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笑了出来,双手把自己的嘴巴捂着了,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样子,她说,“你自己不是忘了时间么,幸好意思说我!”我刚要再次和她闹,这时候有人走过来对她说,“白女士,有人给“哦,谁呀?”。...

她笑了起来,双手把自己的嘴巴捂住了,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她说,“你自己不也是忘了时间么,还好意思说我!”

我正要继续和她闹,这时候有人走来对她说,“白女士,有人给你送花篮来了。”

“哦,谁呀?”

“是龙老板。”

她就对我说,“你等我一下。”然后出去了。

我没有跟随他出去,而是呆在原地,出于好奇,我走到那边隔着帷幕朝外面看,看到两个穿西服的男人把一个花篮拿进来放在她面前,然后就离开了,接着一个西装革履的老头走来对她说着什么,她很礼貌地和那老头说着话。

因为离得远,我听不到他们说的什么,但能够看得出这老头是个很有钱的人,头顶已经谢了,五短身材,白白胖胖的,满面红光,因为有个大肚腩,看上去就像一只大企鹅。身材高挑的蕙姐和他站在一起,差不多比他高出半个头。

我心里想,这个家伙献花篮也不是时候,要在演出刚刚结束谢幕的时候送到舞台上去,让观众看到,演员才有光彩,现在送到后面来,有什么意思啊?老笨蛋!

接下来,那个龙老板和蕙姐合了一个影,等闪光灯闪过之后,蕙姐和他握手,然后送他出去。

我回到里面来,看到那桌上放着一些饮料,就拿了一个打开,走到一变坐下来喝着。片刻蕙姐回来了,我就把喝了一半的饮料递给她,她接过去喝着;我又去拿了一个饮料来打开喝。

我问她,“姐,那个龙老板为什么要送你花篮?”

她说,“他是个芭蕾迷,经常来看我演出,已经送了几次花篮了。”

“他是干什么的?”

“是个煤老板。”

我知道,现在中国最有钱的人就是煤老板了。山西一个煤老板,送全村人一家一个别墅,跟玩似的。他们的钱多得压死人。

想不到那样一个大企鹅,居然会是煤老板,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笑着说,“既然是煤老板,钱那么多,送个破花篮有什么意思,还不如送一篮子钞票呢。”

她笑着说,“我可不要他的,要了就得回报他,我傻啊?”

我说,“可不是么,他自然是喜欢你了才这样,他那种人,因为有钱,什么样的女人搞不定啊?可你不接他的招,他反而会更加喜欢,男人就是这样,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跑掉的永远是大鱼。”

她听了我的话有点吃惊的样子,赶紧看周围有没有人听见,然后她对我说,“别乱说了!”

我当然也不愿意被人听见,于是就不说了,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看其他演员的演出。

她也过来挨着我坐着。

等到演出结束,我们谢完幕之后出来,刚刚走到车跟前,准备上车回去。这时一个穿西装的寸板头男人来到跟前对我们说,“打扰一下。”

这个寸板头男人是刚刚送花篮的两个里面的一个,应该是龙老板的保镖,我们就停下来看着他。

他说,“我们老板想邀请二位去一趟。”

“什么事啊?”蕙姐问。

“是这样的,我们老板想请二位到家里去,单独为他表演。”

“这恐怕不太方便吧。”蕙姐显然想拒绝。

“当然,我们老板是有报酬的,而且价钱不会少,不会让二位吃亏的。”

蕙姐有点犹豫起来。

我说,“对不起,我们不想去,今天实在太晚了,明天我还要上学。”说完我拉开了车门,让蕙姐上车。

蕙姐没有马上上车,看得出她不想得罪人,就很客气地对那个寸板头男人说,“实在抱歉,小河不去,我去了也无法表演,要么你跟龙老板说一下,是不是换个时间?”

“这好吧。”男人说完走开了。

我们这才看到,在那边停着一辆加长奔驰,龙老板此时就坐在里面。那个男人过去对他说着什么。

我和蕙姐上了车,她开了车离去。在经过龙老板的车跟前时,她在车里笑着朝龙老板挥了挥手。

龙老板也对她挥着手,脸上笑开了花,像是猪头肉。

到了街上之后,我在车里问她,“姐,你真的以后要给龙老板表演么?”

她一边开车一边说,“以前我和赵云和给他表演过的。”

“是在他家里?”

“是的。”

“怎么表演的?”

“就跟舞台上一样,就是地点在他家客厅里而已。”

“他给钱了么?”

“当然要给,是事先说好了的。”

“给了多少?”

“给了我三万,赵云和一千。”

我笑了,“待遇相差这么大啊?”

她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我问她,“那次你们去,表演的也是这段双人舞么?”

“是的,开始表演了这段双人舞。”

“那后来呢?”

“后来,龙老板就让我和赵云和站到桌子上去,做一个造型,静止在那里,他就靠在沙发上,一边吸烟,一边欣赏。”

我有点好笑,“那个家伙,他真的懂芭蕾么?”

她也笑了,“他是爱好吧。后来他跟我们说,他小时候第一次看见芭蕾舞,是看到红色娘子军,他很吃惊,才知道女演员居然可以用脚尖跳舞,让他产生了很多联想,也就成了芭蕾迷,特别迷恋芭蕾女演员,他认为芭蕾舞演员就是遥不可及的仙女,是女神。”

我不屑地笑着说,“估计是他迷恋芭蕾舞女演员的大腿吧?”

她也笑了,“谁管他这些呢?”她开车转过了一个弯道之后,这里车少了,她又接着说,“其实很正常,很多人都是有癖好的。”

我想起来大鼻子这家伙,他喜欢的就是女人的高跟鞋。我就问她,“那你呢,你的癖好是什么?”

第2章 美妇

2020-11-22

第3章 斗富

2020-11-22

第5章 调侃

2020-11-22

第12章 逗比

2020-11-22

书评(348)

我要评论
  • 到小雨&又没有

    黑崽走到小雨跟前说,“我又没有说一定要交男朋友,就是请你一起吃饭,说说话,玩玩而已。”

  • 不是那&点炫耀

    黑崽说,“你不是那天已经告过了老师了么,这种事学校又不管,告了有又什么用呢?”说着拿出一叠钞票来,在手里拍打着,有点炫耀的样子,“今天你给个面子,和我一起去吃饭,这些钱就都是你的了。”

  • &走,那

    小雨一听这话转身就走,那些烂仔把她拦着,她侧身用肩膀冲开了一个缺口出去,但马上就又被围住了。

  • 才不要&朋友。

    小雨说,“我才不要你的钱呢,反正我不会和你交什么朋友。”说完又要走,但被那些烂仔拦住了。

  • 们这样&,没有

    小雨走不掉就急得对他们说,“你们这样不对的,没有强迫和人交朋友的,你们再这样,我就告老师。”

  • ,小小&的嘴巴

    小雨真是可爱,饱满的额头,头发是麻栗色的,眼睛有点蓝褐色,皮肤白得像鲜奶,翘翘的鼻尖,小小的嘴巴,一副文静秀气,活泼烂漫的样子,一看就是个混血儿,是我们芭蕾班的班花,舞蹈系的系花,也是校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