则扛着锄具下了田埂,跟锦娘一起翻土。

“村长,你这是干什么……”

“别啰嗦,翻完赶紧回去。”

虚无子翻土的动作利落又干脆,没两三下就把剩下的那一小块地翻完。

“阿娘,我来给你送蓑衣了!”

南溪一路小跑到田埂,拿着手里的蓑衣朝锦娘挥舞。

“咦?师父也在?”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455)

我要评论
  • 须仙人&宝贝。

    “我昨晚梦到一位白须仙人,他告诉我说,这山顶上有宝贝。”

  • 南溪依&的看了

    南溪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那条通往山林深处的小径,最后还是乖乖的跟在胖虎后面。

  • ,转念&是个孩

    南溪话语一顿,转念想到,胖虎还是个孩子啊,她诱导个孩子跟她一起去山里冒险算怎么回事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