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说,接下来的剧场演出很顺利地,告别剧场演出后我们欢庆性地紧紧拥抱了一下,接着就找个地方坐定短暂休息。有人来和她说话的,我就在边掏出手机玩游戏。直到剧场演出结束了,她依旧司机开车把我送进小等到演出结束,她依然开车把我送到小区外面。。...

不用说,接下来的演出很顺利,谢幕之后我们庆贺性地拥抱了一下,然后就找个地方坐下休息。有人来和她说话,我就在一边拿出手机玩游戏。

等到演出结束,她依然开车把我送到小区外面。

我下了车关好了车门,和她挥一下手,然后站在路边,想等她走了再进去。可她却没有马上就走,而是下了车走过来站在我面前,给我整理了一下衣领,似乎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但她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嘱咐我,“早点休息,不要贪玩。”

看到她这样,我不由得笑了,就轻轻地搂住了她说,“我一个人在家里,空荡荡的有点害怕,你陪我好不好?”

她这样被我搂住,就双手放在我的胸前抵抗着着说,“不可以的……你是男孩子,没有必要害怕。”她见我不肯把她放开,就又用大人哄孩子似的语气对我说,“回去吧啊,听话。”

我不好再搂着她不放了,不大情愿地松开了她说,“老师再见!”

“再见!”她说完回到了车里,“回去吧。”她开车走了。

我站在那里,目送她的车去远了,才朝小区里面走去。

到了家里,看到大鼻子还在电脑跟前玩得起劲,我就过去看了一下。

他一边玩着一边笑着说,“又去当了一会王子对吧?”

我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取个饮料打开喝了两口,把剩下的放在他旁边,他拿起来喝了一口就放下,继续玩着游戏。我就去卫生间洗澡。

他在门口说,“小河,我回学校了。”

我一边洗澡一边说,“明天不上课回去干什么?”

“我爸来看我,这会在宿舍坐着呢,走了啊!”外面门响了一下,他已经走了。

我洗完澡就出来,玩了一会游戏,完了睡觉。

第二天,我起床洗漱后随便弄了点东西吃了,就在家里上网,登陆QQ之后,看见大鼻子的头像亮着,就给他发了个打脑袋的表情过去。

他回复了一个炸弹。

然后我打字问他:“干嘛呢?”

他回复:“学习。”

“学什么?”

“准备拿博士文凭。”

“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亲粪起来了?”

这“亲粪”不是错别字,是我们对“勤奋”二字的另类表达。

他打字给我说:“我是要拿性学博士文凭。”

我就笑他:“你不用学了,这方面你早就超过博士后,达到大师水平了。”

他发过来一个窃笑的表情,然后打字给我:“我在看花野真衣,你看不?”

“看可以!”

他回复我说:“靠,咱们这么帅的还会那个的,美女排队等,绝不浪费!”

我有些好笑。这家伙,永远都是坏坏的,带着一股痞子气,说话永远恶狠狠,凶巴巴,好像不这样不酷,我已经习以为常了,就打字给他说:“小心弹尽粮绝,精尽人亡!”

他发给我一个白眼的表情,就不再理我了,估计是在网吧打游戏。

我也打开游戏玩了起来,一玩就忘了时间,过了一阵他打字给我说,“我已经升到六十五级了,你呢?”

我回复他说:“我才三十二级。”

“加油!”他说完继续玩游戏不再理会我。

我继续玩着,想多升几级,慢慢追上他。

一直玩到下午,突然想起今天还没有练功,就离开电脑到阳台上去透一下气,然后开始做俯卧撑,做够二百个之后,又换成倒立,接下来又拿着哑铃锻炼臂力。今天气温有点高,我出了一身的汗,妈妈不在家,肚子饿了也没人给做饭。我突然有点想妈妈了,就用手机给她打电话,接通后我说,“妈,你在干什么?”

妈妈说,“刚刚跳完舞,这会在休息。”

我问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还说不准,估计也就两三天吧。”

本来我想对妈妈说想她了,可又怕她觉得我没出息,于是我若无其事地说,“好吧妈妈,希望你取得好成绩,早点回来。”

妈妈说,“妈妈不在家,你要管好自己,知道么?”

“妈妈放心好了。”

“好的小河,妈妈要去换衣服了,马上去吃饭。”

“妈妈再见!”

“嗯,再见。”

和妈妈通完话之后,我有点失落,一个人在家真的很寂寞,我突然想到了白老师,想给她打个电话,又觉得有点唐突,要是她不爱理我,那多没面子,不如先发个短信试探一下,于是我就用手机给她发了个短信:“老师,你在干什么?”

很快我的手机响了,我拿过来打开放在耳边,是白老师的声音,她问我,“小河,你有事么?”

我没想到她接到我的短信马上就打手机过来,看来她并不像我担心的那样很忙,顾不上理会我,我暗自开心,就笑着说,“没有什么事,就是一个人在家闷得慌,突然想给你打个电话。”

她问我,“你一个人在家,吃饭怎么办?”

我说,“等会去厨房随便弄点什么吃就是了。”

她问我,“你会做饭么?”

我本来想说可以随便凑合一下,但一想到要是我说会做,她就不会管我了,于是我做出愁眉苦脸的语气说,“我从来没有做过饭,一会也就是泡方便面吃。”

第2章 美妇

2020-11-22

第3章 斗富

2020-11-22

第5章 调侃

2020-11-22

第12章 逗比

2020-11-22

书评(460)

我要评论
  • 说说话&”

    黑崽走到小雨跟前说,“我又没有说一定要交男朋友,就是请你一起吃饭,说说话,玩玩而已。”

  • 土包子&了!

    我有些恼火,奶奶的,这个土包子,他老子当了个官,老娘有了点钱,就一副暴发户的摸样,到处张扬显摆,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有钱,这还不过就是个副厅长,要是当了省长部长什么的,那可怎么得了!

  • 这些烂&过了,

    小雨被这些烂仔拦住走不掉,不由得有些害怕,她说,“对不起,我已经说过了,我现在不交男朋友。”

  • 去做功&。但那

    小雨怯怯地说,“对不起,我要回去做功课。”说完就要离开。但那些烂仔把她拦住了。

  • &,翘翘

    小雨真是可爱,饱满的额头,头发是麻栗色的,眼睛有点蓝褐色,皮肤白得像鲜奶,翘翘的鼻尖,小小的嘴巴,一副文静秀气,活泼烂漫的样子,一看就是个混血儿,是我们芭蕾班的班花,舞蹈系的系花,也是校花。

  • 赦一般&在那里

    刚刚下课的时候,我们全部同学如得了大赦一般,一窝蜂涌出了教室,一到外面,就看见黑崽领着几个烂仔站在那里。

  • 下,翻&后又说

    黑崽说,“我真的喜欢你,自从见了你之后,我就一个女人也看不上了,就是想和你好,你要是不答应,那我就:”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翻转着眼睛想了一下之后又说,“我就先杀了你,然后我再自杀!”

  • 小雨说&了。

    小雨说,“我才不要你的钱呢,反正我不会和你交什么朋友。”说完又要走,但被那些烂仔拦住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