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了一下笑着说,“算我主动地吧。”“为什么?”“是我选你做我的舞伴,又主动地到你家里来的。”她说。“这么说你是个坏女人了?”我说话的的时候拿起来她的小手去欣赏着。她手腕“为什么?”。...

她想了一下笑着说,“算我主动吧。”

“为什么?”

“是我选你做我的舞伴,又主动到你家里来的。”她说。

“这么说你是个坏女人了?”我说话的时候拿起她的小手欣赏着。她手腕很长,手白净柔软,手指长长的,尖尖的,细细的,指甲是做过的,染成银白色,特别的漂亮。我忍不住放在嘴唇上亲吻了一下。

她听我说她是坏女人的话,不由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脸有些红了,些微有点难堪的样子,她笑着反问我,“你说呢,你说我是不是坏女人?”

我说,“你当然是坏女人了哦,不过么,我喜欢的就是坏女人。”然后我又问她,“你为什么不结婚呢?”其实我只是随便问问,并没有想让她回答,所以问完之后,还没有等她开口,我就又用亲吻把她的小嘴堵住了。她闭上眼睛主动地配合着我。

两个人又亲吻了一会,完了之后停下来,她依然没有忘记我刚刚的问话,笑着回答我说,“我喜欢小弟型的,可这种男孩因为小而没办法结婚。”

我说,“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类型,原来你是喜欢我这样的男生。”

她笑了一下,很认真地想了一下之后回答我说,“不是喜欢你这样的男生,而是喜欢你。”

“你这话我喜欢。”我抱着她很愉快地说,“其实我知道的,你并没有想要和我这样,因为我的主动,你没有办法,你不忍心拒绝我,只好答应,完了之后你却主动承担责任。”

她笑了,“的确是这样,我没有想到你这样具有进攻能力,我无法抵抗。”

我很开心地在她漂亮直挺的鼻梁上刮了一下,“你喜欢老牛吃嫩草对吧?”

“什么老牛吃嫩草,你是不是认为我很老?”看得出我说她老牛吃嫩草,她有点不高兴了。女人都是这样,对那个“老”字很忌讳。

我笑着对她说,“对了,你不是老牛吃嫩草,你是嫩牛吃嫩草,这样总可以了吧?”

她笑了起来,“你这孩子,嘴巴真是会说。”说着她好像要惩罚我似的,在我耳朵上轻轻拧了一下。

我抓住她的手,让她拧不成我,我笑着说,“以前,我很尊敬你,把你叫老师,可现在,咱们的关系一下子变了,你是我的女人了,你说,以后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她笑着说,“那你就叫我茹蕙姐吧。”

“干脆叫你老婆得了。”

“我可不喜欢这样,老婆老婆的,没老也被你给叫老了。”

“那我到底叫你什么?”

“要不叫蕙姐也行。”

“干脆就叫姐得了。”

“这样也好。”

“姐,我现在又想要了怎么办?”我有点撒娇的语气。

她先是困窘一下,然后红着脸说,“姐已经是你的了,你喜欢就来好了。”

我就又开始和她鸳鸯戏水起来。她乜斜着眼睛看着我,又含羞,又妩媚,又风情万种。

作为女人,不管是风情万种也好,妩媚动人也罢,只要害羞,就是纯洁的,也因此而更加美丽,此时蕙姐就是这样。

看到蕙姐羞红了的脸庞,我大是喜欢,做出不可一世的神态,好像在做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一样,一边开心地笑着,一边在对她肆意胡为。

我想,男女之间的关系,纯洁正当的就是爱情,不纯洁不正当的就是暧昧,我和蕙姐是纯洁而且正当的,因此我们的关系只能是爱情。

完了之后,两个人躺下来休息,我靠在床头上,看着她美丽的身体蜷缩在那里,像是垂死的天鹅一样颤抖,我不由得有点得意,但更多的却是怜香惜玉,我把她抱过来,感觉她是如此的娇弱,如此的楚楚可怜,我把她长时间静静地抱在怀中,就像是安慰一只受伤的天鹅。

过了片刻她缓过来了,恢复了活力,有点不好意思地朝我笑了一下,双手捧住我的脸,把前额抵在我的脑门上,用这种方式表达着和我的亲热,接下来又亲吻了我。

我看着她笑了,双手把她散乱的长发弄到后面去,让她俏丽的脸庞尽可能多地露出来,然后我也亲吻了她。

她笑着把我看了一会说,“知道么,你很帅,我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小鲜肉!”

“所以你就选择了我?”我笑着这样问她。

她坦然地说,“那又怎么样?”

我说,“我本来也想勾/引你呢,正在想如何下手,没想到你却捷足先登了。”

她笑了起来,双手捧住我的脸说,“这就叫两厢情愿,情投意合!”

“应该说是干柴烈火。”

“这个词我不喜欢,应该说是一见钟情,两情相悦!”

“到底是老师,品味就是不一样,用词都这么好!”

她笑了,又亲吻了我一下,然后退开些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无声地笑了。这种感觉很甜蜜,很温馨。

本来,我想问问她以前是不是有过男朋友,因为我知道她和我不是第一次,以前她有过别的男人,但这种事比较敏感,问起来会让人难堪,影响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所以还是不问的好。

接下来她去了卫生间。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下,我拿起来看,是亚欣给我来了短信,她还是那样问我,“在干什么?”

“游戏。”我回完她这两个字之后就把手机丢在了一边。

但时间马上又响了,也是短信,是班上有个叫周君莉的女生发来的,她也是和亚欣一样问我,“在干什么?”

如果说是亚欣给我发短信,我多少还有点礼貌,可这个周君莉,我一点都不喜欢她,自然不会客气,回复她的时候,就两个字,“偷/情。”

她发过来一个捂嘴窃笑的表情。

我把手机丢开了。

第2章 美妇

2020-11-22

第3章 斗富

2020-11-22

第5章 调侃

2020-11-22

第12章 逗比

2020-11-22

书评(274)

我要评论
  • 着,有&的样子

    黑崽说,“你不是那天已经告过了老师了么,这种事学校又不管,告了有又什么用呢?”说着拿出一叠钞票来,在手里拍打着,有点炫耀的样子,“今天你给个面子,和我一起去吃饭,这些钱就都是你的了。”

  • 得了大&黑崽领

    刚刚下课的时候,我们全部同学如得了大赦一般,一窝蜂涌出了教室,一到外面,就看见黑崽领着几个烂仔站在那里。

  • 雨围在&看见小

    几个烂仔把小雨围在中间,看见小雨急得要哭的样子,他们都有些得意起来。一个烂仔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 们这样&强迫和

    小雨走不掉就急得对他们说,“你们这样不对的,没有强迫和人交朋友的,你们再这样,我就告老师。”

  • ,“我&要交男

    黑崽走到小雨跟前说,“我又没有说一定要交男朋友,就是请你一起吃饭,说说话,玩玩而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