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溪?有什么事吗?”胖虎见是她,急忙房门院门走出。南溪把手里的酒坛子递过来他。“喏,我帮杏儿姐姐来给秦叔送桃花醉。”胖虎递过来,问她:“你怎么会帮杏儿姐姐送酒?”她家跟杏儿姐姐家的距离比到他家还远。南溪:“……你管那么多做什么,嘛酒我是交南溪把手里的酒坛子递给他。。...

“南溪?有什么事吗?”

胖虎见是她,连忙推开院门走出来。

南溪把手里的酒坛子递给他。

“喏,我帮杏儿姐姐来给秦叔送桃花醉。”

胖虎接过,问她:

“你怎么会帮杏儿姐姐送酒?”

她家跟杏儿姐姐家的距离比到他家还远。

南溪: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反正酒我是交给你了,我先走了。”

看着南溪快速跑走的身影,胖虎抠着脑袋低声嘀咕:

“跑那么快做什么?又没有人在你后面追。”

这边,南溪一直跑到一个拐角处才停下,然后她便偷偷伸出脖子,见胖虎已经进了屋,这才放心的吁了一口气。

随后,她蹲下身子,把事先藏好的那一坛酒从茂密的杂草丛里扒拉出来,抱着往家走。

南溪回到家时,天已经将黑,锦娘正要提着油灯出来寻她,见她回来这才又转身回到屋子。

“你这是去了哪里?怎得去了这么久?”

“我刚去了一趟村长伯伯家……”

南溪一五一十的把她拜师学医的事情告诉了锦娘。

锦娘把油灯放在桌上,转身惊讶的问道:

“村长当真愿意收你为徒?”

“嗯,阿娘你看,村长伯伯还给了我一本医书,让我这些时日仔细翻阅。”

南溪从怀里掏出医书给锦娘看。

锦娘拿过医书只翻看了两页便还给了她。

她看着南溪,殷殷嘱咛道:

“你既已拜师,那以后便跟着师父好好的学习医术,切忌半途而废,知道吗?”

南溪忙不迭地点头:

“嗯,孩儿晓得的。”

锦娘伸手帮她拂开颊边的发丝。

“天色不早了,快去洗漱休息吧。”

“嗯。”

翌日

锦娘又一大早去了地里干活,她下地的时候南溪还在睡觉。

太阳初升之时,南溪从睡梦中醒来。

而她起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院墙外,那堆放柴火的地方,把她昨夜藏在那里的桃花醉取出来。

为了这一小坛桃花醉,她昨日可是煞费苦心呐。

“待会儿就把你全部喝掉!”

南溪抱着小酒坛子就往家里走。

然而,她的小短腿才刚迈出一步,景钰就从下坡那条小径上走了上来。

“你居然偷偷藏酒喝!”

握草!

他走路都没声音的?她居然都没注意到他在下坡!

“嘘~”

南溪做贼心虚的往左右两边看了看,跟着,她拉起景钰的手就往家里跑。

二人三两下就跑到了家里,南溪把院门关好,有些后怕的拍着胸口:

“呼,吓死宝宝了。”

随后又转身看着站在那里的景钰。

“小景钰,你怎么来了?”

虽说她们昨日约好了今日一起去玩没错,但他们约的是下午啊。

“我来找你。”

景钰把双手背在身后,悄悄的在衣衫上面擦着手。

她刚才出手太快,他都还没反应过来,手就已经被她捉住。

南溪抱着酒坛子,歪着小脑袋,不解问道:

“找我?找我作甚?”

“虚无道长给你的那本医书,我与你一起看。”

南溪一时有点懵,眨巴眨巴眼:

“啊?”

景钰见她一脸不明的样子,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他说得还不够清楚么?

“虚无道长已经同意我跟他学习医术,可医书只有一本,所以我才来找你,打算与你一同看那本医书。”

原来是这样!

南溪:

“两人看一本书总归有些掣肘,不如还是等一人先看完另一人再拿走去看,如何?”

景钰看着她,淡淡的道:

“可以,我先拿去看,看完再给你。”

南溪瞪着眼睛:

“凭什么呀?医书明明是师父给我的,要看也是我先看。”

然而景钰的目光却落在她怀里的酒坛子上,其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南溪:“……”

她突然想吃小孩!

最后,南溪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与景钰一同看医书。

南溪从屋里搬出一张高凳子和两张小矮凳,并把它们放到院子里光线最好的位置,再把医书平整的放在高凳子上面,等做完这一切后,她回头看向还站在门口的景钰,开口:

“你不是说要一起看书吗?过来呀。”

还不等景钰走过去,她又转身跑去厨房,没多时,她又从厨房探出头来。

“小景钰,你吃早饭了吗?”

“嗯。”

景钰走到高凳旁边,把紧挨着的两张小矮凳分开了一点距离。

南溪又问:

“要再吃点不?”

“不用了,谢谢。”

行吧!

南溪把锦娘给她温在锅里的窝窝头跟稀粥拿出来。

不多时,院子里,就见南溪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窝窝头的坐在小矮凳上,一边吃一边看书。

而坐在她旁边的景钰则眉头紧锁。

“你为何不先吃完早饭再来看?”

南溪咀嚼着嘴里的窝窝头,又呲溜的喝了一大口稀粥,才囫囵道:

“唔酱不是怕跟唔上呢的节奏吗。”

在她说话的同时,还有零星的稀粥从她的口中喷出,有些甚至还溅到了景钰的衣衫上。

“……”

景钰闭了闭眼,把凳子悄悄往旁边挪了一点。

“你先吃完早饭,我等你。”

“放心,沃很快就吃完哒。”

景钰深吸了一口气,没再说话。

而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南溪的一双大眼睛里却闪过狡黠。

她昨日便看出了这小孩在某些方面有洁癖,所以她刚才就是故意的。

哼!让你威胁我!

小小的报复你一下!

这时,景钰狐疑侧目,这小表情,难道她刚才故意的?

可她才六岁,应该还不会用如此有“深度”的算计。

不像他……

景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整个人身上的气质突然就变得沉郁起来。

咦?这小孩怎么回事?

不会这样就生气了吧?

南溪眨巴眨巴眼,眼神疑惑的看着他。

“小景钰?”

景钰回神,看了身旁的小女孩一眼,语气淡淡的吐露:

“你吃快点儿。”

“哦。”

南溪埋下头,呲溜几下就把碗里的稀粥喝光。

等到她进厨房洗碗时,才反应过来。

不对呀,她刚才怎么就乖乖听一个小屁孩的话了呢?

不过!

小景钰刚才的神情,看着确实有点吓人,呃,所以她刚才被他一时威慑到也是情有可原。

对,情有可原!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124)

我要评论
  • 是单独&个么?

    “哪里是单独进山,这不我跟你两个么?咱们不进深山,就在外围捡……”

  • &山上打

    最主要的是,南溪曾看到过胖虎跟他阿爹从那座山上打猎回来。由此可见,此山一定没有其它山峰凶险。

  • 里的树&在开垦

    那座山里的树林相对比较稀疏,且在它的山脚,还有正在开垦的农田,想来危险系数应该会比其它山峰都低。

  • 小背篓&背上。

    出了堂屋,无意间又瞄到屋檐下放着的小背篓,她想了想,走过去把小背篓也背在背上。

  • 了一只&飞鸟,

    那边,胖虎已经瞄准了一只飞鸟,就见他拉弹弓的手一松——

  • 须仙人&宝贝。

    “我昨晚梦到一位白须仙人,他告诉我说,这山顶上有宝贝。”

  • 候,遇&虎先爬

    山路崎岖,上山的时候,遇到一个陡峭的坎阶,都是胖虎先爬上去,再回头拉南溪上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