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山,树木郁葱,小草碧绿。山脚,小道上,南溪拿着一把月牙形长刀走在最前面,只要你是看见草地里有一根枯朽的树枝,就用长刀去把它勾起来拿在手上。但是到目前仍然直至,她只勾到两根树枝,而且但是很细很细的那种。胖虎跟在她身后,已发出疑问:“南溪,我们会是山脚,小道上,南溪拿着一把月牙形弯刀走在最前面,只要是看到草地里有一根枯朽的树枝,就用弯刀去把它勾起来拿在手上。。...

后山,树木郁葱,小草碧绿。

山脚,小道上,南溪拿着一把月牙形弯刀走在最前面,只要是看到草地里有一根枯朽的树枝,就用弯刀去把它勾起来拿在手上。

虽然到目前为止,她只勾到两根树枝,并且还是很细很细的那种。

胖虎跟在她身后,发出疑问:

“南溪,我们不会是真到后山来拾干柴的吧?”

南溪脚下没停。

“不然呢?”

这可是她好不容易才想到的,目前她能为这个家做的事情之一——拾柴火。

然而,她都走了这么长一段路了,也才捡到这么两根细枯丫儿。

胖虎抠着脑袋:

“可,如今正值万物复苏,一片生机之势,便是枯木都有可能重新长出新芽,又哪里会有多少干柴给咱们捡啊?

捡干柴得等到秋冬季节,那时候的枯枝才多。”

“……”

竟连拾个柴火都有讲究!!!

南溪:只怪我拾柴经验不足呗!

她停下脚步,转过身,微微仰起脑袋:

“我当然不是真的让你们出来拾干柴。”

跟在最后面的景钰看着她,没有说话。

胖虎则是眼睛一亮:

“快说快说,你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

南溪看着他身后的景钰,清了清嗓子。

“小景钰,会爬树么?”

景钰愣了一下。

“会……”吧!

南溪弯眉一笑:

“那咱们今天就玩爬树,顺便掏鸟窝。”

“好呀好呀,要不咱们三个比赛吧,看待会儿谁爬得最快,谁找到的鸟蛋最多,怎么样?”

胖虎已经开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南溪撩起两只手的衣袖:

“比就比,who怕who!”

她就不信她一个“成年人”会输给两小孩儿。

胖虎掏着耳朵问她:

“你刚说什么?”

“咳,我是说谁怕谁!”南溪捂嘴轻咳了一声,看向景钰:

“小景钰,你呢?”

景钰点头:

“比。”

一刻钟后,三人都各自选了一颗有鸟窝的树。

三颗树的距离并不远,就在方圆一丈左右。

胖虎跟景钰分别站在两颗香樟树下,等着南溪喊开始。

“三……

二……

一……

开始!”

始字才刚落下,三人便像窜天猴一样快速的向树上爬去。

只须臾,便听到胖虎在那里喊:

“我拿到鸟窝啦!发了发了,里面竟然有八颗鸟蛋!”

之后便是南溪。

“我也拿到了!我的有六颗。”

见景钰没出声,南溪从树枝里探头望出来。

“小景钰,你拿到了吗?”

“空的。”

慢两人一步爬到树顶的景钰,默默把空空如也的鸟窝放回原位。

南溪贴心安慰:

“没关系,下一轮肯定有。”

“嗯。”

三人小心的从树上滑下来,然后又马上去选新的树,开始第二轮比赛。

没过多久——

“拿到了,六颗。”

这次,最先出声的竟是景钰。

“我三颗。”紧接着,胖虎也发出了声音。

见南溪那边一时没动静,胖虎高声问道:

“南溪你呢?”

这边,南溪有些气喘的用一只胳膊吊在树叉上,一只手取过鸟窝来看。

“两颗。”

毫无悬念,之后的爬树,也都是景钰最快,胖虎第二,南溪垫底。

……

半个时辰后,南溪、胖虎、景钰,三个人围成一个团的盘腿坐在一块平整的地上,数着自己的战利品。

“一,二,三,四,五……二十二,我取了二十二颗鸟蛋。”

胖虎拿衣摆兜着鸟蛋,一边数一边笑咧了嘴,而后他扭头看向自己左边的景钰。

“景钰你呢?”

“二十六颗。”

景钰掏出一块手帕,把数好的鸟蛋包起来。

胖虎又扭头看向右边。

“南溪你的呢?”

南溪也是用衣摆兜着的。

“十七颗。”

本来是十九颗的,她不小心弄坏了两颗。

没想到活了两世的她,没赢不说反而还垫底了!

唉,丢人呐!

南溪看着怀里的鸟蛋,纠起一双好看的眉毛。

坐在她对面的景钰抬头瞧了她一眼。

然后,南溪的衣摆里就多了好几颗鸟蛋。

南溪疑惑抬头:

“小景钰,你这是做什么?”

景钰:

“我有多,给你。”

南溪弯着眉把鸟蛋还给他。

“谢谢,不用啦。”

她怎么好意思拿小朋友的东西。

景钰抿着唇不说话了。

他难得好心一次,居然不领情。

胖虎抬头望了望天。

“快到傍晚了,咱们该回去了吧。”

“嗯,走吧。”

南溪拍着p股站起身,走在前面。

三个人从后山回到村子后,便各回各家。

不过在分道扬镳之前,三人已经约定好明日还一起玩儿。

南溪回到家,找来碗放好鸟蛋后,就跑去找水喝。

一个下午没喝水,都快渴死她了!

不知道阿娘下午带出去的水够不够她解渴?

南溪喝完水又开始准备晚饭。

中午的蘑菇还剩了一点,晚上干脆就烙两个饼下稀饭吧!

南溪先是把稀饭煮好搁一边凉着了,再去橱柜里拿面粉出来和。

这面粉虽然不如现代的精细面粉,但烙个手抓饼应该是没问题的。

说做就做,南溪先是把面粉和好在锅里摊了一层薄薄的饼,又把鸡蛋打在上面,再用锅铲把它拨匀。

因为没有番茄酱辣椒酱那些,南溪就又在饼上面撒了少许的盐,然后把洗好的一片青菜放在上面……

等到太阳落山,锦娘收工回家,南溪早已把饭菜都做好并端上了饭桌。

就等着锦娘回来吃饭。

而就在母女俩用饭期间,胖虎提着两只大大的田鼠上门来,说是他阿爹让给每家每户送的——算是他请大家打牙祭。

锦娘显然不太能接受:

“这……这东西能吃吗?”

“能……能的吧!”

后世好像听说过,田鼠能吃。

南溪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只的田鼠,这两只加起来怕是得有四五斤了吧。

我滴个乖乖!难道秦叔真把田鼠灭光了?不然怎么会每家每户都友情赠送两只呢!

只是,这玩意儿她两辈子都没吃过,也不会弄啊!

况且……

南溪看向锦娘:

“阿娘,你敢吃吗?”

锦娘连忙摆手又摇头:

“我……我不敢,溪儿,我们把它扔了可好?”

南溪看着地上的活物。

“扔哪儿?我听说鼠类繁殖后代的能力很强,如果就这样把它们扔了,它们以后又生些子子孙孙出来祸害庄稼怎么办?”

锦娘:

“那……打死再扔?”

南溪思忖一瞬,对锦娘说道:

“阿娘,我出去一下。”

说完就提起两只田鼠出了院子。

001 桃花村

2021-11-02

007 后山

2021-11-02

008 拜师

2021-11-02

009 景钰

2021-11-02

010 烤鱼

2021-11-02
  • 小娘子一心想种田

    作者:凰也

    类别:游戏 | 连载

    编辑:南风北海 | 在读:1600 人

书评(212)

我要评论
  • 意间又&她想了

    出了堂屋,无意间又瞄到屋檐下放着的小背篓,她想了想,走过去把小背篓也背在背上。

  • &……”

    “哪里是单独进山,这不我跟你两个么?咱们不进深山,就在外围捡……”

  • ,但她&又不是

    嗯,虽说如今,她这副小身板邂逅男主的机会几乎为负,但她又不是冲着男主去的。

  • “你看&的小山

    “你看错了,我……我是要去尖峰山旁边的那座矮一点的小山,怎么样,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