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呀?”她笑了一下后说我,“我的癖好是睡着。”“这算什么癖好啊?”我有点儿好气,“癖好所以是指和性兴趣有关的。”她笑着说,“的话非要说这方面的癖好的话,是“这算什么癖好啊?”我有点好笑,“癖好应该是指和性兴趣有关的。”。...

“我呀?”她笑了一下之后告诉我,“我的癖好是睡觉。”

“这算什么癖好啊?”我有点好笑,“癖好应该是指和性兴趣有关的。”

她笑着说,“如果非要说这方面的癖好的话,就是我喜欢你这样的小弟,干净,阳光,健美,帅气。”

“姐,你这么多美妙的词汇加在我身上,也不怕我骄傲得找不到北了啊。”我几乎是很开心地白了她一眼。

她笑了,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开车,“姐真的喜欢睡觉,没事就一个人大睡,然后洗澡,上网,听音乐,吃美食,再就是练功跳舞了。”

我说,“姐,你过得这么精彩,女人的容貌就是睡出来的,难怪你看上去这么年轻,这么有活力,真是潇洒,你是长得漂亮,也活得漂亮。”

她听了我的话之后,开心地睇了我一眼,看得出我的话让她很受用,她有一种美滋滋的感觉。

她把我送到了我家住的小区外面停住了车,然后等我下车,我却坐在车里不动,我对她说,“干嘛不进去呢?”

她说,“你回去吧,早点休息,不要光玩游戏。”

“我不,我要你去我家里陪我,明天再走。”

她做出厌烦的表情看着我。

我任性地说,“姐,后天我妈妈可就回来了,以后想陪我都没机会了哦。你要是不去我家,我也不下车,不然你拉我去你那里,反正我要和你在一起。”

她被我这么一纠缠磨叽,就没有办法了,又不舍得和我生气,就只好说,“那就去你家里吧,我的手机还在那,刚刚走得太急忘了拿。”

她把车开了进去。

到了我家里,她去把手机找到,看了一下之后,有两个未接电话,有舞台调度助理打来的,那时候我们在里面洗鸳鸯浴,根本听不到。

时间已经不早了,今天做了几次爱,又上台演出,两个人都有些累了,就关了灯抱在一起睡觉。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之后,她已经拿起了包笑着对我说,“我给你做了点早点,赶紧吃了去学校,可别迟到了哦。”说完就把包往肩上一甩,长发飘飘地走了。

这个女人,活得就是精彩。

我看了一下时间赶紧起来,看到桌子上有她做好的牛肉丝煮挂面,就赶紧吃了,然后锁好门离开家,朝着学校赶去。

我是跑步到学校的,刚刚赶上上课。我跑进舞蹈室里的时候,同学们差不多都已经到齐了,亚欣也已经换好了上舞蹈课的紧身衣,她看见我跑进来就笑着说,“每天你都是最后一个!”

我也顾不上说什么,赶紧去更衣室换了背心短裤和软底鞋出来,这时候柳老师已经来了,和平常一样,她穿着黑色的连体衣,马尾辫,平底鞋,来了之后就拍两下巴掌,然后对大家说,“都到齐了么,我们开始练功。”

我们都各自到墙根跟前去扶着栏杆,等到钢琴声响起,我们就开始“擦地”。这是几年来每天上课必不可少的内容,大家都无奈而又认真地练着。

柳老师走来走去看大家,谁不到位她就指谁。

等到她转到另外一边去了,我后面的大鼻子就抽空在我屁股上踢上一下,我就朝后抬腿蹬他,他笑着躲开了;我们两个正在搞小动作,柳老师看见了,就把我们瞪着;我们赶紧忍住笑,认真地训练,不敢再闹了。

等到训练完了之后,大家都停下来休息,柳老师离开了。

我坐在垫子上,亚欣过来和我坐在一起,她问我,“你去演出了么?”

她是明知故问,没话找话,我白了她一眼说,“去了啊,你没去看么?”

“我本来想去的。”她低着头说。

本来我想告诉她,我以后每天都会去演出,她可以去看,但一想到她去了,会妨碍我和蕙姐在一起,那样会有一些不方便,我就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朝她笑了一下。

我会把我和蕙姐的关系藏在心里,不让任何人知道。

女孩子的心是非常敏感的,我这样一个小小的心理活动,似乎已经被她感觉到了,她有点不悦地翘起了嘴巴,但因为这是在课堂上,同学们人很多,她也不好说什么。

我离开了她去和大鼻子在一起。

到了下午放学后,我在学校食堂里吃了饭,然后去教室里写作业,到了八点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蕙姐打来的,她说,“小河,我已经在学校外面等你了。”

“等我一刻钟。”我说完关了手机赶紧写作业,也不管他对不对,几下子写完了交上去,然后出来跑到学校门口去。

到了那里,我看见她的车停在那里,她在车里坐着,我过去开了车门坐进去。

她朝我笑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开了车前往剧院。

过了片刻她问我,“你们学习紧张么?”

“还好。”

“什么还好?”

我只好告诉她说,“学习压力还是挺大的,要求文化课也跟别的院校差不多,不过还好,我还可以跟得上。你不要为我担心,我会管理好自己的。”

她笑了一下说,“优秀是一种习惯,小河,你真的很懂事。”

我笑了一下,“你别说我痞就很好了。”

她笑着说,“就算痞,那也是一种很可爱的痞。小河,你发现没有,你淘气的时候像孩子,懂事的时候又像大人。”

“姐,你不知道的,我跟你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就变成孩子了。”

她笑了起来,“那是你在姐跟前撒娇呗。”

“那你喜欢不呢?”

“当然喜欢了啊,姐越来越喜欢你了呢。”

“你这么说我很开心。”说完我亲了她一下。

她笑着睇了我一眼。这里车比较多,她开始全神贯注开车,顾不上和我说话了。

等到了前面她又对我说,“龙老板又和我联系了。”

“还是让我们去给他表演?”我有点反感地问。

“是的,他出了大价钱。”

“多少?”

“他说给我四万,给你三千。”

“靠,有钱烧的!”

她说,“他的煤矿,一天收入就不下三十万,这点钱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可对我来说就是一笔巨款。小河,我想去,你陪我。”

第2章 美妇

2020-11-22

第3章 斗富

2020-11-22

第5章 调侃

2020-11-22

第12章 逗比

2020-11-22

书评(88)

我要评论
  • 长部长&,那可

    我有些恼火,奶奶的,这个土包子,他老子当了个官,老娘有了点钱,就一副暴发户的摸样,到处张扬显摆,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有钱,这还不过就是个副厅长,要是当了省长部长什么的,那可怎么得了!

  • 是可爱&眼睛有

    小雨真是可爱,饱满的额头,头发是麻栗色的,眼睛有点蓝褐色,皮肤白得像鲜奶,翘翘的鼻尖,小小的嘴巴,一副文静秀气,活泼烂漫的样子,一看就是个混血儿,是我们芭蕾班的班花,舞蹈系的系花,也是校花。

  • 同学如&蜂涌出

    刚刚下课的时候,我们全部同学如得了大赦一般,一窝蜂涌出了教室,一到外面,就看见黑崽领着几个烂仔站在那里。

  • 她说,&”

    小雨被这些烂仔拦住走不掉,不由得有些害怕,她说,“对不起,我已经说过了,我现在不交男朋友。”

  • 全班同&都投向

    看见黑崽领着人等在这里,全班同学一下子就静了下来,目光都投向了小雨。

  • 到小雨&就是请

    黑崽走到小雨跟前说,“我又没有说一定要交男朋友,就是请你一起吃饭,说说话,玩玩而已。”

  • 真的喜&看不上

    黑崽说,“我真的喜欢你,自从见了你之后,我就一个女人也看不上了,就是想和你好,你要是不答应,那我就:”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翻转着眼睛想了一下之后又说,“我就先杀了你,然后我再自杀!”

  • 全班同&,纠缠

    最近,全班同学都知道黑崽这家伙在追小雨,虽然小雨见了他就躲,可他却不肯罢休,死缠烂打,纠缠不休,大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架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