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手机号码给了她,她图片描述她的手机里拨打电话了一下,接通电话了后,直接证明准确核对了,接着她收了手机对我说,“了十一点半了,你早点儿短暂休息。”我说,“白老师,到我家里去坐一坐好我说,“白老师,到我家里去坐坐好么?”。...

我把手机号码给了她,她输入她的手机里拨打了一下,接通了之后,证明准确无误了,然后她收了手机对我说,“已经十一点了,你早点休息。”

我说,“白老师,到我家里去坐坐好么?”

她笑着说,“这么晚了,你爸爸妈妈已经休息了,怎么好去呢,以后吧。”

我笑着说,“没事的,最近几天我妈妈去了上海,家里就我一个人。”

她似乎不想去,但看见我这样热情,就不好拒绝,把车开进了小区里面,在我的引导下,最后把车停在了我家的楼下。

我下了车去把门打开,她也下了车,锁好车门之后,我拉着她的手,领她到楼里进了电梯。

到了家里,她看了看我家的客厅笑着说,“客厅还不错!”

我从冰箱里拿了个饮料给她。她接过去打开喝着,同时打量着房子问,“家里就你和你妈妈两个人么?”

“是啊,妈妈不在,就我一个人了,所以我有时候在学校不回来。”我把她领到我的卧室里去,“这是我的房间。”

她看了之后笑着说,“还不错,就是有点乱。”

我也笑了,告诉她说,“可我从来都不收拾房间的,都是妈妈收拾。”

她笑着说,“猜也是这样。”

然后我们又回到客厅里来,她看见墙上镜框里有我和妈妈的合影,就停下来看了一下说,“这是你和你妈妈吧?”

“是啊。”

“哦,这就是你妈妈啊,好像是国标舞俱乐部的对吧?姓吴对不对?”

我说,“是啊,我妈妈姓吴,叫吴海萍,老师你认识我妈妈?”

她笑着说,“我给她们做形体课辅导,认识你妈妈,她是参加培训的学员里的一个,她很漂亮,舞也跳得很好,我印象很深,也说过话,关系还可以,想不到她是你妈妈。”

我说,“是啊,我妈妈特别喜欢跳舞,是国标舞俱乐部的成员,还是个什么理事,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别的时间都是用来跳舞。”

她笑着说,“我有点奇怪呢,你妈妈看上去那么年轻,我还以为她不到三十岁,怎么会有你这么大个儿子?”

我也笑了,“老师你不知道,我妈妈十九岁就把我给生下来了,现在她三十六岁,看上去年轻点而已。”

“那你爸爸呢?”她明显有点好奇。

“我爸爸平时不和我们在一起。”我说。

她有点不理解地问,“为什么呢?”

“我爸爸另外有个家。”我说。

“怎么会是这样的呢?”她有点不解的样子。

我说,“和电视剧里演的差不多,一个女孩被有钱的老板看上了,女孩经不住诱惑,和老板生下了孩子,才知道老板早就有了家室,但一切都已经成为了现实。”

她有些好笑的样子,“这么说来,你是单亲家庭了?”

“算是吧。”

她又到厨房和卫生间去看了一下,然后出来笑着说,“也很不错了呢。”

我就问她,“老师,您呢,是不是过得很好?”

她笑着说,“老师是个跳舞的,工薪阶层,跳舞吃饭而已”

我说,“像你这样漂亮的女人,女艺术家,要是过得还不好的话,老天爷不公平。”

她笑了,“可惜你不是老天爷。”

我笑了一下,换了话题问她,“老师,你住在哪里?”

“在文化街那边,歌舞团的公寓。”完了她就说,“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说完朝外面走,高跟鞋的声音在走廊里轻轻敲打着,走得很快,也很干脆,似乎在回避什么。

本来我想留她多呆一会,但看到她已经走了,就只好去送她,两个人一起坐电梯下去。

到楼下她上了车,对我说,“早点休息吧,一个人在家,门要锁好。”说完就开车走了。

我站在那里,目送她的车去远了之后,才回到家里来。

我先去洗了个澡,周末不想睡,突然想到大鼻子他们在网吧里玩通宵,我就拿出手机给他发了个短信,问他在哪家网吧。

大鼻子没有马上回复我,过了一会他才给我发过来一个短信说:“在星河网吧。”

我到那家网吧找到了大鼻子,在他旁边看他玩游戏,他看见了我之后笑了一下,他说,“你小子怎么跑这里来了,没把和你跳舞的那个美女弄酒店里开房快活去?”

我恼火地在他的脑袋上使劲按了一下,表示对他胡言乱语的惩罚。他笑了一下,忙着玩游戏,不再理会我了。

我在他旁边看他玩了一会,就让他从电脑椅上起来,我坐进去玩了起来。他就在旁边看我。

这时候突然有一些人走了进来大呼小喝,居然还有拿着微型冲锋枪的警察。大家都紧张地站起来。网吧老板迎上去,有人掏出证件说是执法,涉嫌违法经营,要查封网吧,然后就开始赶人。大家都走了。

第2章 美妇

2020-11-22

第3章 斗富

2020-11-22

第5章 调侃

2020-11-22

第12章 逗比

2020-11-22

书评(419)

我要评论
  • 到小雨&跟前说

    黑崽走到小雨跟前说,“我又没有说一定要交男朋友,就是请你一起吃饭,说说话,玩玩而已。”

  • 不肯罢&不休,

    最近,全班同学都知道黑崽这家伙在追小雨,虽然小雨见了他就躲,可他却不肯罢休,死缠烂打,纠缠不休,大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架势。

  • ,一副&花,舞

    小雨真是可爱,饱满的额头,头发是麻栗色的,眼睛有点蓝褐色,皮肤白得像鲜奶,翘翘的鼻尖,小小的嘴巴,一副文静秀气,活泼烂漫的样子,一看就是个混血儿,是我们芭蕾班的班花,舞蹈系的系花,也是校花。

  • &全班同

    看见黑崽领着人等在这里,全班同学一下子就静了下来,目光都投向了小雨。

  • 赦一般&。

    刚刚下课的时候,我们全部同学如得了大赦一般,一窝蜂涌出了教室,一到外面,就看见黑崽领着几个烂仔站在那里。

  • 去做功&。但那

    小雨怯怯地说,“对不起,我要回去做功课。”说完就要离开。但那些烂仔把她拦住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