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呵呵”地笑,怕她真的生气,就赶快把她的手松手;她立刻就又打我;我就赶快又把她搂住了,为了则表示对她的惩罚,我在把她搂紧的同时,又在她鼻子上刮了两下。她鼻梁上出这下她不愿意了,就又拼命地打我,我把两个手挡在面前,她一连串的小拳头都落在了我的手心里。我看见她还不肯罢休的样子,怕她再打我,就把她肩膀搂住,又把她两个手用一只手捏紧,下面再用腿把她两条腿也压住。这样一来,她就完全不能动弹了,挣了几下都没有挣开,自尊心受到打击,就做出伤心委屈的样子,假装要哭,脸上的表情非常生动,可爱极了,不像是二十七八的大人,倒像是一个小女孩。。...

我“呵呵”地笑,怕她真的生气,就赶紧把她的手松开;她马上就又打我;我就赶紧又把她搂住了,为了表示对她的惩罚,我在把她搂紧的同时,又在她鼻子上刮了两下。她鼻梁上出现了白印,马上又变红了,显然我用的力量比较重。

这下她不愿意了,就又拼命地打我,我把两个手挡在面前,她一连串的小拳头都落在了我的手心里。我看见她还不肯罢休的样子,怕她再打我,就把她肩膀搂住,又把她两个手用一只手捏紧,下面再用腿把她两条腿也压住。这样一来,她就完全不能动弹了,挣了几下都没有挣开,自尊心受到打击,就做出伤心委屈的样子,假装要哭,脸上的表情非常生动,可爱极了,不像是二十七八的大人,倒像是一个小女孩。

我不由得笑了,就又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亲完一下觉得不够,就又亲了两下。

她被我这样强行亲吻了之后,不由得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一副吃惊的样子。

我这才意识到刚刚的举动有点过分了,就赶紧把她放开,忍住笑,做出规规矩矩的样子。

她气呼呼地看着我,似乎想要训斥我一顿,却又没有说出来,过了好一会她才说,“你以为可以随便欺负老师么,那你可就错了!”

她说话这种语气神态,一本正经的样子,刚刚还像是个撒娇的小女孩呢,马上就变成了大人,显然是要维护她的尊严。

我有点好笑,却只有对她道歉说,“对不起老师,我把你当成同班同学了,以前这样打闹惯了,改不了。”

她双手插腰,气呼呼地看着我,似乎想教训我一顿,但却说明也没有说出来,反而觉得有趣地笑了。

我笑了一下把头低下了,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她依然把我瞪着,依然气鼓鼓的样子,摆出一种威严的姿态来,嘴巴却带着笑容,说明她其实并没有真的生气。

她假装出来的威严让我老实了一会儿,百无聊赖之下,我又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我拿着她的一只小手轻轻地抛托着,她并没有把手收回去,而是把我看着,目光中带着威严,好像随时都要对我进行打击。

我笑了一下,知趣地把手放开。

她表情严肃地看着我说,“不许跟老师没大没小知道么?”

我说,“那就干干地坐着发呆么?”说话间我又把她的手拿过来轻轻地抛着,着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好在这次她并没有再做出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来,而是无声地笑了,笑容里带着对我的宽容。

我拿着她的小手欣赏着,把她的手和我的手比大小,她的手又软又长,十指尖尖,很是好看。看到我这样,她也有趣地把手和我比着,然后她把我的手翻来覆去看了看,笑着说,“小破孩,年龄不大,手倒不小!”

我最讨厌有人说我是小孩,何况她还加个“破”字,我白她一眼说,“别看我是小破孩,却可以一下子就把你给举起来!”说完我一只手托住她的后腰,一只手托住她的一条大腿,一下子就把她整个人都托举了起来。

她是被我突然托举起来的,一点的防备都没有,由于吃惊,她忍不住“吃吃”地笑了起来,“快放我下来!”

我才不会放她下来呢,我依然把她托举着,感觉一点都不重,还把她抛接了两下。

我觉得,她九十多斤的体重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可以举起一百一十公斤的杠铃,记得那次班上男生们比赛推健身器,五十公斤的负荷,我一口气推了十几个,从小到大天天锻炼,那可不是吹的。

她被我托举在空中抛接了两下,又禁不住“吃吃”地笑着。她一笑就软了,因为怕被我摔着,本能地抱住了我的脖子,身体缩成了一团,人已经滑到了我的怀里。她用小拳头打着我的胸前说,“哎呀,讨厌死了!”

我们的笑闹引来了别的演员好奇的观看,我和她都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就分开来依然各自在地板上坐着,等到没有人再看我们的时候,两个人就都笑了。她又嗔怪着打我一下说,“以后不许这样跟老师淘气了知道么?!”

我又笑了,顺手抓住了她打我的这只手,正要对她说什么。这时候舞台调度走来对我们说,“天鹅湖双人舞准备好了么?”

我们赶紧站起来说,“好了。”

“还有一刻钟啊,准备好。”舞台调度说完走了。

我和她就开始热身,做登台前的准备,我依然像上次演出前那样,先扶着她做原地旋转,然后又把她高高地托举起来,这些都是双人舞里面比较有难度的动作。我们试了之后,觉得没有问题了,就分开来各自做热身练习,让身体在上台前进入一个良好的状态。

第2章 美妇

2020-11-22

第3章 斗富

2020-11-22

第5章 调侃

2020-11-22

第12章 逗比

2020-11-22

书评(359)

我要评论
  • 转身就&些烂仔

    小雨一听这话转身就走,那些烂仔把她拦着,她侧身用肩膀冲开了一个缺口出去,但马上就又被围住了。

  • 色有点&快步走

    果然,小雨一看见黑崽,立刻就脸色有点发白,低着头快步走着要离开。

  • 我有些&副暴发

    我有些恼火,奶奶的,这个土包子,他老子当了个官,老娘有了点钱,就一副暴发户的摸样,到处张扬显摆,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有钱,这还不过就是个副厅长,要是当了省长部长什么的,那可怎么得了!

  • 正我不&又要走

    小雨说,“我才不要你的钱呢,反正我不会和你交什么朋友。”说完又要走,但被那些烂仔拦住了。

  • 不是那&钞票来

    黑崽说,“你不是那天已经告过了老师了么,这种事学校又不管,告了有又什么用呢?”说着拿出一叠钞票来,在手里拍打着,有点炫耀的样子,“今天你给个面子,和我一起去吃饭,这些钱就都是你的了。”

  • 赦一般&。

    刚刚下课的时候,我们全部同学如得了大赦一般,一窝蜂涌出了教室,一到外面,就看见黑崽领着几个烂仔站在那里。

  • ,“对&我要回

    小雨怯怯地说,“对不起,我要回去做功课。”说完就要离开。但那些烂仔把她拦住了。

  • &的样子

    小雨真是可爱,饱满的额头,头发是麻栗色的,眼睛有点蓝褐色,皮肤白得像鲜奶,翘翘的鼻尖,小小的嘴巴,一副文静秀气,活泼烂漫的样子,一看就是个混血儿,是我们芭蕾班的班花,舞蹈系的系花,也是校花。

  • 小雨走&急得对

    小雨走不掉就急得对他们说,“你们这样不对的,没有强迫和人交朋友的,你们再这样,我就告老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